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5

2006

2007

2008

2010

2011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17年6月23日

2017年9月26日

2017年9月29日

2017年10月22日

2017年11月5日

 


 

茱莉婭在編輯關於五大靈修的書

領受到耶穌的訊息

( 由 6月 – 9月 

 

2017年 6月23日耶穌聖心瞻禮

自從 2017年1月25日起,我致力於新版《五大靈修》的編輯工作。當魔鬼知
到我在做什麼時,牠在這項工作中製造不知多少的混亂,以至我們未能在 6月份限期前發布更新的版本。

我們計劃最遲在10月尾之前發布它,但是,有人自願參與該項目後,事情就朝著意想不到的混亂發展,就好像我們處於一種類似於諺語 “廚師太多,廚房破壞了肉湯” 的境地。然後我想,‘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到10月份都不可能出更新版了。’

我決定自己做最後的編輯,儘管這對我來說很辛苦,因為太多的人在手稿上工作可能會導致誤解。從此,滿乾坤的魔鬼(滿乾坤:意為眾多)開始以難以形容的方式來攻擊我,想要殺了我。由於我沒有向牠們投降,撒旦試圖與我談判。

撒旦:你來這裡是為了調養好身體,不休息,還大驚小怪的出書,一點好處都沒有,還冒著生命危險?

現在,只要休息一下,你就會痊癒。只有這樣,你才能更理智地工作,你的助手也會感到更自在。你為什麼要努力工作到死?

如果你停止撰寫羅州五大靈修的書,我會把聖母像還給你,我知道你極之懷念和焦慮渴望取回它。我也可以讓你疾病康復,讓你垂死的母親恢復健康,而且……”

撒旦還沒說完,我就向牠灑了羅州的聖水,並祈禱趕走魔鬼,以阻止他再說下去:“我奉納匝肋人耶穌基督之名命令你,撒旦,現在就離開我,走到耶穌的腳下。這讓撒旦臉色一變,逃跑了。牠開始細聲地跟其他的魔鬼說話,好像在耳語,但我能聽到牠的聲音。

撒旦:喂,你們,連主教和共濟會聯手,都被拉到我們這邊來了,可是這賤女人就是古怪,真是古怪!像五大靈修之類的東西,如果這本書出版了,我們費盡心思收集到地獄裡的許多靈魂都會被它釋放我們必須徹底清除她。

(幾個月前)當她的血鉀水平上升到12.5時,我們應該悄悄地殺死她。令人遺憾和憤怒的是我們沒有這樣做。現在,她也有心臟衰竭。不僅如此,她的免疫力、血氧飽和度,甚至自主神經系統,都已經完全降到了谷底。更進一步……現在,我們可以輕鬆地殺死她。 如果這個可憐的女人死了,我們的工作就會成功給她致命一擊吧!

一大群惡魔向我撲來,把我扔了出去。他們一個接一個地撲向我,想勒死我。雖然我快要窒息了,但我在心裡呼喊著:“主啊!因為我的生命是祢的,所以我把它單獨獻給祢。”就在我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們的主出現了,衪將衪的光芒照耀在我身上。撒旦帶著所有其他的惡魔逃跑了,說:“我要讓你編輯的書徹底失敗。你將會看到!”

當我主將祂大能的氣息吹進我裡面時,我就從死亡的邊緣被救回來了。

當我恢復意識時,我發現我全身佈滿了血和瘀傷。我不得不多次領受病人傅油的聖事,期待死於惡魔襲擊的後遺症。我為那些將透過五大靈修之書而獲得恩寵的靈魂,奉獻了我極度的痛苦。

就這樣勉強活下來,我開始一一校對課文,連續三個月夜夜不眠。與此同時,惡魔的攻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猛烈。

儘管我已經校對好了的文本,但在我再查看它們時卻神秘地添加了一些奇怪的單詞和句子,從而扭曲了該頁上的所有句子。例如,一些已完成的複習章節發現隨後被消失了。所以,我在與惡魔的戰鬥中,不得不作出巨大的犧牲。這場戰鬥超乎想像。

