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5

2006

2007

2008

2010

2011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1989年 1月8日—表面祈禱,探訪,及服務是必須使恢復活力的.

1989年 1月15日—起來,我們為司鐸們祈禱.

1989年 1月29日—可有人能把我從十字架上卸下來?

1989年 2月23日—在小堂內準備一座聖體櫃,以便我們可以與我的聖子耶穌祈禱.

1989年 7月5日—我即使把你們放入我的眼裡也不會有任何的傷害.

1989年 8月26日—現在是我與敵人之間一次極大戰鬥的時期.

1989年 8月29日—為了避免將臨的災難!

1989年 10月14日—緊記在你的心我曾以血淚所說的話.

1989年 11月26日—天國的門是狹窄的,因此,小孩子們可以進入.

1989年 11月27日—妳不可轉看別處而不看我,妳的母親.



1989年1月8日

當我的母親從對講機告訴我聖母像正在流著血淚時,我仍然是在床上,在夜間由於痛楚根本沒有睡覺。首先,我打電話給牧者,但聯絡不到史畢斯神父。當我去到小堂時,有幾個人正在祈禱。他們告訴我所發生的事。

大約上午 7:30分當他們抵達小堂時,聖像沒有流淚。但當他們祈禱一會以後再看聖像時,它是在流著血淚。那是大約上午 7:40分。血淚持續流著至上午 8:30分。當我來到小堂時,那是上午 8:50分。我看見血已經乾了,但有清楚的淚線仍然流動。

我們開始一起祈禱唸玫瑰經,但唸完一端以後,我失去能力及跌倒了,即使我設法扶著祭臺。我進入了神魂超拔境界。

我看到一個令我十分驚奇的視像。那是個大暴亂,有許多人狂叫和意圖互相廝殺。然後,美麗的光耀海星,聖母在明亮的光中出現。她佩戴著一個附有十二顆閃耀星星的月桂冠。

她穿著同樣的衣服,但她的面容充滿了哀痛。她與我談話時我正在唸著玫瑰經,她是流著淚的。

聖母:
     
『女兒,看呀。那樣多的孩子們正在陷入罪孽中及挑釁天父的義怒,是必需要更多的祈禱及更多犧牲和補贖。但只有很少的孩子肯作奉獻,表面的祈禱,習慣性的到訪,沒有心的服務,不冷不熱的聖母軍活動等等。……這一切是必須要恢復活力的。

        妳必須以真誠的愛及祈禱的心去面對妳的近人,正如妳會見耶穌。告訴大家,我把我的愛全都給我所有的孩子們。但我的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因為太多人拒絕和侮辱我的愛。由於很難入耳邪惡的言詞,我的耳朵受到很大的傷害。』

此時,我的耳朵也開始感到強烈的痛楚,由於許多人的批評、指責、評斷、侮辱、
奉承、褻瀆、驕傲、怨氣、憤怒、誹謗和極大聲的尖叫。

聖母:
     
『作為天上母后的我應該被受尊敬,但由於在世上的孩子們令我卻經常受苦。

        女兒!不要感到哀傷。妳所受的痛苦,使妳參與耶穌的苦難,並與我的痛苦被奉獻作為罪人的皈依。

        我不想剔除折磨著妳的這次劇烈的戰爭,因為這次戰鬥牽涉祈禱、犧牲和補贖,而妳的劇烈戰爭將把它們轉化成恩寵及降福為拯救人靈。它是天主所計劃的強烈戰鬥以聖化靈魂。

        妳知道關於在諾亞時期的洪水和巴貝爾塔嗎?誰人能說現在的罪孽是比較那時期更輕?

        妳不能忽略天主的義怒。但我主不願妳因恐懼懲罰而躲避罪惡。衪想要的是愛。我是為墮入習慣性邪惡和腐敗的孩子們經常祈禱和受著痛苦,以便火不會從天上降到地上來。

        但是,如果他們不接受我的訊息,及繼續只關注世上的事務而忽略天主的話,到後悔時已是太遲了。

        我懇求妳,因為徵罰可能是來自人類 (意味第三次世界戰爭)。地獄是恐怖的地方和不可逆轉的處罰、死亡坑及廢墟,火是永遠不能消滅的和蛆不會死的地方。

        讓我們為這些靈魂祈求不會被譴責並且能得到拯救。再見!』

當聖母說『再見!』時向左邊一點翹起她的頭。並柔和地揮動她的右手。我從未見過一次如此美麗的顯現。我感到我好像被浸泡入她內。


1989年1月15日

       聖母把我從熟睡中喚醒來。

聖母:
 
    『醒來,讓我們一起祈禱。茱莉,起來,我們為司鐸們祈禱。

我醒來看見聖母在我的梳妝檯之上,她曾在那裡流過血淚。她繼續以美好的聲音說話。

聖母:
     
『噢,我心愛的女兒!我的小靈魂妳雖然受著痛苦但仍很愉快地跟隨我。很多時候妳抱怨和在痛苦壓力下意志消沉,因沉重的十字架而跌倒和不能奮力站起來。妳非但得不到幫助,反而在十字架上再加一塊重石。妳一定是感到多的麼痛苦!妳對自己微小的差錯都會感到極度痛苦,這意識給我安慰。

        女兒!每人都有缺點和瑕疵的。但當妳設法克服它們,又如果再失敗,及時地悔改,請求我主的寬恕,並忠誠懇地決定更新修正生活,我的聖子耶穌和我將會喜樂及加以援助的。

        女兒!誰會如妳這樣關心我?忠誠的小靈魂們會這樣做。與他們一起祈禱。

        那些被召獲得天主恩寵的孩子們將會體驗許多痛苦及誘惑,但那些依據我的訊息而生活的將會在來世得到勝利花冠的獎報。

        不斷地為教宗、樞機、主教及神父們獻上犧牲和補贖。他們同樣必須接受我的訊息,但有許多沒有接受。為了避免懲罰,我心愛的神父們必須迅速接受訊息。我不會對教宗、樞機、主教及神父們作任何的寬免.......

