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5

2006

2007

2008

2010

2011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02年 1月1日 聖體再次降臨在羅州.

2002年 1月3日 主是會給予你多一次懺悔機會.

2002年 1月5日 妳沾染血的痛苦決不會不結果實的.

2002年 1月6日   我無玷聖心必會獲得勝利.

2002年 1月18日(一) 這個地方是我淌著血親自走過的十字苦路.

2002年 1月18日(二) 大懲罰的時刻已是非常接近.

2002年 1月27日 你們承認自己是罪人,我豈能不愛你們呢?

2002年 2月2日 你們應該投奔我,並時刻承認自己是不堪當的罪人.

2002年 3月28日 你們要保持醒寤祈禱,要無時無刻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

2002年 6月11日 要加倍努力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

2002年 6月30日 你們應當記著,公義審判的時期快要來到.

2002年 7月9日 — 現在,我要以我最後的血淚再三懇求你們.

2002年 8月2日 懷著愛,全心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

2002年 8月15日 誰來修補我被撕裂的聖心



2002年1月1日    領受的訊息     天主之母瞻禮


  大約上午十點鐘,我和幾位助手一起在聖母山上的十字架下祈禱。我祈求從耶穌七傷流出來的寶血及聖母流出的淚和血淚,洗滌及潔淨我們被污漬弄髒的靈魂和肉身;並且清除我們內心的任何障礙,好使我們能夠成為謙卑的工具,以健康的身靈光榮天主及為聖母無玷聖心的凱旋而工作。

在羅州聖母山上的十字架

  我為被我主及聖母以愛和恩寵召叫而不在場的孩子們求恩寵;同時亦為反對我們的人士求同樣的恩寵。當我用手觸摸耶穌的雙腳時,我看到一滴血在耶穌右腳的中趾形成,那滴血好像隨時要掉下來一樣。我驚叫起來:“啊!”因為當時我仰起頭從主的雙腳下向上望,那滴血便落入我的口中。我非常驚愕,再次大聲叫喊。因為天氣寒冷及大風,我戴了預防感冒的口罩,耶穌聖體卻穿過了口罩,降臨在我的舌頭上。那時候,我聽到耶穌慈祥及充滿愛的聲音說話。

耶穌:
   『啊!我心愛的小靈魂啊!這是為了把我全部的愛傾注於妳身上而給妳的天上食糧。趕快領受它,吞了它。』

這一切就在眨眼間發生,我的右手中指染滿了鮮血,必定是,在我輕摸主的雙腳時觸及祂的血,一位站在我附近的男士說,他也看見主腳趾上的血,他還以為我是打算用我的手指抹去主腳趾上的血。

願光榮,讚頌,稱謝與欽崇永歸於主,直到永遠。亞孟!




 

2002年1月3日      領受的訊息

      為了賠補耶穌所受的凌辱,即使只是少許也好,我和幾位助手一起在聖母山的十字苦路上默想和祈禱。

  當我們到達苦路的第二處,其中一位助手禱告說:“…… 耶穌!茱莉婭日復一日受著各種痛楚,已經太辛苦了,她因痛而不能入睡,晚上因為痛而汗流浹背,每晚需要換睡衣八至九次。耶穌!我希望她可以沒有痛苦地睡一覺,即使只是一會兒也好。”聽到他的禱告後,我立即祈禱說:“啊,耶穌啊!對我來說,這全是喜悅的痛楚,每次我換掉被汗濕透的睡衣時,我祈求除去世人靈魂內所有壞的東西,我把我的痛楚獻上作為犧牲和賠補,這些是具期望的痛楚,我或生或死,我全屬於。請按照我主的聖意用我吧!爾旨承行。”就在那時候,我聽到聖母慈愛的聲音說話。 

聖母:
      『對啊,就是這樣,我可愛的小靈魂,即使在受苦中也找到喜樂的小靈魂!因為妳需要換掉被汗濕透的衣服,擾亂了妳的睡眠。然而,我的聖子耶穌和我在妳的心內感到安慰,因為妳欣然地獻上妳整夜所受的痛楚,為尋歡作樂者所犯的罪作補贖,他們在夜間以各色各樣淫褻行為放縱自己,然後,靠墮胎來解決引起的惡果。妳亦把痛苦獻上作為犧牲和賠補,修補了被撕破的,我聖子耶穌的聖心和我的無玷聖心。

   我心愛的小嬰兒!妳受的是極度的痛苦,為的是,必需有靈魂肯為拯救多一個靈魂而奉獻犧牲和賠補。因為世上太多孩子們,無論男女老幼,都把自己投入尋歡作樂中,犯淫褻的罪,因而不斷沉淪於邪惡的沼澤堙A陷入魔鬼所設的陷阱,並漸漸埋沒其中,成為罪惡的奴隸。

   我心愛的女兒!妳的犧牲和補贖是為了賠補淫褻的罪,以及在夜間犯違反潔德的罪;妳所作的還可以協助悔罪的恩寵流入犯這些罪行的人心內。因此,理應更加欣然地獻上所賜給妳的痛楚,試圖參與我心愛女兒的痛苦,我的眾小靈魂!藉著你們被邀請成為小靈魂的人,虔誠地,融洽地,歡欣地在諸聖的共融中獻上祈禱,犧牲和賠補,我熾熱的無玷聖心,必定會凱旋。』

       在苦路的第十二處,我的心急速地劇烈跳動,胸口有壓迫感的痛,劇痛使我呼吸困難,我不能動彈,雙手按著胸口躺在地上呻吟,那時候,(我看到一個視像) 為了証實祂已死亡,一名羅馬士兵,以長矛刺穿耶穌的肋膀,與此同時,我感覺到被長矛刺穿肋膀的劇痛,然後,聖母繼續說話。

聖母:
      『我心愛的女兒!世上的孩子們為尋求快樂,犯下淫褻的罪,這不但在夜間發生,而是不分晝夜,為魔鬼送上喜悅的禮物。他們不能從誤信邪惡是好的錯誤觀念中自拔,他們正奔向永恆的喪亡,這一個應受譴責的世界,已墮落至令人震驚的地步,我可憐的孩子們啊!若果,他們面對死亡時還沒有悔改,那麼,等待著他們的,只剩下天主嚴厲的審判………

   因為祂非常愛你們,為此,你們應該時刻感謝我主,不要放棄那些,既先接受了,繼而拒絕恩寵的人靈,反而,為求得到他們回頭,要趕快更謙虛地獻上祈禱,犧牲和賠補。如此一來,憑藉將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把你們奉獻的一生與逾越奧蹟永恆地結合在一起。

  世上我所有心愛的孩子們!由於亞當的罪,全人類注定要死亡。不過,即使是最邪惡的罪人,如果,他們能夠敞開心扉,悔改,承認自己是罪人來靠近 (我主和我)並求寬恕,他們不會被追究過往的事,反而,他們會得到降福。

   因我聖子耶穌基督的功勞,他們將要獲得永生之樹,並且會滿懷喜樂,愛與平安,在天國的盛筵中歌頌我主的光榮。』


2002年1月5日     領受的訊息     首瞻禮七

   我在聖母山上拜苦路,默想著耶穌無限的愛,儘管祂承受著難以想像的殘酷痛楚,祂仍然懷著愛,沉默地背負十字架攀登加爾瓦略山,當我想起,祂也是血肉之軀,祂必然每分每秒需要承受無比的痛楚時,我不禁痛哭。
  在苦路的第七處,耶穌第二次跌倒,我看到一個視像,一個羅馬士兵打耶穌的左面額 (耶穌左眼下面的顴骨),他無情地以帶了指環的拳頭打祂。
   那時候,另一名士兵狠狠地踢耶穌,好像要勝過第一名士兵的殘忍程度,當那羅馬士兵褻瀆地施加痛楚予耶穌的同時,我感覺到同樣的痛楚,並且立即跌倒在地上,打滾了數次。稍後,我恢復知覺,發覺我的左面額有一個大傷口,由於這傷口特別痛,我領會到,耶穌面額的傷口曾被不斷重複毆打。
   在苦路的第九處,由於耶穌已經失去大量氣力,祂多次嘗試靠自己爬起來都失敗,最終很費勁才能站起來。耶穌站起來後,一個羅馬士兵又再鞭打祂,並且殘酷地踢祂,好像要戲弄祂一樣,這情景,確實使人慘不忍睹,就在那時候,我分受了耶穌所承受的痛楚,因為被殘酷地鞭打及腳踢,我跌倒在地上打滾。
   在苦路的第十處,許多人以各種侮辱和詛咒嘲弄耶穌,又不時毆打祂的軀體,每一次耶穌遭到來自各方面的毆打或嘲弄時,我全身也會同時顫動,當他們更大力打耶穌時,我的身體就會顫動得更加利害。
   在苦路的第十二處,我看到一個視像。我看見耶穌在十字架上,呼了最後的一口氣,也看到一名羅馬士兵用長矛刺穿主的右肋膀,在同一時刻,一把長矛刺入我的肋膀,刺穿了我的心臟,這一切就在瞬間發生,確實帶給我不可思議的極端劇痛。我大聲喊叫:“呀”一聲後,隨即向後跌倒,就在那時候,耶穌伸開祂的手臂,把光賜給所有在場的人,我大聲說:“接受這道光!”從耶穌雙手射出來的那道光照射在各人頭上,幾秒鐘後,那道光芒變成血珠,滴落在各人的頭上,然後,我聽到聖母慈愛,親切和美麗的聲音。