受著頭頂上的劇痛,源源不斷地滲出金黃色的香油,在聖母第一次流淚31週年前,努力熬夜把它及時完成出版,好像我有足夠的睡眠。


2017年 9月26日領受到耶穌的訊息

9月23日,我完成了對這書文本的最後修色,並將手稿送到了一家印刷廠。自那之後,撒旦和其他的魔鬼就如他們之前所說的那樣不斷地攻擊我,“我要讓你的編輯徹底失敗。你是會看見的。”因此,即使刊物正在印刷中,我也不得不獻上把我推向死亡門檻的可怕痛苦。

2017年9月26日凌晨1時,我身受重傷,我的一位助手修女,請那位神父從遠方以“百夫長的信德” 給我精神上傅油,因為她認為我會在神父到來前死去。就在神父從遠方趕快地替我傅油及降福,金黃色的香油從我的頭上噴湧而出,香氣撲鼻。

2017年 9月26日的黎明,我祈禱說:“主啊!為祢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五大靈之書的出版,我完全託付於祢。”然後我聽到了耶穌細聲的聲音。

耶穌:“我心愛的小靈魂!現在要你要求印刷商停止印這本書並要再次校對它,這對你來說很難,不是嗎?”

第二天,我們打電話給印刷廠停止印刷,令我們欣慰的是,印刷過程只完成了 50%。所以我要求印刷廠停止印刷另外的 50%,並補充說我們會補償已經印刷的那些,包括對印機商造成其他的不便。當我再次檢查手稿時,我震驚地發現魔鬼把書的正文弄亂了。例如,“奉獻”這個詞變成了“conse-fuzzbuzz-cratifon”。還發現了許多其他的錯誤,這讓我感到不安。





2017年 9月29日領受到耶穌的訊息

關於五大靈修這書幾乎失敗了。但是,我們的主親自深思熟慮地告訴我需要重新編輯這本書,以便我們可以更正其內容;我為衪的通知而欣喜若狂,因為衪給了我們一個正確的機會:“噢,我的愛人,我心愛的人! 祢怎麼能再次向我這個罪人展示祢奇妙而深刻的愛!我只屬於祢。隨心所欲地使用我。願祢獨自領受光榮!”

耶穌:

“我的小靈魂,將一切榮耀歸於我!這對你來說太折磨人了,不是嗎?透過你最近不眠不休的工作 (不眠不休), 恩寵會倍增。這就是為什麼撒旦如此專注於殺死你的想法。不過,既然你把所有的磨難都慷慨地獻上了,你終於戰勝了牠。謝謝你。

在這個分裂最極端的時代,撒旦希望烈火降到這個世界上。 所以,撒旦在不顧一切的想要殺你,甚至超越了時空,但我救了你,你這個以百折不撓的精神與撒旦戰鬥到底。 (百折不撓).

我許多孩子,被困在狡猾邪惡的撒旦所設的網羅中,正過著罪惡的生活走向地獄。然而,他們仍然沒有意識到他們是活在罪惡中,因為撒旦正在誘導他們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並且具有真正的價值。任何不保持醒悟的靈魂根本無法辨別它。所以,趕緊把我透過你完成的五大靈修傳給大家。

世界上所有我極愛的孩子們!

沒有時間拖延或猶豫。即使是那些想統治人類的牧者也必須匆忙醒來,謙虛地接受我給你們的愛的信息,不斷地在羅州實踐創造前所未有的奇蹟。這些牧者必須能夠為委託給他們的羊群提供精神食糧,以便他們可以實踐五大靈修。

那麼,那群信靠牧者的羊群,就可以實踐五大靈修,在末日可到達天國,擁有永生之樹了。即使教會的領袖們不接受我的愛的訊息,並導致洶湧的浪潮可能席捲這個世界,那些跟隨我和我的母親用五大靈修武裝自己的孩子們,最後將受到來自(在天國)所有的聖人熱烈歡迎,並將與我的小靈魂在我和我母親的身邊一起在我為他們準備的地方享受永恆的幸福。”