        我非常心愛的司鐸們,我甚至能夠把他們放入我的眼睛內而沒有任何的損傷.......如以往一般,我皆他們祈禱及獻上痛苦。

        因為妳更熱心地接近天主以得到果實,魔鬼將加強牠們對妳的攻擊,及將變得更加活躍以阻止妳承受果實。我的聖子耶穌會透過神父們把衪的聖血給妳。因此,為神父們祈禱,他們應該是聖潔的,使他們不會陷入誘惑;使他們成為更神聖的司鐸,及相稱地執行他們的職務把聖血送給別人,以便他們(司鐸)作為耶穌聖血的發送人不會有任何羞愧;而且在教會、家庭及社會將能團結合一,就如聖父、聖子及聖神是一體。

        我心愛的司鐸們,如果他們透過我們細少的犧牲和補贖,回應這神聖的使命而接受痛苦的恩寵,將能英勇地為天主及人而服務。全世界正趨向毀滅,而魔鬼使用各種可用的方法去毀壞它。但如果能達到團結將會有肯定的勝利 。

        我希望以我的慈悲及愛拯救這世界。所以,如果妳與我一起祈禱,對我有信心及緊握我的手,我無玷的聖心將會勝利。將是肯定的勝利。

        女兒!我將會再見妳。再見!』


1989年1月29日

早上我因痛楚而力竭,不能起床,需被移往到女修道院的另一間房。我在那裡接受了茨冠、在十字架上被釘、被矛刺傷、聖心的灼傷、七支箭穿心及安德魯.金神父致命等痛苦。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極端美麗的聖母站立在衪旁邊,身穿一件白衣及藍色的披肩,手持著唸珠及悲傷地哭泣著。在周圍有大群人打鬥及大叫的聲響。耶穌正淌著血及流著汗, 衪繼續被罪人們投擲的箭擊中。

耶穌 :
     
『可有人能把我從十字架上卸下來?』

衪大聲向人群呼喊,但只有幾個走近衪,他們卻不能卸下衪。每當人們犯罪時,茨冠便更深地壓入衪的頭而導致更多痛苦。聖母看見這一切而心碎了。她說:“不!
不要!” 這是一個不能忍受的悲傷場面。

痛苦持續了大約一小時,聖母以柔和及溫暖的聲音說話。

聖母:
      
『我必須遭受痛苦的女兒。因為由於妳接受了痛苦及補贖,鐵石心腸的靈魂都被熔化,我的聖子耶穌及我都能被安慰。

        魔鬼的暴力將會每天的變本加厲。他們動員各式各樣的方法,務使甚至熱心的靈魂都要跌倒。今天妳清楚地看見了撒殫以什麼方式與人聯繫。

        妳必須知道,我心愛的聖人們都遭遇到嚴厲的誘惑。

        茱莉!今天妳為我無玷聖心贏了一次勝利。撒殫想要推翻我的教會及摧毀靈魂的生命。但當妳以愛作盾與牠作戰,牠真實的個性將被揭露出來。』

茱莉 :“是的,母親,請繼續幫助我們。”

聖母:
      
『看!這個世界因錯謬而腐朽。我的聖子耶穌不斷地被釘,這是由於有驕傲的與怯懦的悲觀者及自以為是的自負者,經常地陷於腐敗的行為和偽善的謊言。我再次求妳,因為徵罰可能帶來有第三世界大戰。

        女兒!妳可以接受更多的痛苦嗎?』

茱莉婭 : “是的,母親!我可以承受任何痛苦。”

我舉起雙手請求承受更多的痛苦。

聖母:
      『 看看他們。』

她指向一大群人。有衝突及戰爭的喧鬧聲。

聖母:
       
『由於愛被摧毀了,在人類中已沒有團結。結果,人類在他們罪孽中的叫喊,便變成了戰鬥的吵聲,從而到達天上並挑釁天主的義怒。

        藉妳承受了茨冠的痛苦和被釘十字架及妳現在將承受的安德魯.金神父的致命痛苦,教宗、樞機主教們、主教們、司鐸們及修道者將會團結一友,並以愛負起十字架與我的聖子耶穌一起攀登加爾瓦略山。

        妳們必須經常為世界和平及罪人的皈依而一起祈禱。』

然後,我承受了金神父致命的痛苦。金神父勇敢地把他的頭舉起了並露出他的頸項。為了天主的光榮,儘管極端痛苦及流著血,他再同樣做了第二次。(劊子手沒有充份用力把劍劈下去,以使痛苦更加強烈及延長。)他同樣做了第三次。他在第四次時幾乎不能移動他的頸項。他的頭在第八次落下來。在這些痛苦以後,耶穌發出光茫照著所有的人,而我的痛苦被免除了。