聖母:
      『我心愛的女兒!我可愛的女兒,妳在受苦中得到喜樂,因為妳想要成為愛的手帕,抹去我聖子耶穌的血和汗及我的血淚;妳要成為愛的鉗子,從我聖子耶穌的聖心和我的無玷聖心拔出釘子;妳要成為裁縫,縫補被撕裂的耶穌聖心和我的無玷聖心!妳沾染血的痛苦決不會不結果實的,藉著你們獻上的犧牲和賠補,許多人靈將要獲得悔罪的恩寵,因此,你們要成為一個更偉大愛情的網,竭盡所能,勇往直前,回應我渴望拯救世上所有的孩子們的意願。

   我心愛的女兒,一個小靈魂!我親自邀請利嘉度,我心愛的兒子及他的同伴到來。這年代的許多孩子們正面臨毀滅,然而,他們卻已變成瞎的及聾的,迷失方向,到處徘徊,並在泥沼中掙扎。可惜,即使本身的職責應是帶領羊群導向真理的牧者,也大多數不接受我喊叫至喉嚨出血的焦急懇求。結果許多人靈轉面不理會天主,他們遠離真理及被大風暴包圍,我看到這一切,看到這件事的迫切性,所以,我召叫了他們 (利嘉度與同伴) 去披露事實,從而拯救眾人靈及這個世界。他們以“亞孟”回應我焦急的召叫,來到這堙A我召喚他們,是因為本該藉著他們 (牧者) 而滿全我的要求的牧者,並沒有對我的迫切懇求作出回應,因此,我想藉著他們 (利嘉度與同伴) 光榮天主,而我主亦已應允我這意願。這意味著,我主已經為你們輸了血,以不敗的武器武裝你們,因此,我慇切地懇求你們,現在以最後拼搏的衝勁,盡你們所能,施展愛的力量,勇敢地獻上你們的忠誠。』



2002年1月6日     領受的訊息

        今天是主顯節,是紀念我主公開顯露及被公開朝拜的大日子,不過,因為要聽從堂區主任司鐸的命令,我不可以到聖堂去,我們只好在我家媮|行聖道禮儀,默想我主偉大謙虛的慈愛,雖然祂是與天父同體,祂竟棄金碧輝煌的御座,不介意躺臥在一個簡陋的馬槽堙A利嘉度博士與他的同伴也和我們在一起祈禱。正當我們在默想和祈禱的時候,我聽到耶穌慈愛的聲音。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我可憐的小孩子,在參與聖道禮儀時,妳更深徹默想最後晚餐的逾越奧蹟,並且切望與我結合,並且把一切託付給天主的聖意,正如我的母親單純地說:“願意”,只懷著謙遜與服從,沒有顧忌世人的目光或任何的批評,也沒有以世俗的顧慮來計較或衡量!

   由於妳藉著我的母親轉向我及對我絕對的依賴,並且妳對我完全信任,妳在參與聖道禮儀時又沒有抱怨,反而從中找到喜樂。因此我居住在妳多麼美麗的心堙A妳那個以無條件的愛及絕對的信德裝飾的心堙C

   為了這原因,今天,當我將要派遣聖彌額爾總領天使,從聖體櫃取來聖體,那是妳多麼熱切地渴求,且極度重視的聖體來給妳作為禮物,妳應該與我更親密地結合。』

 

就在那時候,一道非常強的光從上面照射下來,我向上望,看到兩個被光包圍著的聖體降下來,我嘗試在聖體跌落地面之前接著祂們,但卻接不著,聖體落在一張小桌子上,這桌子上放著蠟燭,是舉行聖道禮儀時,用來作臨時祭台的,兩個聖體分開落在桌面,那時候,耶穌繼續說話。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為了使我的愛與你們熱誠的愛結合,我必定會常與你們同在。你們以熱愛,歡樂地詠唱最後晚餐的逾越奧蹟,在參與聖道禮儀時,你們的心與我完全結合。』

耶穌說完後,聖母以慈愛,親切的聲音說話。

 

聖母:
   『我心愛的兒子們!謝謝你們以“亞孟” 回應我的召叫。在這紀念我主公開顯露的日子的大瞻禮,正如東方的三賢士前來朝拜嬰孩耶穌,並給祂帶來禮物,你們也是被召叫扮演同樣的角色。這就是說,是天主的聖意,在不久的將來,要透過你們來彰顯我主的光榮,如果我主願意,祂是無所不能的,不過,由於人類的犧牲是必須的,所以,你們被召叫為我主和我作見證。

  你們看到這個處於悲慘境況的世界嗎?在這一世代,世上許多孩子們犯各種罪行得罪了天主,無數次褻瀆祂所有的一切,這個世界確實已達到使人震驚的地步。許多本該與我主親自召選及授予權位的教宗團結一致的神職人員,被現代的神學及錯謬感染,使他們與世俗妥協,傲慢地把錯謬偽裝為真理,藉教會權威教導為名,正在傳播惡毒虛假的謠言,而不是服從教宗並與他共融,因此,教宗正孤獨地承受著加爾瓦略的磨難。

        不僅如此!在世界各地,傳播異端邪說的人及假先知,何其多。他們正假我聖子耶穌和我的名,及以狡猾欺詐的手段,驅使至聖至公的教會走進混亂的漩渦堙K…我們看著這一切,使我聖子耶穌和我的聖心變成活火山,正在猛烈地噴出火焰。

   被召叫成為我的助手,我的兒子們!再沒有時間猶豫或耽誤了。世上無數瞎了眼聾了耳的孩子們,不停地奔馳於往地獄的路上。然而,因為天主具有無限的愛,那是極為情深的,崇高的及寬大的愛,祂連一個人也不願意放棄,因此,趕快謹記,天主藉著這聖愛,把一個重要的任務交託給你們,為能改善他們。

   狡猾的魔鬼,非常瞭解交託給你們,特選者的任務的重要性,牠們會嘗試用各種辦法阻撓你們,因你們是被召叫成為我救贖工程的助手,不過,你們不必害怕,藉著我無形的臨在,我將會援助你們,在你們的協助下,即使是被撒殫破壞的地方,我也會使其回復清新,我的無玷聖心必定會凱旋。

   被揀選的,我心愛的兒子們!由於我必定保衛你們,使到無人能侵犯你們,因此,不要憂慮,應要勇往直前,完成交託給你們的任務,現在,你們要居住在我的無玷聖心內,穿起聖德的衣服,我會確保你們是處於逆境而仍精忠不移的人,並且要擁有永生之樹。』

 

 

2002年1月18日(一)    領受的訊息

   我因為劇痛而疲憊不堪,甚至唸一遍天主經也不能,我勉強還可以在聖母山上拜苦路,一邊默想著我主所受的痛苦,不過,當我們到達苦路第九處,我正閉目祈禱時,我的狀況忽然大為改善,大家都感到驚訝,只因為不久前,我動一動身體也很費勁,就好像被鐵棍毆打過一樣,那時候,大約是早上九時三十分。
   在十字苦路上 (為傷健人士而設的) 鋪平的地方,有很多鮮血跡,在苦路的第十二處,我們見到鮮血跡遍佈地面,還有,血滴在地上濺起的血跡,我們從第七處一直到第十三處又找到很多鮮血跡。
   我們從苦路的一處攀到另一處,沿路仔細逐處查看,當我們稍停在第七處默想一會兒的時候,我看到一個視像。每當世人犯罪,耶穌就再次被釘在十字架上,祂的茨冠就再次被大力壓在頭上,使祂流出更多血,同時,祂的聖心被撕裂,並且淌著血,聖母看在眼堙A心痛得被撕裂而灑下血淚,她慈愛溫柔地說話。