參 考:

茱莉婭生了四個孩子,其中兩個給她帶來了生死之間的巨大困難和痛苦。然而,她沒有讓一絲的痛苦呻吟從她的嘴裡吐出。 近三個月來,茱莉婭在編輯五大靈修之書的過程中,承受著前所未有的難產之痛,她欣悅地將它們獻給那些願意閱讀那書的人。

她的嘴和舌頭剝落、皸裂和爆裂,她為那些論斷、定罪、說別人壞話、造成分裂的人皈依而受這些痛苦。

尤其是為有些人的淫穢、墮胎、同性戀等罪孽報應的痛苦,讓她流血不止,肛門突出得厲害,不能坐下。即使她有分泌物釋放的衝動,也會導致她的私處和肛門流血並伴有劇烈的疼痛。

這些疼痛並沒有停止讓她尖叫起來。這是她一生中發出最大聲的哭聲。在她痛苦地扭動著的時候,淚水從她的眼眶裡流了下來。在這摧毀性的痛苦中,她像自我犧牲一樣跟隨獻上了它們,並以愛祈禱說:“主啊,讓那些閱讀這本書的人改掉他們所有的壞習慣。”

當惡魔將她打倒在地上時,她仍然沒有忘記祈禱將牠們趕走。她再次站起來繼續工作,為了我主和聖母的光榮,為了罪人的皈依,她欣悅地奉獻了她所有的痛苦。

惡魔繼續的身體攻擊和干擾伴隨著其他許多的痛苦。連她右手腕上的兩條韌帶都撕裂了。因此,打字變得異常的困難。

儘管如此,她還是親手寫下了這本書的書名(韓文)—《透過小靈魂所領受的五大靈修》及其章節,即:

1. 把我們的生活變成祈禱,2. 自我的犧牲,3. 奉獻,4. 阿孟, 
5. 這是我的錯。

即使在 24小時有氧氣補充的情況下,她的氧飽和度也低至 87%;在潮濕的夏天,她一邊編輯這本書,一邊需要用腹部呼吸。腹式呼吸給她的頭部和心臟增加了更多的壓力,劇痛到了失去知覺的邊緣。這表明茱莉婭願意為天主的光榮而獻出自己的生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當印刷好的書本安全運抵羅州時,她的肛門及私處的疼痛和流血都停止了。(* 雖然她的子宮在幾十年前已經被切除,流血如此嚴重,浸透了她的內褲。)看到茱莉婭這個小靈魂獻上無盡最大的愛和犧牲,我們的主曾答應拯救接受五大靈修,並將它們付諸實踐的孩子,不管他們的過去是如何。





2017年10月22日領受到聖母的愛的訊息

紀念聖若望保祿二世瞻禮

一次又一次參加祈禱會後,我的痛苦愈來愈烈。我全心全意地參加了在韓國大田市舉行的羅州祈禱會,同時完全獻上了死亡的痛苦,並向主祈禱:“我在前往會場的路途上,無論生死,都是屬於祢的!祢的聖意就完成了!”晚上7時左右,蘇方濟神父、張神父和亞歷斯神父一起共祭。

由於劇痛,我在休息室透過電視直播觀看了彌撒。令我驚訝的是,儘管聲音是蘇神父的,我看到的是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影而不是蘇神父。但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服飾卻是身穿教皇的禮冠和白色的祭衣,右側是教皇的牧杖。

在那麼一瞬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但那個人影還是清晰可見。我想知道,“它是不是只有我的眼睛才能看到?”於是,我問與我一起在場的凱瑟琳和斐利伯,他們是否也能看到教宗的身影。他們確認他們也能見到他。“噢,這怎麼可能?”我們三個人都很驚訝,一遍又一遍地看著他。突然間,我聽到聖母對我耳語的聲音。

   聖母:

“我心愛的小靈魂,我可愛的寶貝!你獻上了極度的疼痛,感覺就像撕裂和挖掘你的血肉。痛苦把你推向死亡的邊緣,因為即使是一個額外靈魂的懺悔,但你仍然用燦爛的笑容向每個人散發著喜悅,隱藏著你的痛苦。你的心中充滿了 (殺身成仁) 的意念!謝謝你。這就是為什麼
你是我兒子和我的安慰之花。

我心愛的女兒!