『茱莉,迎接耶穌的光!』

當我大聲呼叫時我睜開眼睛。當時有史畢斯神父、鍾神父,另一位神父、修女們和平信徒看著我。我感到有些害羞。我流汗太多以致衣服盡濕。


1989年 2月23日

由於我想起狡猾魔鬼的暴力,我不能入睡。我所遭受各式各樣痛苦的攻擊是由於魔鬼透過人而來,但我對以極深的愛和祈禱,把一切以信賴的心交託給天主。

我設法想睡覺。但一會兒後。我在朦朧中突然聽見一個聲音。

聲音 :  “茱莉!妳最近受苦太多,現在是時候需要休息了。即使是耶穌在祈禱之間也休息。”

我懷疑那聲音是不是聖母,她會知到我所受的一切痛苦,她是否打算給我稍作休息。我覺得有些奇怪在補贖及守齋的四旬期間她會給我稍作休息。我也記起聖母曾要求過我欣悅地獻上所有接受了的無數痛苦,甚至那些嚴重的如扭傷手和腳及絞心等。

撒殫的聲音:“到目前為止妳為罪人的犧牲,在天堂上已積累了許多財富。這些財富都是屬於妳的。現在,即使妳舒適地休息及過著沒有痛苦的生活,天主亦將會十分喜悅的。讓其他人處理小堂裡的工作。妳也不須再傳播訊息了,我將會照顧這一切。”

茱莉婭:“然後我應該做什麼?”

撒殫的聲音:“現在我的意願將得到體會。妳可以返回妳的家。若妳全心照顧妳的家庭,我將會給妳所有的幸福、財富及名望。如此,聽我的。妳不用擔心妳丈夫在這世界的成就或妳孩子們的將來。妳明白嗎?”

茱莉 “不,我不要。”

我很難理解所聽到的,什麼幸福、財富及名望?

撒殫的聲音:“現在我將讓妳過著舒適的生活。妳不喜歡嗎?”

我繼續感到懷疑。

茱莉“你是誰?給我顯示你自己。”

撒殫的聲音:“我是妳所愛的母親瑪利亞。細心地傾聽我所說的。現在妳必須與史畢斯神父分隔。妳是韓國人,為什麼與外國人一起工作?現在只要服從我。我將親自指導妳。”

茱莉“是聖母帶領我握著史畢斯神父的手。我的生命是屬於天主的,天主將帶領我。我從未想過追求幸福、財富及名望。我只祝願我主的聖意能承行於地上。”

撒殫的聲音:“妳真是一個倔強的人!如果妳不重視妳的生命,我今天將收回它,我無法接受妳由我處拿走靈魂。如果我只為除掉妳,我將會感到安心。我會令到神父們無能為力。”

從那一刻開始,我要受苦而不能說話。在無法抵抗沉重的壓力下–我認為我會死去了。

一會後,在沒有充分的清醒中我張開了眼睛,看見流淚的羅州聖母出現,她同情地望著我,默不作聲,她的表情是好像一位母親看到她的孩子受著痛苦而希望代替他們受苦一般。

我設法想說“母親”,並與她談話但不能說話。我爭扎著及繼續叫喚她,但我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終於,我能大聲地叫出了“母親!”並醒過來。那是在早上 5時。我的小書桌被反過來。我感到母親是有某些事需要告訴我,因此,梳洗後便往小堂去。

當我打開小堂的門時,有強烈的玫瑰和百合的芬芳。當我步入時,聖母向我走來。當我停下來,她也停下來。她是在我接觸到的距離內。

聖母:
      『女兒,謝謝!』

茱莉“母親,為什麼非常愛這個無知及不能勝任的罪人?”

聖母:
     『我把我的愛的訊息給予單純和弱小的人。弱小的會對我主欽崇、尊敬和讚美,他們不會取去我任何事物。可能某些事為有些靈魂是缺點,對弱小的不算是缺點。妳是弱小的靈魂。妳有許多缺點,但這些缺點可以透過犧牲和補贖而變成好事,能使妳保持謙遜。獻上一切,如同我在妳內愛妳,轉化妳所做的一切作為愛的祈禱。因為妳不拒絕我,我不會拒絕妳任何事物。』

茱莉“母親!我是一個不合資格的人不會做任何事。我只是一個可憐和不堪當的罪人,應該保持隱藏著。”

聖母:
     
『是。我召叫妳,因為妳是可憐和不堪當。我希望透過妳這位隱敝的工作者把我的愛的訊息傳播出去。』

茱莉“母親!由於我的不堪當,這是會有困難的。”

聖母:
     『不要害怕。當妳感到不安時,魔鬼將會增強他們的攻擊和更勤力工作,以獲得勝利。由於透過妳的犧牲和受苦而獲得皈依的恩寵,有許多靈魂看見到真光,因此牠們變得更加活躍及運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擊敗妳。

        看!他們不是透過許多假裝的善人來迫害妳嗎? 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靈魂。沒有人可以從我處取走甚至一個靈魂,但是,因為天主給了人自由意願,由於他們被自我的固執所蒙敞,他們離棄、背叛和拒絕我主並跟隨撒殫。有許多的孩子們對我缺乏信任並傷了我的無玷聖心。女兒!我懇切求妳。』

茱莉“母親!請告訴我。我會不惜犧牲我的性命為實現我主的聖意。願的意願能承行。”