聖母:
    『我心愛的女兒!妳的主和我聆聽妳每天為了幫助我主肩負十字架而獻上的禱聲,因而獲得莫大的安慰。』

   我虔誠地祈禱,內心喊叫說:“我的母親,我的母親啊!我微弱渺小的禱告若是能夠稍為安慰我主,我又怎能不做呢?因為我或生或死,我全屬於主,求您使我成為承行主旨的忠誠工具。”我剛剛禱告完,忽然鞭笞聲一響後,我跌倒在佈滿石塊的地上並滾下斜坡,我很高興,因為,我可以參與我主的苦難,縱然只是少許。(後來,和我一起祈禱的人說,我滾下大約十二次) 然後,我聽到我主的聲音。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我可愛的嬰兒!為了我和我的母親,也為了罪人皈依,妳在受苦中找到喜樂!由於妳把妳的痛苦與我母親結合在我神妙的愛內,許多靈魂將會悔改,妳這麼樣常與我的母親同在,我豈能不與妳同在呢?我又豈能不聽妳獻上的禱聲呢?
  這個地方是我淌著血,親自與妳一起走過的十字苦路,因此,在這苦路上行走的人,若果可以敞開自己的心扉,誠懇地渴望與我結合及在祈禱中參與我所受的痛苦,他們必定會與我相遇,得到心靈與肉身的治癒。

  世上我所有心愛的孩子們!即使是在這時刻,當二千年已過去,為了與你們在一起,我仍是這般淌著血來找你們,在最後的一天,不要為了因為依戀或與世上可腐朽及會逝去的事物和肉體妥協而感到後悔;卻是應該趕快藉著我的母親來靠近我,以我母親和我給你們的訊息,那些為了使你們悔改而不斷重複的字句作為武器,藉著我在十字架上無比痛楚的功勞而承受天國的產業。』

 

2002年1月18日(二)     領受的訊息

   2001年 11月9日那天,當我們在聖母山上拜苦路時,聖母說:“我聆聽妳在十字苦路獻上的虔誠禱聲,我與妳同行;我流著血淚,站在我的聖子耶穌身旁,祂淌著血並與妳同在。”在苦路的第三處至第十五處,降臨了我主的聖血和她的血淚,那情景是多麼慘不忍睹,多麼使人心碎。

   今天,耶穌和聖母再次在苦路的第七處至第十三處降臨了聖血給我們,眼淚和血淚。許多朝聖者看到很多鮮血跡灑遍苦路,他們看到這麼悲慘的境況,都驚訝地放聲痛哭,今天我們發現血跡的時間是早上九時三十分,當時我們正在拜苦路,大約在下午五時,我們返回聖母山,去收集染血的石塊,在大約下午五時二十分,我們走到苦路的第十二處,我看見鮮血再次傾注降臨下來,在場的朝聖者當中也有十幾人看到,許多人跪下大聲痛哭,在那時候,我聽到聖母慈愛及親切的聲音。

茱莉婭與其他朝聖者正檢視染血的石塊

聖母:
   『我心愛的女兒!普世所有被召喚的孩子們!你們要趕快醒寤並靠近來。因為我的聖子耶穌和我親自來到拯救你們患病的靈魂,我們用從我聖子耶穌的五傷,從祂被茨冠所造成的傷口,及從祂的熾熱聖心流出的寶血,又用我灑下的眼淚和血淚,以及用慈悲的泉水來洗滌和抹掉你們的過失及骯髒的污垢,以及打開你們淤塞了的出口。

   我主曾經告訴你們說:“誰愛我,我父也必愛他,我也愛他,並將我自己顯示給他。”(若14:21) 我不是也曾告訴過你們,從天上賜下來的徵兆是救恩的奧蹟嗎?直到如今,你們的主和我以不同的方式顯示我們的臨在,我們發顯了一次又一次的徵兆,不斷重複無數的說話。可惜,即使本該宣揚我主的大多數神職人員,也轉眼不看 (徵兆和訊息),假裝對它們 (徵兆和訊息) 全不知情,他們為了面子問題及別人的目光,緊閉著心靈,冷酷地沉默,而不是說出真相。為此,許多靈魂迷失了方向,正在走向地獄。由於已證實這些徵兆 (在十字苦路上的血跡) 能夠拯救這些靈魂,因此,你們更加應該醒寤祈禱,好使許多靈魂接受悔改的恩寵。

   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大懲罰的時刻已是非常接近,你們要趕快藉著悔改,獻上犧牲和賠補及活出奉獻的一生,為得救而努力,因為祂非常愛你們,我主慷慨地為了你們獻出自己。由於你們今天目睹那愛的徵兆,至少你們,被召叫的人,應該更加積極展示愛的力量,藉著完全溶化在我內而達到團結一致,為了那最可怕的罪,褻瀆的罪,而獻上賠補。那麼,大懲罰的時刻將要變為不可抗拒的愛和降福,這是因為你們在天的父並非奴役的天主,祂本身就是愛。

   我心愛的,被召叫的孩子們!因為你們一向相信,並且跟隨及宣揚我的聖子耶穌和我,我們必定會在你們身邊保護及陪伴你們,縱使強風怒濤威脅掃走你們,我們也必定保衛及護佑你們。那麼,你們的眼淚和哀嘆必然會變為喜樂,然而,如果世上的孩子們不接納我主和我的說話,他們由始至終轉面不顧,在那時候,我再也不能作什麼了。

  因此,你們要成為發動的機器,使世上的孩子們,被各式各樣罪行污染的心靈回復清新,並且要向所有的人宣揚我主和我那超越時空的愛,如此,你們便能登上聖母救恩方舟,抵達天國,並且擁有永生之樹。』

 

2002年1月27日     領受的訊息

  我在聖母山上拜苦路的時候,心堬`徹默想著耶穌所受的痛苦,被鞭笞無數次後,祂遍體鱗傷,滿身披血。耶穌攀爬山路登上加爾瓦略山,背負的不但是沉重的十字架,也承擔著全人類的罪孽,為了承行天父的聖意及把一切的光榮歸於天父,祂完全棄絕自己,以致,祂甚至不能安慰在苦路上跟隨著祂,哭泣著的母親。我在苦路上,從一處攀登到另一處,一邊默想充滿著哀傷的耶穌聖心。

  當我們走到苦路的第十一處時,其中一位朝聖者禱告說:“耶穌!直到如今,因為生活在罪惡中,我多次把耶穌和聖母釘在十字架上。不過,從今以後,我會拋掉我用來釘耶穌和聖母的鎚,我要成為鉗子,拔除我釘入 (聖母和耶穌) 的大量釘子。” 正當他祈禱時,忽然間,我主的一滴聖血從上面降臨下來,聖血落在地上時,發出明顯可聽見的聲響,我吃了一驚,大叫起來,站在我身旁的一位男士也看見聖血,遂大聲驚叫:是血啊!就在那時候,我聽見耶穌的聲音。

耶穌:
  『被我召叫的,我心愛的孩子們!你們承認自己是罪人,來靠近我,我豈能不愛你們呢?我顯示我的愛,甚至為你們流血,是因為我要徹底滌淨你們的罪過並為你們輸血,這是我深愛你們的見證,這是盟約之血。如今,一切好像不清晰,不過,不久的將來,你們會清楚明白我現在賜給你們這些恩寵的重要性,為此,應越發醒寤祈禱並以英勇的忠誠,完成託付給你們的使命。

  我心愛的小靈魂!為了獎賞妳日復一日地獻上充滿著真誠愛意和眼淚的祈禱,我敞開我的聖心,給你們賜下降福。』

耶穌在苦路的第九處和第十二處賜下祂的聖血給我們。



2002年2月2日     領受的訊息      獻主節

        我和幾位助手在聖母山上祈禱,深徹地默想著耶穌走過的苦路,正當我在第七處祈禱和默想耶穌第二次跌倒所受的痛苦時,其中一位男士禱告說:“主,感謝,雖然我們不堪當和軟弱,由於讓茱莉婭在某程度上參與在十字架上承受無比的痛楚,讓我們對我主受多麼劇烈和多麼多的痛苦有少許的認識………”他剛禱告完畢,我聽見我們背後傳來幾乎聽不到的輕聲說話:“因為這可惡女人的祈禱,我們失去我們費盡心血贏得的靈魂,她是我們的死敵,殺死她,讓我們用這些石塊打破她的頭顱。”即時,幾隻魔鬼重重的襲擊我的後腦,牠們踢我,又把我抬起來,再把我摔下來,要使我的頭撞到石塊,就在那時候,聖母好像閃電一般,從天堂降下來,她張開她的披肩,她迅速把我搶走,以免我撞到石塊。