我可愛的兒子,聖若望保祿二世,我可以*把他放入我的眼睛裡而不會感到任何痛苦(*這是韓國父母有時對孩子使用最疼愛的成語)正在我身邊為羅州說情。他在位期間努力承認羅州,並完全遵循我兒子和我的旨意,他顯現並出現在羅州,以拯救即使是最邪惡的罪人。他被那些 (人面獸心) 之類的人阻攔而無法完成。

因此,今天他與其他聖人來到這個地方,宣稱“讓我們用五大靈修武裝自己”,在彌撒期間與大家同在,與我親自挑選的蘇方濟神父合而為一。

現在,被任命為教會牧者的神職人員必須意識到世界各地發生的災難和事件都是徵兆。這意味著大災難的時刻臨近了,神職人員應該保持醒悟。

有許多牧者本應帶領羊群走向正確的道路,但他們卻認為這些災難是偶然發生的。他們是無憂無慮,而且是同謀。他們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堅信時代是和平及安全的。他們也轉過臉不看真相,只是看著和假裝不知道惡毒的謠言(關於羅州的謠言),殘酷而殘忍地刺傷我的聖子耶穌和我的心。

噢!我很傷心!因為我的無數無辜的孩子都變成了瞎子聾子,被歪曲事實造謠的謠言所蒙蔽 (魚目燕石)掩飾自己的過失,甚至責罵他人
(
責人則明)。於是,我的心如被撕成萬片,無比的痛楚。

(我的孩子們!)在這個時代,就連我的聖子耶穌透過伯多祿在磐石上
建立的教會也被謊言感染,世界已經走到了毀滅的邊緣。因此,這位天上女先知的媽媽,親自準備和培育了小靈魂(茱莉婭),與我的兒子耶穌一起,為拯救人類和這個世界。所以,應變得像她一樣被她養育。

她總是在加爾瓦略山上,與我的聖子耶穌死在十字架上,在她死亡的痛苦中尖叫。然而,即使是雙重死亡的痛苦,她也以喜樂的心欣悅地獻上,說是痛苦為罪人帶來了治愈和悔改的希望,這些罪人正在為自己帶來黑暗、火和血的懲罰。因為世人的罪惡氾濫成災得罪了天主,所以天父不能不隨時向世人降下懲罰。

我最親愛的孩子們!

我希望至少說你認識我的你,不為人的思想操心,不為未來擔憂,而是以你不可替代的獨特角色完成賦予你的使命。

如果小靈魂(茱莉婭)以五大靈修武裝自己的數量成倍增加,1.小靈魂的痛苦將得到緩解,2.“舖天蓋地的魔鬼”,那些時刻警惕著殺死小靈魂,以毀滅世界機會的人,將被擊敗,並會撤退。這個世界將被淨化,天父將降下降福的杯而不是義怒的杯。”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天是紀念聖若望保祿二世的瞻禮。




2017年11月5日茱莉婭領受到耶穌愛的信息

自從下定決心要編輯《五大靈修》這書後,我就被極端的痛苦所包圍,總是筋疲力盡,眼睛都睜不開。當我讀完這本書時,我已經筋疲力盡了,無法形容的艱辛。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有幾次差點死了。疼痛加劇到無法忍受的程度,使我的身體無法工作。於是,我去作了體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的鉀水平是12.5(正常水平:3.5-5),這是在死人身上才看到的。我的氧飽和度下降到82%(正常範圍:95-100%)。控制我身體所有器官的自主神經系統也出現了功能障礙。我處於最差劣的健康狀態。