聖母:
      『好。謝謝!人們是清楚知道我主創造他們,並不是要他們與魔鬼成為一族,然而他們已成為一族,並挑釁天主的義怒。相反,他們應該在永恆中的愛互相分享喜悅。所以,為矯正他們的生活,必須迅速地傳播我的愛的訊息。

        為了這個目的,再與主教傾談,批准是必要的。我心愛的主教,我至親愛的神父。他貢獻了他的一生為我主,和在我主的地方經常照顧孩子們,作為他們的父母,儘管有許多創傷、痛苦和受苦。我被他許多的犧牲和補贖所安慰。我將讓他發出我主榮耀的光。在小堂內獻上彌撒,為使魔鬼可以停止投擲火箭。

        我的聖子耶穌正流著血和汗。許多靈魂加入了魔鬼的力量。因此,在小堂內準備一座聖體櫃,以便我們可以與我的聖子耶穌祈禱。之後,勝利將是肯定的。幫助我。邀請我的聖子耶穌,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將發出明亮的光。』

茱莉“母親!我應該做什麼?”

聖母:
     『與本堂神父及史畢斯神父一起跟主教、我的兒子商量。幫助我拯救更多的靈魂。』

茱莉 “我們應該使用什麼方法?”

我同樣再問多次,她沒有回答。她只是沈默及哭泣著。這是早上七時。


1989年 7月5日

為所有的司鐸們

這五天我是在痛楚中。它們是很強烈,以致我不能張開我的眼睛或舒展我的背。我的口腔感到很苦澀,好像喝了膽汁一般。我感到有劇烈的頭疼和很冷,故須用一張厚的冬天時才用的棉被蓋著自己,並開著一個電熱墊。我正在想獻上這些痛苦為司鐸們的聖化,罪人皈依及世界和平:

聖母必定受著非常多的痛苦,因為有許多孩子們由於他們分裂和對抗,被魔鬼控制著並在黑暗中行走。我這些思想,似乎減輕了我的痛苦,令我感到可以忍受。

在那一刻,盧菲諾是小堂的管理員來到告訴我說,聖母像是在流出血淚。那是下午 3:15分。我想去小堂,但寸步難行。下午 3:50分,本堂神父來了與我很困難才交談了一小時。然後,他降福了我後我能坐直。我冒著汗並能舒展我的背。我口裡的苦澀味消失了,我感覺精神了並能走路。因此,我與本堂神父去小堂和看那流淚的聖像。那是大約下午 6:30分。

在本堂神父離開之後,我開始唸玫瑰經並進入了神魂超拔境界。我看見了安德魯.金神父正在降福世界上所有的孩子。

雖然如此,許多的孩子繼續被魔鬼控制著。魔鬼影響人們的思想,以嫉妒和怨恨使他們互相批評;以講壞話的手段以證明個人的行為,和以驕傲、仇恨和自私欺詐其他人;使他們以憤怒和憎恨互相對抗;使他們活在淫亂和猥褻混亂的生活中,並使他們透過仇恨和不能互相寬恕容納在罪惡中。

我看到了魔鬼的狠毒狂暴行為,牠們假裝善良以帶領人陷入罪惡。

聖母從前曾多次告訴我有關這些,但她今天顯示給我魔鬼的邪惡。魔鬼形狀是黑色,但控制人時便隱藏自己。相反,安德魯金神父與許多其他殉教的聖人,跟我們一起唸玫瑰經及以棕櫚枝驅逐魔鬼離開。

當金神父降福和擁抱我們時,我離開了神魂超拔。時間大約是晚上 7:50分。我感到聖母將會在樓上的房間給我訊息,便請人把我扶到那裡去。在我祈禱了一會,聖母出現在梳妝檯前面。她戴著王后的冠和穿了一件藍色披肩。她是非常美麗但看起來傷心。

她的容貌是和平常一樣。在她的長裙低邊緣和她的腳之間,看來似霧。我看見了一些玫瑰花在她的腳附近,但不太清楚,可能是那些霧的原故。她的皇冠及全身是十分光亮的,以致我不能太接近地來看她。那個冠看起來似是馬弟亞柏神父給她的那個。聖母很光亮,所以我不能直接地看她,只有低著頭和跪在地上來聆聽她。

訊息是給所有的司鐸

聖母:
    『噢,我心愛的司鐸們,我的兒子!今天,由於我無玷的愛我贈你們慈悲的泉水。你們的大司祭,我的聖子耶穌,今天亦贈與你們降福的杯爵。

        謝謝你們為黑暗的世界而戰鬥,那裡有許多靈魂失去了信仰,由於自私,他們背叛、褻瀆及起來反對天主。

        我親愛的兒子!我認知你們因跟隨我的聖子耶穌,而體驗著許多痛苦、疲勞、寂寞、悲傷、及有時,褻瀆和侮辱。

        但那是難免的。想及我的兒子所受的一切鞭打。衪是天主的兒子,但因為衪是耶穌亦有人類本性,當衪被嘲笑和被迫害時衪亦受痛苦。然後,為了人類的救贖,衪懇求衪的父親寬恕那些傷害衪的人。衪沒有喝苦澀的杯爵,因為衪需要它,是嗎?衪說:「父啊,如果願意,免去我這杯爵,但不要依我的意願,而依的。」