  我用雙手抱著疼痛的頸和頭,說道:“謝謝您,母親,我為罪人的皈依而獻上這些痛楚,求您援助我這罪人並幫助眾人靈悔改;使我們成為愛的裁縫,修補我主被撕裂的聖心;使我們成為愛的手帕,拭去耶穌的血和汗及聖母的血淚;使我們成為愛的鉗子,拔除由於我們犯罪而刺入我主內的茨和釘子。 ”

  “願光榮歸於主!願聖母受讚頌!願聖母得到安慰!但願我們感激之情永不枯竭,亞孟。”當我把魔鬼造成的痛楚全部獻上後,我疼痛的頸和頭完全痊癒,同時,我聽見聖母甜美,親切及慈愛的聲音。

聖母:
      『是的,謝謝妳,我心愛的女兒!及以“亞孟”回應我召叫的心愛孩子們!今天,我的聖子耶穌和我再一次與你們在一起,好能與你們為了參與我聖子耶穌的苦難而獻上充滿著愛的祈禱結合,你們為了罪人的皈依,完全奉獻了寶貴的時間。同時,默想藉著我的聖子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承受的無比痛楚而獲取救恩的奧蹟。

  魔鬼很清楚明白,藉著你們的虔誠祈禱,屬靈上瞎子的眼睛和聾子的耳朵會打開,恩寵會因而流入無數的人靈內,這使牠們怒氣衝天。因此,牠們動用一切可行的方法試圖擊倒你們,然而,我會永遠保護你們,防衛你們免受魔鬼的襲擊。

  在這年代,正當撒殫打算征服全世界,你們這些小靈魂們,為了參與我主在加爾瓦略山上所受的痛楚而每天獻上的祈禱,成為了安慰和賠補你們的主在革責馬尼所承受的死亡憂苦,以及被祂深愛的眾門徒離棄時所感受的悲痛。

  還有,你們每天誠懇地獻上的祈禱,以及參與我主的苦難,為無數孩子們作冒犯天主神聖尊嚴的罪過作補贖,為罪人的皈依而獻上的祈禱和犧牲,成為自己及他人所犯的罪作賠補的犧牲祭獻,當它們 (祈禱和犧牲) 被獻上於天主公義的祭台時,我主及我將接受更多的安慰。

        為此,今天我把你們的靈魂再次奉獻於我主熾熱聖心的祭台上,猶如我把嬰孩耶穌奉獻於聖殿一樣。

  世上我所有心愛的孩子們!當你們決意像天真無邪的孩子們一般來跟隨我,我會把你們沐浴於慈悲的水泉中,以我屬靈的乳液餵養你們及領你們到我主那堨h,同時,由於你們在我和我的聖子耶穌一起流著血走過的苦路上,全心全意地獻上真誠的祈禱,我會因此而使你們在靈修方面有所增長,我主也會以祂的聖血沐浴你們的身靈,並賜給你們全大赦,應該說:“這是祂給你們的許諾。”

  所以,你們應該好像謙卑的小靈魂般投奔我,深徹地默想無罪的我主在十字架上承受的痛楚,並時刻承認自己是個不堪當的罪人。

  被召叫的,我心愛的孩子們!這個世界已經淪為漆黑一片。因為許多人靈在屬靈上已經變為瞎子聾子,他們迷失了方向,在黑暗中徘徊;我發顯了許多奇蹟和徵兆,並且重複大聲呼喊,以致我的喉嚨出血,呼籲他們聽從天主的聖意,因為祂不願遺棄任何靈魂,祂意願所有的人得救並獲得永生之樹。雖然如此,他們並沒有明白,仍是繼續走在朝向地獄的路上,即使是被召叫走向天國的孩子們也沒有棄絕自己,更不用說達致共融,他們由始至終只堅持自己的意願,一而再地使自己應受煉獄和地獄之苦,因為天主的回應將會是嚴厲的,公義的火焰造成的災禍將會是無可避免的,那又怎能保證會有安全的明天呢?

  因此,至少你們,被召叫並且知道天父公義審判的時期即將來臨的人,應該以祈禱,犧牲和賠補活出奉獻的一生。同時也該努力時刻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好使(大懲罰的) 時期反而變為降福。

  新的恩寵之光將要賜予所有為我主和我的緣故,以及為罪人的皈依過著奉獻生活的人。欣然地獻上即使是 (使你們) 內出血的痛苦吧!獻上所有你們在這暫世所受的各樣痛苦吧!因為,在末日,天國之門將會為你們敞開;光榮的華冠伴著永恆的福樂將要賜給你們;而且你們將要站立在我的身旁。

  在這可悲的世代,在繁密如天上星宿,在多如海邊沙粒的眾多孩子當中,只有極少數如小靈魂般來靠近我及真正把自己交託給我,然而,今天我參與你們慶日的敬禮時,目睹你們真誠的愛意和虔敬,我因而掉下歡慰的眼淚。

  我心愛的小靈魂們啊!你們的主,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的主,今天以祂無限的愛降福你們。』


  當聖母說完後,我仍然在飲泣,俯伏在地上祈禱。忽然間,我聽到有東西掉下來的聲音,我定眼一看,掉下來的是七滴眼淚。稍後,另有十二滴眼淚掉下來,我更察覺到我頭和頸的痛楚完全消失,願光榮與讚頌歸於主,願聖母得到安慰!亞孟。



2002年3月28日     領受的訊息      聖週四

        我在聖母山上的苦路祈禱,在屬靈上參與我主在革責馬尼和在加爾瓦略所受的悲慘痛楚和孤寂之苦。

  當時,我正在苦路的第十一處跪著祈禱,想到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所受的劇痛時,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祂活著的肉體被刺穿時受盡殘酷的痛苦,懷著祂無窮盡的,崇高的、情深的、偉大的愛,我主把自己完全奉獻,在祂受盡祂心愛孩子們的輕蔑,虐待及侮辱時,祂只是誠懇地敦促罪人悔改。我不禁啜泣。

  “本身就是愛的耶穌,我心愛的啊!人算什麼,我主竟然愛我們那麼多?”我一邊哭著,感謝我主奇妙的愛,一邊特別為司鐸的聖化及罪人的皈依祈禱。我憶及我主揀選了這神聖的一天,作為鐸職的日子,並在這一天成立了聖體和神品聖事,藉以 (與我們) 訂立了盟約。我又虔誠地祈求耶穌,那位把自己完全奉獻的師傅賜同樣的愛給世上所有的孩子們,那些活在這患了病的世代的人,如同祂在最後晚餐時,賜給祂眾門徒的愛一樣。在那時候,我忽然向後跌倒在地上,因為我感覺到茨冠被壓在頭上及手足和肋膀被刺的劇痛,正當我因劇痛在呻吟時,一道強光從天空照射下來,同時我主和聖母在眾天使的護送下降臨。

  由於光太過強,使我不能看清楚,不過,我知道我主正用祂的手指在我的額頭劃十字聖號,因為我聞到很濃郁的玫瑰花香,我便轉眼望著聖母,看到她流出香油。我霎時憶起聖母於 1993年 4月8日聖週四給我們的訊息,遂想道:“噢!聖母再次顯示她的臨在,愛意和友情,在紀念最後晚餐及成立鐸職的這一天,又再次從她全身搾出香油。”就在那時候,聖母以慈愛,親切的聲音,溫柔地說話。 

聖母 :
   『是的,我心愛的女兒!謝謝妳。我的聖子耶穌和我聆聽著妳充滿愛和誠意的禱聲,我們因妳為罪人的轉化奉獻犧牲和賠補得到莫大的安慰。因此我有意從喪亡的枷鎖中救出那些來到這堛漱H,我要用我給你們的香油洗滌他們的身靈,那是我從我全身搾出來的香油,它顯示我無玷聖心熾熱的愛。

    我世上所有的心愛孩子們!正如天主憑藉梅瑟高舉銅蛇來拯救許多在曠野中的以色列人,我的聖子耶穌和我有意藉著祂在十字架上受苦的無比功勞,和我無玷聖心熾熱的愛來拯救眾多的人;當你們在苦路上默想我主的苦難,並在這處於危險的世代,為罪人的轉化祈禱,及獻上你們最誠心的敬禮時,我們會流著血陪伴你們走這一條十字苦路。因此,我希望我主的聖言:『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 ,必要給你們開。』會因你們真心和誠懇的禱告而得到充分實踐。