此外,我出現了心臟衰竭、哮喘和其他的病症。我的肛門變得過分突出,私處的皮膚被剝落、撕裂、流血(為了彌補別人犯下的淫穢和同性戀之罪),我的身體甚至有點難以移動。

而且,我的體溫下降到了 22.3℃度攝氏,這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與此同時,撒旦和其他的魔鬼繼續用難以形容的方式來攻擊我。

在準備11月的首個星期六祈禱會時,劇烈的疼痛仍在繼續。我將撕裂的私處和流血的肛門帶來可怕的疼痛獻上,以彌補他人犯下的淫穢、墮胎和同性戀的罪行。但我的心中充滿喜悅,相信來到羅州的朝聖者會悔改並從我的痛苦中得到醫治。我是多麼的高興!

在11月4日的首個星期六祈禱會期間,我被太多的痛苦覆蓋了,以至我在接待室接受了為病人的傅油。當我準備走出房間與朝聖者交談時,我感到心臟病發作導致胸痛難以忍受。我感到呼吸困難;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但我把它變成了一個祈禱意向,“主啊,(透過我的痛苦)請治愈今天患有嚴重心臟病的朝聖者!”我服用了硝酸甘油,將其溶解在舌下以緩解胸痛,然後走到台上,祈禱告說:“主啊!無論我是生是死,我都將自己完全獻給祢!”

由於極度痛楚,我處於半昏迷狀態,感覺要昏倒了。然而,當我舌下的藥物融化後,我就開始盡我所有的能力向朝聖者說話。說完後,頭疼得更厲害,好像隨時都要爆炸似的。所以,我第二次接受了傅油。然而,我的身體因為疼痛而感覺似正在瓦解,所以神父再次給我傅油。

約在凌晨3時左右,我從內心深處呼求我主:“我的愛人,我的愛人!我的一切!現在,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但我心甘情願地將編纂《五大靈修》以來所遭受的無數痛苦獻上。因此,請賜予今天聚集在這裡祢的孩子們悔改的恩典。這個月是煉靈月。祢能把那些與朝聖者有關的人的靈魂送到天堂 – 尤其是那些在煉獄裡,朝聖者正為他們祈禱的人嗎?如果是這樣,若不是,我將為他們所有人作出賠補。”

就在這時,身穿白袍的耶穌,帶著慈祥的目光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驚訝地想站起來,但跌倒了; 耶穌用慈愛的眼睛看著我說:

耶穌:“我的小靈魂,愛你的近人勝過愛自己!被自己所受的痛苦逼到了死亡的邊緣,你不感到害怕或苦惱嗎 (命在朝夕)?”

茱莉婭 : “因為希望即使是一個靈魂能悔改,我都會很樂竟忍受這些痛苦。當然,有時我也希望健康。當我痛苦的時候,不幸的是我不得不尋求別人幫助,但我常常感到很難得到幫助。奉祢的名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我無能為力了。

耶穌:“我明白。如果他們全心全意地與你合作完成你正在做的工作,他們也將獲得與你相同的獎勵,並在最後那天與我的母親和我一起與你分享同樣的快樂。正如我之前曾說過,幫助我的小靈魂就如幫助我和我的母親一樣。因此,在最後那天,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也可以與你一起在我的母親和我身邊享受永恆的福樂。

我可憐的女兒,我心愛的寶貝!看著像以色列人這樣頑固的人,你是 何等的辛苦啊!但是,他們最終會醒來,帶著全然敞開的心加入你。 反之,再不醒來,就是他們的損失。所以,不要再難過了。天父不是
曾告訴過你,即使你只是僅有呼吸,也在拯救無數靈魂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嗎? ”

茱莉婭 :我只是一個不配的罪人。但我心愛的耶穌,我的一切!這個不配的罪人又再次焦急地懇求祢。透過這些將我推向死亡邊緣的痛苦,大量流血和虛弱的意識,我希望祢能讓這些孩子們的家人和親屬的靈魂聚集在這裡,以及他們為煉獄祈禱的其他靈魂,儘管他們在這個月來到這裡,最終從煉獄升上天堂而受到的迫害。