        噢,我心愛的司鐸們!我能把你們神父們放入我的眼睛亦沒有任何的傷害。把你們所受的煩惱和痛苦都交給我。

        來到我處並勇敢地傳播我的愛的訊息,使人們能被拯救於紅龍及我主的王國能降臨。與教宗和所有主教聯合起來,讓復活的勝利傳遍整個世界。在這年代,魔鬼變得更活躍,透過人的力量控制人類。我有許多可憐的孩子們,身處在他們極端的驕傲中,跟隨著紅龍及走往深長的黑暗,地獄。他們運用許多不同狡猾的方法,混淆了關於我給予的訊息。

    噢,我可憐的孩子們!我的司鐸們,緊握我那麼多魯莽地走入黑暗的孩子們的手。

       有些神父離棄我和不跟隨耶穌的聖意。但透過我的司鐸和在這由許多藉著殉道者的血使這土壤肥沃的地上,在我的兒子和我的光照下,許多靈魂正在成長。另一方面,紅龍變得更加兇猛。因此,告訴所有的人要醒悟和祈禱。

        噢,我親愛的司鐸們!我要甚至最腐敗的靈魂能接受到我的光。所以,要對耶穌忠誠,以使他們能皈依。而且不要讓我的淚和血徒然的流。我要我心愛的司鐸們為罪人的皈依成為犧牲受害者。

        現在,魔鬼假扮各式各樣的良善來影響著人。噢,我的兒子!你不應該辨明 (魔鬼做的是什麼) 並且擊敗魔鬼嗎?那就是在我的訊息裡所要求的。熱心地唸玫瑰經。獻上犧牲和補贖及完全地奉獻自己給耶穌聖心。更信賴和有信心跟隨我。讓我所有的孩子們為愛和團結的祈禱,及為世界和平獻上另外五端的玫瑰經。

        噢,我心愛的司鐸們!我珍貴的能祝聖聖體,成為令人驚訝的奇蹟!不要不看我的訊息,但要完全信任我的無玷聖心及要在我的引導下委託一切給我。要透過不斷的犧牲和補贖,完全依靠我無玷聖心,為了擊敗設法以各式各樣狡猾方法折磨你的魔鬼。

        我的無玷聖心肯定必將勝利。如果你接受我的說話,你一定會看見勝利。

        我將以擊碎蛇頭的力量幫助你,我並將與你在一起。但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說話,許多人將不能避免天主的懲罰。

        現在,回來與我一起工作。噢,耶穌弱小的司鐸們!耶穌神聖的神職人員!緊握我的手。我要求你們每一位,你是我最珍貴和最心愛的小耶穌。請投入實踐我透過茱莉亞,她是那麼弱小和卑微;所給予的訊息。』

說完這些話後,聖母和光都消失了。實際上,我想要求聖母直接地告訴司鐸們,因為我是那麼沒有能力的。但她在我有機會說這之前已離開了。我感到遺憾我未能說出什麼。我只有私語:“我主,願的聖意將奉行。”



1989年 8月26日

聖母流了血淚。我與家人、其他的朝聖者,雷蒙史畢斯神父,他來為作三天的祈禱,另外三位跟他來的修女一起唸玫瑰經。在唸至痛苦四端時我進入神魂超拔的狀態。那是上午 11:38分。我看不見聖母,但聽到她親切、溫柔和熱切的聲音。

聖母:
      『女兒!現在是我與我的敵人之間一次極大戰鬥的時期。我們的敵人是紅龍的軍隊,牠看起來像一隻可怕的動物。地獄所有的魔鬼已出來去征服這世界。他們挑戰著使這世上許多的靈魂墮落,令他們反對天主,以各種的自私心犯罪及玷污一切。從而,他們試圖成為軍隊。女兒!看牠們怎樣引誘人進入地獄的陷阱。』

聖母還未說完她的話,已有黑色動物形狀似的魔鬼出現,開始推著牠們的車。那些手推車裝飾得很好,但是黑色的。魔鬼看來似鷹。他們奪取許多靈魂並裝載入他們的手推車內。在手推車的四周全是黑魔鬼及有許多被吸引到手推車的靈魂。魔鬼以不可思議喋喋不休的方式以引那些靈魂加入牠們。許多的靈魂並不知道這是走往地獄的路,還與魔鬼嘻笑著而沒有拒絕或離開。很快這些靈魂同樣也轉為黑色了。我很是難過。

當我設法想為這些可憐的靈魂祈禱及想拯救他們,看來似鷹的魔鬼,便開始以牠的翼猛烈地攻擊我,並以爪抓我及以嘴啄我的頭。儘管被攻擊,我沒有退縮。因為我的體能是不可能與牠們較量,我便拿出我的唸珠向牠們還擊,這使牠們跑掉了。牠們把載滿可憐靈魂的手推車拉走。我一手持唸珠追趕著牠們,開始把逐個靈魂拉出來。當我再以唸珠打擊魔鬼時,牠們把手推車翻轉及跑掉。那些被推倒在地上的人然後起來,痛哭懺悔他們的罪並讚美天主。

在那一刻,我開始再聽到聖母的聲音。

聖母:
      
『女兒!妳看到了嗎?一次極大的戰鬥已經像這樣的開始了。因為這是一場神靈上的戰爭,所以要武裝自己並把一切交託給我的無玷聖心,並要實踐我愛的訊息。然後,妳將能逃避將臨近人類和教會的可怕懲罰。』

當我離開神魂超拔時,已是下午 1:38分。我在兩小時神魂超拔期間已受了痛苦,但餘下的痛楚使我總共五小時無法移動自己。

“噢,我的主!願光榮及讚頌歸於。”