  我心愛的孩子們!你們怎可能想像到,當我深愛的聖子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我所受的是何等的痛苦呢?在祂被釘死的三天前還熱烈歡迎我的聖子耶穌,高聲歡呼:“賀三納 ”的群眾,忽然間開始大聲呼喊說:“祂是罪犯,祂該死!殺死祂 ! 釘死祂 !”當我聽到他們這樣叫喊時,那是多麼大的痛苦啊!不僅如此。當無論我主去到那堻ㄜn跟隨祂的心愛門徒們,轉面不顧,離棄我聖子耶穌的時候,我感受的是刺骨的痛,那忘恩負義的痛,那被出賣的痛,形成一把利匕,深深刺透我的心靈。
  此外,當我的聖子耶穌走在那通往加爾瓦略山那恐怖的十字苦路上時,祂遭受各式各樣的嘲諷,祂被鞭笞以致從頭到腳全身披血,祂筋疲力盡,在十字架的重壓下悽慘地跌倒時,這母親受的是多麼可怕的痛楚,我甚至不能睜開雙眼看,那是全身被撕裂的痛,那是全身骨頭被壓碎的痛。

  不僅如此!那釘我聖子耶穌在十字架上的鎚聲使我感到全身被捶打的痛;那刺入懸掛在十字架上的我主肋膀的長矛,使我的心感到被刺穿及被粉碎的劇痛。

  我這做母親的,在 (我主處於) 這麼悲慘的情況下卻無能為力,我只有從那天開始,日復一日走在耶穌曾經淌著血走過的加爾瓦略山的苦路上,懇切地祈求天父轉化罪人。縱然是二千年後的今天,我仍舊與你們一起走這苦路。

  因此,由於我深愛你們,而被我召叫的孩子們!我渴望,至少你們,本該認識我主和我的人,能夠戰勝擾亂你們思維的魔鬼,使到最後晚餐和復活的逾越奧蹟永遠留存。你們要保持醒寤祈禱,要每時每刻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要奮力展示愛的力量,英勇地獻上你們全部的忠誠,好使所有的人得救,因而贏取天國。現在,接受我主,你們真正父親的鼓勵,安慰和愛的降福;與及我,你們真正的母親的降福,好能永享歡樂,愛與平安。』

     當聖母說完話後,我主高舉雙手降福了我們,聖母也同時伸開雙手降福我們。然後,我主和聖母不見了。我感覺到香油還是不斷的流下來,便大聲叫道:“有香油流下來啊!”於是在我身旁的人都伸出手去接那香油。當我告訴大家,耶穌以祂的手指用香油在我的額頭劃了十字聖號,他們把燈提近我的額頭,看到我的額中央,有用油造成的反光十字印。

  在苦路的第十一處鋪平的地方,看見多處有大面積的香油漬時,我們都再次感到非常驚訝,所有的人都聞到濃郁的玫瑰花香,大家都高興得大叫起來,在苦路的第十處至第十一處,我們又發現多處香油漬。

願光榮歸於主,願聖母受讚美!   

 

2002年6月11日      領受的訊息

  我整夜不能入睡,在痛苦中掙扎,在半睡半醒中,我看見聖母在羅州附近的聖母山上,憂傷地飲泣,我非常詫異,趕快起床,看看時鐘,是清晨五時,我領悟到聖母是在召叫我上山,便叫醒一位助手,一起上山去。

  我按照以往到山上的習慣,首先,在我主在革責馬尼祈禱的聖像前祈禱,然後,我走到1995年9月22日,勞民戴理力主教及兩位司鐸一起共祭的地方跪下祈禱,當天我領的聖體變成可見到的心形的血肉。在那時,我清晰地回憶當日的情景,心媟Q到:“聖體是活著耶穌的血和肉,從祂燃燒著愛的聖心,祂撕下肉塊,把它們賜給我們。”我並且為罪人的皈依及神職人員的聖化而祈禱。

  就在那時候,我進入神魂超拔狀態,看到許多人身陷罪惡,轉面背向天主,尤其是那些人,不論男女老幼,都不顧一切在追求享樂及犯淫穢的罪。每一次他們這樣做,耶穌的聖心就被撕成碎片。不僅如此!即使本該沉浸於我主的愛內及宣揚我主的神職人員和修道者,也沒有依照我主的聖意而生活,卻是縱情歡樂及犯罪,使到我主的聖心被撕裂。

  還有,被召叫的孩子們,並沒有按照我主的聖意而生活,反而,以無數的箭刺穿祂的聖心。因為,他們盡力要比別人高一等,並與驕傲,妒忌及羨慕的魔鬼結盟,他們彼此憎恨,互相惱怒,甚至殺害他人,我主全身披滿著血,就在那時候,我對主說:“我主!我不堪當,我軟弱,不過,即使只是一會兒,我也想分受的痛苦。”我主說:“妳願意為這些罪人所做的事作賠補嗎?”我回答說:“我主,如果可以給我主和聖母安慰,若如果可以幫助罪人悔改的話,即使只是少許的安慰,我願意。”從那一刻開始,我受到被鐵枝捅的痛,被棍打的痛,被石頭砸的痛苦以及其他的痛楚。為補贖淫穢的罪過,我下體痛楚的程度,簡直是沒法形容,我痛得差不多失去知覺,然後,披滿著血的我主,以憂傷但慈愛的聲音說話。

耶穌:
      『謝謝妳,我心愛的,可愛的小靈魂!不要為任何事情擔憂,因為妳只是在點綴我的計劃,我世上無數瀕臨絕境的孩子們,被巨大風浪包圍著,面對著極度的危險。因為他們在屬靈上已瞎了眼,不知道(危險),我的母親為了要拯救他們,以各種方式,全力動用各種影像,向他們懇切地哀求。

  可惜,即使是神職人員及修道者,也搖擺不定而不提供護助,他們甚至是站在那些迫害我及我母親的人那一邊,干擾我和我母親的工作。這不是殘忍薄行嗎?如此膽小,不可靠的人,只是矮者看戲,卻沒有自己去瞭解,從而淤塞教會。這 (情況) 與無形的墓穴沒有分別,即使是被召叫的孩子們,也大多數不能辨別狡猾魔鬼的詭計,愈來愈遠離天主,他們犯下各樣的罪,沉迷於運動,甚至享受互聯網上猥褻的閑聊,其實是身犯淫穢的罪,而不是成為聖心的使徒來照亮這個早已變成漆黑的世界,他們把我和我母親的心撕成碎片,而不是修補聖心的傷口。』

然後,耶穌打開被撕碎的聖心說道:『現在看啊!』,從祂的聖心掉下肉塊和血珠。

耶穌:
      『我心愛的女兒!如今是即將降下懲罰的時候,正因如此,我的母親牢牢緊握天父的手,祂那早已高舉起來拿著義怒之杯的手,她流著淚懇求祂及請求我,這就是為什麼,為了勸告世上的孩子們悔改,我在韓國羅州,發顯了至今我從未發顯過的各樣徵兆,只是為了他們的救贖,可是,投奔我和我母親的人只是寥寥無幾。

  被召叫的,我心愛的子女們啊!我已經完全打開我的聖心,為了你們的緣故,連最後的一滴血和水,我也交付出來,目前,你們或許會因宣揚我和我的母親時,被人誤解,被人迫害及在分裂的教會堻Q傷害;然而,你們應該保持醒寤祈禱,不要忘記,我和我的母親會在你們身邊,與你們同在,因此欣然地獻上,即使是令你們內出血的痛楚吧,
要加倍努力,好使不單是被召叫的孩子們,而是世上所有的孩子們都完全溶化在我的聖心和我母親的無玷聖心內,並實現共融合一,如同聖父、聖子及聖神是一體一樣,好能達致成聖。

        要給所有的人知道,成聖及實現合一的捷徑是把你們的生活轉化為祈禱,同時以少年達味的智慧和勇氣,勇往直前,好使每一個靈魂,沒有例外,能夠在諸聖共融的喜樂中得到救贖。

        我心愛被召叫的小靈魂!因為很久以前我認真地希望能在此處能舉行彌撒正是我母親與你們在一起,但我的要求被否定了。但是,你們必須保持醒悟及祈禱,在不久,將會認知我是真正活在和呼吸在聖體內及我自己以身體、血、靈魂和天主性實在存在它內。

  即使是那些本該親近我及宣揚我的孩子們,也轉面不理會我和我母親給他們的說話和徵兆;他們忘掉,聖體,即我的實體和福音的崇高純樸本質,反而以誤導的說話和複雜的邏輯來解釋我,這不就是像向單純的人擲泥土嗎?