耶穌: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是大多數被特殊召喚的神職人員和兒童,他們的心門都關閉著,用自己的世俗知識堵住了入口;他們也被扭曲的愛的洶湧波濤席捲而去。 然而,他們說他們正在讓我為人所知,沉迷於虛假的靈性並隱藏他們的虛偽和貪婪。一直在迫著你這個向我證明世間無比的忠心 (萬古忠節) ,以一種台下的工作 (浸潤之),擋住救恩,從而,讓這個世界變得殘暴而淒慘。

然而,即使是極其不公平的障礙 (舉措失當)你也甘願為衪的救恩付出雙重死亡的痛苦,以勇往邁進的精神勇往直前。 (勇往邁進)

所以,我怎麼能拒絕你的懇求呢?隨著你的痛苦與我的痛苦變得如此 強烈,我今天將如你所願從煉獄中拯救10,003個靈魂。現在看!”

耶穌向我展示了無數的墳墓,我看到墳墓旁邊豎立著黑色的木棍。然後他
對我說:

耶穌:“向墳墓吹氣”

茱莉婭 : “什麼? 我?”

耶穌:“是的,我告訴你做的每件事你都做得很好。現在,再次吹氣。你以前做過,不是嗎? 那個時候,你飛得很好,對吧?那是因為你完全按照我說的去做了。在你要走的路上,會有很多的墳墓,我對你說:‘把你的呼氣吹到墳墓上。’

當你按照別人的吩咐吹氣時,墳墓就打開了。當你再次吹氣時,骨頭聚集在一起,骨頭在巨大的聲音中與另一根骨頭相連。之後,當你向他們吹氣時,他們身上長出了肉,最後,當你再次吹氣時,氣息進入了他們;他們復活了,我給了他們救恩,他們升上了天堂。你是否記得?”

茱莉婭 :“當然,我記得很清楚,就像昨天剛剛發生的一樣。但是你為什麼把這偉大的工作託付給我這個不配的罪人呢?”

耶穌:“我不是曾告訴過你,是我為你預備的嗎?雖然我已經測試過你很多次。但是,你一直堅定不移,從未讓我失望,哪怕是片刻。現在,吹出一口氣,繼續前進!”

我朝著無數的墳墓使勁地吹了一口氣。緊接著,豎立在墳墓旁的黑色木棍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十字架。就在這時,耶穌舉起雙手,向墳墓祝福,說:

耶穌:“今天,我將透過小靈魂的懇求,完全赦免你們未完成的賠補。你們今天已經從煉獄中被釋放了!”

茱莉婭 : “我的主,耶穌,我知道他們已經被釋放,但我沒有親眼看到他們的墳墓是否被打開,他們的靈魂是否被提升到天堂。”

耶穌:“透過你血腥的懇求,我赦免了他們未完成的懺悔,所以他們的靈魂得到了淨化,光輝的十字架豎立起來,不是嗎? 他們已經在天使的護送下升天了。即使如此,你真的還想親眼看看嗎?”

茱莉婭 : “是的,我願意。可以展示給我嗎?”

耶穌:“噢,多麼可愛的孩子啊,我的寶貝!我要重播給你看嗎?”

茱莉婭 : “是的。我會喜歡的。”

我剛一回答,那無數的墳墓又打開了,無數的靈魂從他們的墳墓中浮現出來。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在天使的護送下,他們像白蝴蝶一樣升上天堂。他們太多數不過來。

“噢,我的愛,我的一切!我算是什麼罪人,祢這麼愛我!即使在痛苦的煎熬中,我對祢的心也是如此的快樂,這輩子我還想要什麼?即使痛苦重重壓在我身上,我的心也會滿懷幸福地向祢伸出援手。那是這個罪人所期望的憩息與平安。祢寶貴的恩寵如此及時地賜給我們,滿足我們對所有願望的確切需求。祢是我們所有人的永恆的愛。”

只有遇見了耶穌,我才能清醒過來,才能在聚會的時候接見朝聖者,與所有人分享天主的愛。

茱莉婭在抄寫訊息時所遭受到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