 1989年 8月29日

聖母從早上已哭泣。我在晚上大約 10:30分往小堂陪伴她。在祈禱、默觀及受著痛苦中我睡著了。在早上三時有些聲音使我醒來,意識到是有人在那裡。我見小堂內是光亮的,但當我望向聖像的方向,聖像不見了,卻見到活著及流著淚的聖母手抱沒有衣服並流著淚的嬰孩耶穌。

她頭上沒有佩戴皇冠,只是穿了一件白色披肩。她的容貌與平常一樣,但她是坐在椅上,看來疲倦及面色蒼白,她的四周被明亮的光環繞著。稍一會,我跪下及俯伏。當我想說話時,聖母以美好的聲音開始說話。

聖母:
     
『女兒!看,為了拯救在惡化黑暗中徘徊的孩子們,我繼續給他們賜下我無玷聖心的光。但即使是至最接近我的孩子,並沒有棄絕自己,卻強烈地損害我的心!

        女兒!狠毒的魔鬼甚至滲透入教會裡,而導致黑暗、混亂和分裂。對羊群將做成怎樣嚴重的傷害!所以,女兒,在這黑暗的時期更需以強烈的愛作祈禱、犧牲和做補贖。

        為了避免將臨的災難,被召叫的孩子們,必須以深沉靜默的愛–沒有哀慟及嘆息,即使他們在痛苦之下被藐視及被冷酷地凌辱而負重擔,去攀登加爾瓦略山。因而,他們與我的聖子耶穌一起被釘,為罪人皈依。

        女兒!妳會為受苦的司鐸及罪人皈依而接受痛苦的嗎?』

茱莉 “母親,會。”

我立刻倒下及受著被釘十字架的痛苦。當我的痛苦過後,聖母再以十分慈愛的聲音對我說話。

聖母:
      『女兒!不要氣餒。跟隨我的小靈魂獻上的愛、犧牲和補贖,包括甚至像加爾瓦略山可怕的痛苦。但這是我的聖子耶穌和我的意願,為被召叫的小靈魂,以幫助淨化世界。因此,以極大的愛來跟隨我痛苦及受傷的意願。再見!』

聖母及她的光消失了,我有許多事想告訴她,但她已離開了。

茱莉婭:
     “寬仁及慈悲之母!願
的聖願藉著受傷的耶穌聖心和被刺透的聖母無玷聖心的光,被更多人認識。也讓我們獻上無盡的感激。亞孟。”

這是凌晨 4時,我大聲地祈禱。


 1989年 10月14日

由於強烈的痛苦我臥在二樓房間的床上,雷蒙史畢斯神父及從加拿大來的路易斯.保民斯神父到訪並跟我說話。

“茱莉,聖母今天流出更多淚水。我們將幫助妳,讓我們一起去見聖母。”然後,他們降福了我。之後,我們一起去小堂,看見聖母像流出大量的血淚,使墊在聖像底下的布非常濕。

我哭泣著並與神父們開始唸玫瑰經。當我們唸到痛苦五端時,有人說:「讓我們默想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倒下了並進入神魂超拔的狀態。那是下午一時十分。

我聽到了聖母極端美麗、溫柔及急切的聲音。

聖母:
  
『女兒!妳願意為教宗接受痛苦嗎?』

茱莉婭: “是的,母親。我會接受痛苦。”

我設法想說話,但卻不能發出聲音。聖母是明白的。

聖母:
    
『女兒!謝謝。國際聖體大會 (在首爾舉行並由教宗保祿二世主持)安全地完成了,多謝妳的犧牲、補贖及痛苦。但狡猾的魔鬼繼續企圖傷害教宗和組織暗殺小組。為他的安全獻上更多的犧牲和痛苦。』

當她說完後,我開始感受到痛苦。那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心臟像被箭穿透和胸口被罪人投擲浸過油著火的箭擊中而迸發著。我亦接受了我從未想像過的–那些痛苦是韓國的殉難者所曾受的–扭曲腳的痛楚及把令人作嘔的污水和糞便灌入我的口,真是極之難忍的痛苦。

儘管痛苦但我是喜悅的,因為當我受了殉道的痛苦後,便看見魔鬼們落荒而逃。我又再次聽到聖母急切的聲音。

聖母:
    『女兒!把一切交給我及不要急於知道最終的結果。由於那些被魔鬼控制的人盡力去打擊教宗和把教會摧毀,故此在恆常為教宗、樞機主教、主教及司鐸們祈禱,及獻上犧牲和補贖。當我的血淚與妳的犧牲和補贖結合時,魔鬼便將會失去所有的力量。

       但是今天,由於假先知甚至我在教會裡的孩子們也體驗到混亂。司鐸是代表我的聖子耶穌基督,必須舉止謹慎及盡力依照福音精神及教會訓導去生活。

        妳必須妥善地瞭解我的聖子耶穌為妳作出了怎樣的犧牲,並透過怎樣的痛苦為妳獲得的救贖。

        展示出愛的力量。由於孩子們沒有愛,他們的失聰及矇蔽很傷我的心。因為他們不悔改,因此更深沉於罪孽,我的心正在極度地燃燒以至流血。這些血與淚水混合在一起,由我的眼睛流出。即使如此,他們不接受我的說話,因此,天主的義怒正在非常激烈地迸發。