        現在,世上所有心愛的孩子們!緊記著,因為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沒有人是不透過我而能進入天國,為罪人皈依而獻上克己的小花,如同梅瑟放棄了他繼承皇位的權利及亞巴郎放棄了依撒格。

  無論你們求什麼,如果是真心為了我的緣故而求的,我必定會給你們。不過,例行式的祈禱是絕對不能感動我的天父,我的母親和我,如今,因為已經再沒有時間遲疑或耽誤了,你們應該趕快合力重新開始,對即使是人面獸心的人,你們也要有愛心,如同你們愛慕我一樣。

  如果你們與製造分裂的魔鬼結盟,你們便不配說你們真正認識我,因此,要時刻保持醒寤祈禱,使你們不至於與製造分裂的魔鬼結盟,要不斷努力把你們的生活轉化為祈禱,好能擁有永生之樹的果實。我以我聖心內燃起的愛火降福所有的人。』

  當我主說完後,我再看不見祂。忽然間,刮起一陣大風,我盡力避免被吹走。不久,光從天空照射下來,同時,大風停止了。我非常驚訝,因為看見聖母在天空上出現,她的頭部被強如太陽的光圍繞著。與我在一起的助手扶我坐起來,一會兒後,那道光不見了。(那天是陰天) 就在那時候,那助手“呀”的一聲後,走到在1995年9月22日發生聖體奇蹟的地方,他忽然大聲叫起來:“啊!地上有很多鮮血跡啊!必定是剛才降臨的。”我也走到那堨h。

  噢!多麼奇妙的徵兆……在展示 1995年 9月22日聖體奇蹟照片的檯子的四周地上有鮮血跡。在一些石頭上,有很濃 (半凝固) 的血塊,好像會呼吸一般地蠕動。

   在無可衡量我的主愛內和奇妙的奧蹟前,我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我們只管霍然坐在地上哭泣。不久之後,我試圖站起來行走,卻不能。因此,我爬行到附近的洗手間,發覺自己的下體受了重傷;我的全身佈滿被鐵枝捅過的印及很多瘀痕;我身體的兩旁非常腫脹,從頭頂至腳趾,我都感到劇痛,雖然如此,我還可以很開心地微笑,因為我獲准參與我主的痛楚,即使只是少許;同時我想到,會有更多的罪人悔改,因為,在聖體變成可見的血肉的地方,我主打開祂的聖心,淌出血來。    

   當我以手指蘸一蘸新鮮的聖血時,聖血繼續在跳動,它有規律,有力地,拉扯著我的手指顫動,好像活人的心臟在跳動一樣。就在那時刻,聖血甚至濺起來,我們量度聖血搏動的頻率,是每分鐘87次,我的脈搏則是每分鐘72次。在場各人的脈動率則完全不相同,(有些人是在後來登山的),特別是,當我的丈夫朱利奧踫到我的手指時,聖血立即濺起來,甚至發出聲響,所有看到的人都異常驚訝。

“主,願讚頌、稱謝、光榮和欽崇全歸於!但願我們感恩之情永不乾涸!亞孟。”

 

2002年6月30日      領受的訊息

  大約在下午六時,有人通知我說,在聖母山上,耶穌在加爾瓦略山的苦像在流淚。於是,我便上山,大約在下午七時到達。到了山上,我看見在苦像上的耶穌,真的從祂的眼流出淚,以及從祂的聖身流出汗,有許多人早已聚集在那堙A見證了這奇妙的景象及流著悔罪的眼淚,有些人甚至嚎啕大哭。

  我用棉花抹耶穌的眼淚和汗,用小瓶子收集流至祂的腳的汗水,有一位男士看到後說:“這不是清水嗎?”忽然間,眼淚和汗水立即停止流下來,代之是水開始從腳趾間流出,雖然我不斷抹,這水還是繼續流出來,我開始靜靜地祈禱:

      “啊,我的愛,我的主啊!已經傾流了很多寶血,甚至流了血水。今天,在聖母首次流淚的十七週年紀念日,是否要從的全身給我們連最後的一滴水也搾出來呢?”

      “耶穌啊!求垂憐所有來到聖母山上的人,求以從全身搾出來的血和水,洗滌他們的身靈及打開他們內在淤塞的通道,使到所有的人,無一例外,因悔罪恩寵之助,獲得復活的勝利,並歸光榮於天主。

        還有,除了這些人外,求也恩賜聖神的甘霖予那些迫害羅州聖母的乾涸人靈,使他們也能溶入我主的聖心和聖母的無玷聖心內,在聖三內成為一體,與諸聖在共融的喜樂中,在對抗三仇 (魔鬼,肉身和俗世) 的戰爭中得勝,以彰顯主的光榮。”

      “耶穌,愛的本身啊!我這個不堪當的罪婦,我有什麼會不為做的呢?我只祈求藉著這不堪當的罪婦承行爾旨。” 就在那時候,我聽到主的聲音。

耶穌:
    『妳願意為我和我的母親,並為罪人的皈依受苦嗎?』

   我立即回答說:“願意,我很願意。”當我回答後,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立刻恢復流血和水,那是為了我們的緣故,流至最後的一滴的血和水。我同時看到一個視像。我主和聖母用我主流至最後的一滴血和水沐浴各人的身靈,而我在我主和聖母的身旁協助祂們,那時候,在遠處注視著的魔鬼,突然向我拋擲東西,我的後腦被重重擊中,遂向前跌倒,並大聲叫喊,很多人看見,都非常驚愕,當時,我的口流著血,承受著極度的痛楚,我的身體甚至不能動彈,就在那時候,我再次聽到耶穌的聲音。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即使是我鍾愛的,我聖心的宗徒,他們雖然是我從所有受造物中召選出來的,也沒有步向成聖,他們沒有做到真正的內心改進,同時以虛偽作包裝,那只能裝飾外表,欺騙近人,卻不能閃避慾念的毒箭。這樣,在導致分裂的魔鬼的控制下,他們最後只有巧妙地接受,及可恥地重創彼此的靈魂,當我看到這一切,我的聖心,深陷憂傷及悲嘆。

   此外,我揀選及授予牧職的司鐸們,他們受委任,掌管在聖體內,我的體血,及以愛心看顧交託給他們的羊群,滋養眾多人靈,使他們在屬靈上成長;可惜,他們大多數並不認識鐸職的重要性,沒有為了光榮我的父而工作;他們反而自滿,認為自己在屬靈及世俗上沒有任何欠缺,這使我的聖心傷痛,有如被撕成千千萬萬碎片一樣,並使我的聖心變成一座噴出火焰的活火山。

   不過,我心愛的女兒,因為妳這個小靈魂,我得到莫大的安慰,妳不停地為了那些被我揀選卻誤入歧途的神職人員,世上的修道者及我聖心的宗徒,獻上犧牲,賠補和祈禱。因著妳堅持到底的愛和忠誠,我將要使那些,從他們內堻Q逐漸破壞的人靈恢復生機,這就是為什麼我淌血,為了罪人的皈依,我甚至流至最後的一滴血和水。

   世上所有被召叫的孩子們!你們應當記著,公義審判的時期快要來到,你們理應時刻保持醒寤祈禱,當你們不醒寤時,那些鋪蓋天地的魔鬼,很清楚知道交託給你們的工作,牠們虎視眈眈地注視著你們,等待任何機會,以誘惑的鉤,等待你們上釣,好能打倒你們,牠們會使你們對實情有錯誤的看法,以便唆使你們嫉妒,彼此妒羨,互相批判。這樣,你們將會分散,最終,使你們與我的愛相隔絕。因此,趕快甦醒過來,戰勝狡猾的魔鬼。

   如此,時常在信德的光照下保持醒寤祈禱及透過我的母親奔向我,並藉著悔改,展示聖潔的標誌及竭力邀請你們世上眾多的近人出席天國的盛筵,好使他們也能擁有永生之樹。

   世上我所有心愛的孩子們啊!但願你們大家明白到,為了你們的緣故,並為了普世的得救,我偕同我的母親,已經完全交付了一切,沒有作任何保留。現在,我賜給所有來到這奡M找我和我母親的人無限的降福。』

 

2002年7月9日      領受的訊息

  我受了三天苦,從前日開始便完全沒法入睡,為神職人員及修道者的聖化和罪人的轉化,我把這一切的痛苦獻上。我在痛苦中掙扎了整夜後,窗外早已光亮起來,大約在上午七時,正當我還在床上祈禱及嘗試睡一會兒時,我看到一個非常可怕的視像,我甚至不能睜開眼看那難以形容的恐怖景像。 

  無論男女老幼的人,都盡情在淫穢的罪惡中放縱自己,一幕又一幕徹底瘋狂的行徑,若提及他們猥褻的所作所為,便足以令人尷尬,我豈能詳細列出他們所做的一切呢?他們在滔天傲氣下犯的各樣罪行,使人聯想到巴貝耳塔,簡直使人驚愕不已。