        女兒!看這個世界上許多孩子們的情況。由於人們因微小的痛苦如頭痛、擦傷及抓傷而抱怨,魔鬼正在安放刺、毒液和暴行的陷阱。人的腳應該用作趕往欽崇天主,但反而被用作為奔向邪惡的事。他們的口應該用來歌頌及讚美天主聖子,但卻被用作褻瀆和批評天主。結果,全世界已被黑暗覆蓋及挑釁天主的義怒。懲罰將臨近。

        如果妳不輕視我的淚及血淚,接受我的說話及根據福音而生活,妳將得到救贖。但如果妳不接受,從天空、地上和在海上將有大災難連續地發生。世界將體驗各式各樣的災害。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難以置信的危難時刻。所以,不要以為這些是偶然發生的事件。要醒寤及祈禱。

        孩子們!我懇求你們。猶如在埃及為奴隸的以色列人,穿過紅海而進入迦南這肥沃的土地,你們必須遠離罪惡,實踐我的訊息,及因此走往天國。否則,你們將不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危機。到時後悔已太遲了。

        你們不要忘記,如同天主召叫梅瑟到西乃山以拯救以色列人,我不斷地召叫你們,以眼淚懇求為能使你們得救。

        當天主告訴諾厄要建造一艘船來拯救他,若果他沒有說"是"和不服從的話,將會有什麼發生呢?緊記在你們的心我曾以血淚所說的話。你們怎麼可以是這樣瞎及聾的呢?我的孩子們,我的心是強烈地燃燒著,因為家庭、教會和社會變得腐敗,及政客無法達到團結。趕快棄絕自己及來到我處。』

聖母是在嗚咽和哭泣,幾乎像痛哭。

茱莉婭:“母親!母親!!請告訴主教及司鐸們需要做什麼。我是很不堪當及不合資格。”

聖母:
      『不要擔心。天主愛衪婢女的卑微及在軟弱的心去工作。由於許多靈魂透過妳所受的痛苦而得救,魔鬼便折磨妳。盡量獻上妳的痛苦吧。』

茱莉婭: “母親!幫助我,這為我是太困難,因為我是不堪當的。”

聖母:
     『如果我沒有幫助妳,這世界早已變成火海了。但我永不會離棄妳。所以,聽到珍貴的說話時要開啟妳的耳朵,當聽到誹謗的話便不要聽。即使妳在黑暗中行走,要有信心跟隨我。如果妳接受我的訊息及好好地實踐,妳的嘆息將變成喜悅。』

當她說完這些話後,耶穌以明亮的光出現,衪身穿一件白色斗篷和一件紅色披肩。衪降福了我們後便消失了。這神魂超拔的狀態在下午 4:10分結束。


1989年 11月26日

聖母是從 1989年 10月13日起流出淚及血淚。今天是基督普世君王節,大約在晚上9:40分,她流出很多的淚。

在晚上 11時後我的痛苦開始了。我熱心地祈禱故此能忍受它。首先我覺得胸口痛苦,並感到好像它就要爆裂,跟著便有被刺冠及被釘手和腳的痛苦。我的助手們扶我從小堂回到我的房間。我請求他們返回家,以便獨自接受痛苦。但當我奮力承受強烈的痛苦時,他們留下來並忙於緊扶著我。

由於我的胸口非常痛,有血湧上我的喉嚨。當我在痛苦中掙扎時,我左腳的一口釘消失了。在那一刻,聖母開始說話。

聖母:
     
『女兒!因為許多孩子們生活在罪孽中,致使我的胸口傷得非常重。我的胸口像火燒,使血液湧上我的喉嚨。因為妳盡力獻上妳的痛苦,所以許多靈魂將皈依。犧牲是必需的,因為我燃燒著的無玷聖心不想罪人死去,但要改正他們的生活。沒人可能想像的事情正在等待著妳。但我無玷的聖心從服從的孩子們的祈禱、痛苦及無辜孩子們隱藏的極度痛苦,及妳的眼淚和妳已成為活生生的犧牲所作的懇求中得到安慰。

       深深痛苦的慟哭,沈默的祈禱及因為背叛、忘恩負義和極大的重壓而大聲對天國的呼喊;我的聖子為整個人類的救贖而體驗死亡的痛苦。……妳參與這些痛苦將會令到許多罪人得到皈依。所以,我的女兒!不要憂慮,但繼續背負十字架。

        我親愛的女兒,妳在接受痛苦中找到喜悅。像我一樣,想及為我對世界迫切的召叫,效法我吧。

        世人怎會明白降臨到妳極度的痛苦是來自我主的愛?妳必須告訴人們除非透十字架,否則無法獲得神聖德行。並且告訴他們,只有透過許多的犧牲,我愛的訊息才會傳播到全世界,並引導所有人得到心境平安。

        沒有犧牲什麼也不可能實現。往天國的路是困難的。但要知道,那裡是快樂舒適的地方。

        我體驗過妳同樣的弱點,而我的人類本性受過可怕的痛苦。所以我喜愛及培養這可憐的妳。

        我的女兒!我能使妳完美,但我要妳以一個謙遜和卑微人的方式及經常以一個不堪當的罪人向天主懺悔。要更忠誠地盡妳愛的本份。

        你們大家必須清楚知道,我時常準備好我懷抱的避難所,為失落的靈魂們向我回心轉意。

        因為我選擇了妳作為許多靈魂的皈依,不用憂慮,以卑微人的及愛的方式–更謙遜及坦率。

        天國的門是狹窄的,因此,小孩子們可以進入。是故,小靈魂必須更加緊密地互相團結來跟隨我以拯救世界。

        在這宇宙有許多的靈魂由於他們過份的自傲,導致一種不平衡的狀態,但透過我熱烈的眼淚和召叫,及透過小靈魂的祈禱、犧牲和補贖,他們將會皈依,並且將能達致世界和平。

        因此,東德圍牆已倒塌了,異教徒將悔改,無神論者將回頭,共產主義國家將轉變,在南北韓之間有刺的鐵絲網將被切開,魔鬼將倒下,及一個地堂將建立在地上。但如果你們不接受我的說話及拒絕我主,世界將成為火海和透過第三次世界大戰趨於消滅。

        仁愛的天主亦能是義怒的天主。努力地祈禱及獻上痛苦。』

在承受痛苦期間我聽不到這世界的聲音。但儘管在痛苦中我能聽到聖母的聲音。那痛苦是太強烈而我的喉嚨變得很乾燥。什麼也說不出來,但我以歌曲完成了祈禱,「我主、光榮和讚頌歸於。……」及欽祟榮福經。

如果這些痛苦能給耶穌和聖母甚至是最小的安慰的話,我怎麼能不全力以赴呢?願光榮歸於我主及讓這不堪當的罪人對獻上無盡的感激 。亞孟。



1989年 11月27日

從昨天黃昏到午夜 1:30分,我受了很多種痛苦。我在上午 7:30分起床後聖母叫我到小堂。大約上午 8:30分,聖像開始移動。我對那些在聖像之前祈禱的人呼喊說:「聖母正在移動!」聖像變為活生美麗的聖母並有明亮的光圍繞著。

她以極端美好和親切的聲音說話。我不敢看她,便俯伏在地上。

聖母:
     
『女兒!謝謝。妳的痛苦是像從人類本性撕出一片活的血肉。我感到安慰因為妳獻上了妳的生命為我主的光榮,及願意為罪人的皈依承受所有的痛苦。

        女兒!去見這主教。他知道我是很愛他的。我心愛的主教!但他怎能充分地瞭解我的心是那麼急切地渴望他呢?告訴我的兒子,這主教,他使我感到驕傲而他也愛我。他的一生致力於我主並為跟隨我主的意願,他已登過加爾瓦略山及祈禱,及與我的聖子耶穌一起為罪人皈依,在革責瑪尼園作犧牲的奉獻。』

但因為我感到沒有資格這樣做,我便對聖母說。

茱莉婭:“母親!我實在是沒有資格完成這工作。”

我感到很急切及大聲地哭泣,因為我認為如果聖母直接地告訴主教,事情是會更加容易辦。

聖母:
     
『不要太多憂慮。我的聖子耶穌用一個像妳不堪當的人並為祂光榮的原故把妳從一無所有拉出來。妳認為妳是無知及不合資格的,這正是我想要的謙卑精神。完全交託自己給那恩寵。』

茱莉婭:“母親!對不起。我一直只會傷的心。為我主的光榮我將會做任何的事。請告訴我。”

聖母:
     
『我的聖子耶穌選擇了主教。我的最心愛的孩子,我的愛子,我把他放入在我的眼睛亦沒有任何傷害。我曾與他一起,且無論他是在那裡,都緊握著他的手。

        直到現在他曾有許多的危機。在所有那些困難的時間裡,我是他生命的護盾和他的同步護衛員。我非常慷慨地愛他。因此,我想透過他得到承認,使我愛的訊息能傳播到全世界。因為世界仍然是遠離真理和皈依,只要如果教會批准我的說話,我的聲音便能更加強而有力地傳播到世界,罪人能悔改,被束縛的人能被釋放及和平可以獲勝。

        妳不能為顧全面子或公眾目光的理由,轉看別處而不看我,妳的母親。我的淚將不會徒然地流。我將透過彌撒執行令人驚訝之愛的奇蹟。讓彌撒在這小堂裡舉行。司鐸們的聖化將會透過與我獻上彌撒得以完成的。

       我親愛及可憐的孩子們 .......

       全心誠意地跟隨我的意願,為拯救許多走往地獄的靈魂,他們並不知道正走向那裡去。

        許多的孩子們以極大的驕傲背叛及反對天主,違反他們的誓約,及甚至否定和嘲笑衪的教導。所以,我要求我的訊息要盡快地廣傳。

        當我的訊息被教會接受並投入實踐時,天主聖父的義怒將變柔和,真理和秩序將被恢復,而煽動混淆和引致動亂的魔鬼將被擊敗。

        但是,如果世界拒絕我的說話和不願悔改,天主公義的火將落在世界上。

        我以愛向我選擇的主教要求幫助,為了以我流出如河水般無盡的眼淚沖走罪人的污垢,即使這些淚水是不可以見到。我的聖子耶穌由於衪的愛,走向世界的孩子們,甚至成為他們的食糧,衪是透過司鐸而來,因為衪是願意服從他們。同樣地,我願意透過這位主教傳播我越來越急切的聲音到全世界去。請跟隨我的意願。

        女兒!妳必須與我兒,這位主教及妳的指導神師團結。服從他們,交託一切給他們及跟隨他們的教導。他們必定將從我處接受到月桂冠。如果他們妥善地接受我的說話,我無玷的聖心將燃起愛火,這世界將會皈依並將得到救贖。再見!再見!』

在我未有機會回應前,光消失了,聖母的顯現回復為那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