  看到這一切,耶穌和聖母起初流眼淚,後來流血淚,最後,流出血淚和血汗。這些血淚和血汗向下流,不過,似乎在流到地面之前就不見了,與此同時,我覺得有東西滴落在我的額頭上,我很驚奇,迅即用手抹額頭;可是,我仍然覺得,不但有東西繼續滴落在我的額上,而且滴在我的全身,正當我在想,滴下來的東西,究竟是實體還是屬靈的時候,我聽到聖母美麗且慈祥的聲音。

聖母
    『我心愛的女兒,一個小靈魂!因著妳以深愛和犧牲獻上的賠補杯爵,我的聖子耶穌及我得到莫大的安慰。

   女兒!妳看清楚世上孩子們的狀況嗎?正是因此,我和我的聖子耶穌,揭示了上天國的捷徑,在韓國羅州我揀選了妳,透過妳,我顯示了許多徵兆,並且在很多時日堙A一而再地重複同樣的說話,為的是,要拯救這世界及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可惜,世上所有的孩子們當中,有多少人靈真正認識及聽從我和我聖子耶穌的說話呢?即使是我揀選的神職人員和修道者,與及我特別召叫的孩子們,他們本應認識我及我的聖子耶穌,本該實踐我的聖子耶穌和我給他們的訊息,來安慰我的聖子耶穌和我受了傷的聖心,他們卻大多數已變成屬靈上瞎的聾的,仍舊執著於徒然的假象和靈性上的愚昧,我的聖子耶穌和我又豈能不如此淌下血淚和血汗呢?

   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天主公義審判的時刻快到了,因此,如今,不要再耽誤,要趕快悔改,並緊握著我的手,讓我們一起走向我的聖子耶穌,祂深深地愛著你們呢!

   現今世上許多孩子們,無論男女老幼都毫不猶疑地犯淫穢的罪,他們甚至隱瞞自己的社會地位,並為了向上爬踐踏他人,採取各種手段甚至不惜殺人,就算是被召叫的孩子們,也像餓鬼一般,互相爭奪,只為了要高人一等,製造分裂的魔鬼會是多麼歡喜若狂,牠設法阻撓人們團結,在他們中間鼓吹分裂及分散他們!如此,沾沾自喜的魔鬼,以虛假情誼和偽善來接近你們,目的在於鼓吹分裂及導致混亂。可惜,世上許多孩子們,即使是我揀選的孩子們,大多數也跟隨了假先知。當我看到這一切,我的心感到非常沉重。

   自命為先知的聲音,假我的名,以假預言來迷惑世上的孩子們………這些假先知散佈夢幻和虛無的假象,當作我聖子耶穌和我的說話……我和我的聖子耶穌透過我的女兒,一個小靈魂,早已告訴過你們怎樣取捷徑上天國,那就是要成為如小孩子一般純樸的小靈魂。可是,你們是多麼盲,多麼聾啊!看不見也聽不到,又不懂得辨別!

   孩子們!難道你們還要一直放不下無用的好奇心,繼續聽痴人夢話,假預言及假象,因此由始至終仍是空心的麥穗,終於在最後的審判時,將被拋入猛烈地燃燒起來的硫磺火焰媔隉H趕快信賴我聖子耶穌和我給你們的訊息,付諸實行,因而得救。

   目前這世代深陷於罪惡中,那些罪比索多瑪和哈摩辣時代及諾厄大洪水年代的人犯的罪更為邪惡。因此,冒犯及觸怒了天主。為了這緣故,現在,我要以我最後的血淚再三懇求你們。

   現在就趕快來吧,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對你們日漸靠近我的人,我豈有什麼會不給你們的呢?可是,大多數孩子們早已與天主疏離。就是因此,我的聖子耶穌,你們的救世主,從祂被撕裂的聖心淌下血和水,連一滴也沒有保留,就是為了拯救你們。可惜,有多少人靈真正悔改呢?天父看到這一切,使祂非常厭惡,令祂充滿義怒,不久,祂將要降下大懲罰。

   世上所有被揀選的孩子們!當你們更清楚明白,從我聖子耶穌聖心流出的聖血,祂那毫無保留,為了拯救你們而全部把傾流,是我主無限的愛,是祂崇高的,情深的和寬大的愛,你們應要更加知恩,並盡量使更多人認識十字架上的聖血。

   在天主嚴厲審判的那天,當祂分開莠子和麥子時,如果你們想要被視為好的麥穗,得享天國的福樂,那麼,就不要浪費旅途中的每一刻,無論旅程是短或長的,而是,應更加奮力展示愛的力量,欣然地獻上,即使是使你們內出血的痛楚。

   同時,你們要成為照亮這個處於極度危險的黑暗世界的光;要協助許多在黑暗中徘徊以及被各樣事物所吸引分心的人靈,助他們登上瑪利亞救恩方舟,好使他們也能實踐,來自耶穌聖心和我的無玷聖心合而為一的愛的訊息。

   如果,世上所有的孩子們,把他們的生活化為祈禱來跟隨我,並且更為醒寤,多些祈禱及獻上犧牲和賠補,使他們不離開我早已備妥的救恩方舟,來世他們將會擁有永生之樹,並在我主的坐席上享受永恆的福樂,愛與平安。』


  聖母說完後,我覺得有東西滴在我的臉上,它發出聲響並繼續向下流。究竟這是屬靈的現象還是實質的呢?於是,我按對講機的鈕,當一位助手衝進我的房間時,她非常驚訝,並大聲叫喊說:“不好了!怎可能是這樣的?”她開始哭泣,我便問她說:“有東西在我的臉上嗎?”可是,她一言不發,只管哭,一會兒後,她說:“血!血!是血……”她不能繼續說下去,由於我想要自己看清楚,遂問她:“有鏡子嗎?可不可以拿一面給我呢?”她拿了一面鏡子來,當我看到自己,我也非常驚訝,我的臉上有無數大大小小的血跡,有些是鮮紅色的血跡,有些是深紅色的,不但我的臉,我的睡衣也染滿很多血跡和血水跡,正當幾位助手在觀察的時候,五個新的,清晰的大血跡出現在我的睡衣和我睡褲後面的右上方。

“主啊!雖然他們是萬分不配,請接受世上所有人的讚美、稱謝、光榮和欽崇吧!亞孟。”

 

2002年8月2日      領受的訊息

  我感到非常痛,就好像全身被重物毆打過一樣,以致我身體的功能,幾乎完全失控,同時幾天以來,片刻也睡不著,為賠補眾人,不論男女老幼及不分地點時間,所犯的淫穢罪行,並為了犯這些罪的人皈依,我把這一切的痛楚獻上,大約在上午四時,我看到一個視像。

   有一輛以各式各樣奪目耀眼裝飾的列車,堶惘陶\多人,與早前 ( 1989年 8月26日),聖母給我看到的另一個視像,不同那次,列車堛漱H外貌非常漆黑;這次,那些在列車中的人,雖然看來黑一點,不過,他們的外貌還算正常,這意味著,現在,魔鬼比以前用更狡猾的方式誘惑人們,除非我們保持醒寤,否則我們便難以辨別它們的真正性質。

   狡猾的魔鬼為即使只是多一個人靈上列車,動用一切可行的方法,些這人靈不單止包括世俗人,也有聖教會堛澈臚l們,甚至是被召叫的人,有些人靈被列車的美麗外表吸引,為了好奇,登上了列車,魔鬼甚至不需要費任何氣力,可是,更加令人驚愕的是,即使本該宣揚我主的人也與魔鬼聯手,把許多人靈置於列車中,那情景的確令人慘不忍睹。

  當我看到這一切時,我大聲呼喊:“不!那列車會帶你們到地獄堨h的!”然後,我誠懇地祈禱:“我主!聖母!求們助祐及拯救他們!”就在那時候,我聽到耶穌的聲音。雖然我看不見祂,不過,我感到祂語帶慈愛和憂傷。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他們以僵化的信德,又沒有工作,只以唇舌說愛天主及說宣揚我和我的母親,然而,他們卻是傲慢地濫用了自由意願,變成身披羊皮的豺狼,驅趕溫馴的羊群走向喪亡,在沒有清楚瞭解自己的真正處境下,他們陷於淤泥,只不斷追求滿足自己。當我看到這一切,看著這些卑鄙可恥情景時,我的聖心燃起痛楚。

  就如動物被帶往屠場之前,必先養肥;那些與魔鬼聯手的人,先挑起眾人靈的好奇心,以各種花言巧語及以偽善行來迷惑他們,使他們被罪惡的無形鎖鏈綑綁,拖他們到永恆喪亡的沼澤堙C為了使他們悔改,我和我的母親,透過不堪當的妳,發顯了多少次的徵兆呢?哀求他們多少次呢?即使如此,他們沒有以賜予他們的恩寵,謙遜地及正確地宣揚我和我的母親,反而,被自己的意願牽引著,追求那些最卑鄙的事物,誤以為這些事物是最具有價值的。確實可說,他們真正是滿身淤泥的禽獸。

   他們以虛榮及膚淺美觀外貌包裝所有的努力和行動,確能迷惑許多人靈。最終,他們會導致即使是被召叫溫順的人靈也不能辨別,因而與我的愛隔絕。』  

我哭著祈禱:“我主啊!求拯救他們,這些可憐的人。”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啊!我母親和我哀求他們,不斷重複同樣的說話,及顯示了很多徵兆,有多少日子了?可惜,他們只在痛苦時,才緊抱著及哀求我母親和我,猶如打算抓緊救生圈一般,他們一旦得到所求的恩寵,便會轉背別過面去,使我的聖心和我母親的無玷聖心被背叛的利劍刺透,被無數次地撕裂及無休止地淌著血。

  不過,女兒!妳很清楚知道,為了一個靈魂也不想失掉,妳的母親從列車中抓出孩子們,使她的手臂萬分疼痛,痛得好像要掉下來一樣,那眾多屬靈上瞎眼耳聾的孩子們……他們一旦被抓著,便立即轉背……他們再次被抓著,卻又迅即轉背,又再一次踏上邪路……因此,每當我看到那些因濫用自由意願而失落的孩子們,我也嘗多次後悔給了他們自由的意願。

茱莉婭:“我應否進入列車去拖走那些人靈呢?”

耶穌: 『妳怎可以走進那恐怖的獸穴呢?』

茱莉婭:“我或生或死,我全屬於我主,即使只可以救其中的一個靈魂,我也是
                   願意進去的。”

  我進入那個外貌美觀的列車,從外面看來,列車並不大,不過,當我進去後,原來堶惚D常寬闊,有許多人靈。我大聲叫道:“讓我們趕快離開這堙A如果你們留下來,你們將會下地獄,現在還不是太遲,讓我們趕快離開這堙C”我剛說完,隱約可見的魔鬼說:“殺死這可惡的女人!因為她繼續妨礙我們的工作,我們不能讓她生存下去。我們非常憤怒,因為她拿走我們很辛苦贏得的靈魂。這一次,這個可惡的女人自己闖入我們的穴,必定不可以讓她活著離開這地方!”許多魔鬼立即同時襲擊我,對我說出沒有人敢說而非常惡毒的詛咒,牠們打我,以手抓我,掐 (捏) 我,及狠狠地咬我全身,我沒有在意牠們在作什麼,只管盡我所能協助人靈逃離那列車,幾乎把他們一個一個扔出去,我那堥茠漱O量呢?只因為,當我為了拯救即使只是一個人靈,至終我也決不放棄的時候,我主以祂無形的雙手援助了我。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上一次(1989年 8月26日)趕走魔鬼時,我用玫瑰唸珠打牠們,然而這一次,我不單只以玫瑰經趕走魔鬼,還以自己的生活化為祈禱來趕走魔鬼,我主是要告訴我們,在這危急的年代,把我們的生活化為祈禱的重要性,每次我從列車拋出一個人靈,我祈求聖母擁這人靈入她的懷抱,並以她的乳液滋養他,及以我主的聖血沐浴他,好使這人靈能活出復活的新生,我與魔鬼搏鬥時仍繼續以這方式祈禱。

  當魔鬼們抓我,掐(捏)我,咬我及大力扯拉我的頭髮時,牠們拔了我一把的頭髮,我誠懇地祈求,就如我有多少頭髮被拔掉,我懇求主賜同等數量的罪人悔改。

  還有,那些按照聖母訊息而生活的小靈魂們,每次他們唸玫瑰經,或每當他們沒有浪費最瑣碎的事物,把它們轉化為祈禱時,便會有更多力量傳給我,使我能夠擊退魔鬼及救更多的人靈,正當我們轉化生活為祈禱作武器戰勝魔鬼,以及魔鬼辛辛苦苦攫取並置於列車中的人靈被救出的時候,成群結隊的魔鬼襲擊我,咬我及用各式各樣武器不停地打我,使我全身披血,就在那時候,耶穌伸出雙手把光照射著我,並且開始說話。

耶穌:
      『懷著愛,全心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這是愛德,謙遜的武器,這些聖德能擊退任何魔鬼,它也是一條捷徑,能使人日進於德,日趨於成全。』

        祂照射下來的光,貫透我的心,並照射著所有把生活化為祈禱及協助我的人靈。當我早上起來,我發覺自己全身都是血。

 

2002年8月15日     領受的訊息     聖母蒙召升天瞻禮

        在 1995年 8月26日馬來西亞的多明尼蘇主教及在 1995年 9月 22日加拿大多倫多的勞民戴理力主教在聖母山上舉行感恩祭時,我兩次領的聖體在我的口中都變成可見的心形血肉塊,同一地點,在 2002年 6月11日,耶穌淌下祂活生生會顫動的聖血。

  今天,有人通知我說,在上午十時至十時十五分期間在同一位置,有大量的聖血再次降臨下來。我便趕上山去,據我看來,聖血不僅是降臨下來,而是傾注下來。 多明尼蘇主教及兩位馬來西亞的神父,還有來自日本、香港、印尼、韓國及其他國家的朝聖者早已在那堙A見證了聖血降臨並在那堿餖哄A有些人則在哭泣。

  我在聖血前跪下,開始默想,我把眼淚獻上,啜泣得說不出話來,我的眼淚和鼻水不受控制地流出來,不久,我進入神魂超拔中,看到一些恐怖的視像。

  許多人都身負罪惡,最令人震驚的是,有些司鐸及修道者,甚至有些居於高位的神職人員也犯了罪,身穿白色長衣及紅色外袍,受著苦的耶穌注視著他們。每當他們犯罪,祂的聖心就被無情的利劍和長茅刺透;祂再次被釘在十字架上,祂再次被鞭笞,尤其是,每當耶穌被居於高位的神職人員及被祂召叫的人鞭笞時,祂都不能睜開雙眼看,且在呻吟。就在那時候,祂的胸膛敞開,祂的聖心開始淌血,不僅如此!甚至有血塊和血水從祂的聖心湧出來。那情景確實悽慘,使我不忍睜著眼看。然後,耶穌大聲叫喊:“有誰會為我縫合我被撕裂的聖心呢?”祂同時淌下血淚,並以憂傷的眼神望著我,開始說話。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讓所有的人認識這事,好使有眼看的及有耳聽的人,都能夠來到看及聽到,這是我聖心燃起的愛火,它是不可以被分隔的愛 (即使有人試圖把我的孩子們與我的愛相隔絕),它是崇高的,情深的和寬大的愛。由於我的母親誠懇地要求天父,除免祂將要降下公義的大懲罰,我毫無保留地傾注這愛,為的是要使世上所有孩子們悔改,從不信中釋放他們,使他們彼此修和,因而能得救。

  我可愛的女兒!當妳受到各樣毫無根據惡毒的謠言及荒謬的攻擊和迫害,及當妳的身心佈滿傷口時,妳毫無怨言,把那令妳感覺好像雙重死亡的痛楚欣然地獻上,妳為了罪人的轉化,把它們作為犧牲,賠補和愛情的奉獻。因為我被妳的愛交織著,妳對我深信不疑所感動,以及妳對我的絕對依賴,我無法不賜恩寵給這個世界。』

  就在那時候,我看見以“亞孟”回應耶穌和聖母召叫的神職人員,修道者及平信徒也被釘在十字架上。當他們宣揚主和聖母的愛時,他們受到極端的侮辱,鞭笞以及各種羞辱和怨懟。

  不久,有一道光從天空射下來,照在所有的人身上,同時,眾天使到來安慰他們,使他們能夠把痛苦欣然獻上,耶穌再次慈愛地說話。

耶穌:
      『我非常心愛的女兒!現在妳見到,這些被召叫而又以“亞孟”回應的眾人靈也跟妳一起,受到羞辱和鄙視;被人以各種毫無根據的批評誣蔑及迫害,雖然他們在現世要經驗艱辛和痛苦,來世,他們將要在我和我母親的身旁享光榮,詠唱“亞肋路亞”,並且將會獲賜喜樂,愛情與平安。因此,在這迫切的年代,為了不給魔鬼有任何機會,你們應該協助世上所有的孩子們,把他們的生活化為祈禱,使所有的人得救。

  被召叫的孩子們!及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如今,夜已漸深沉,而深夜是黎明將要到來的先兆,為了要實現新天新地,我要求你們迅即從睡夢中甦醒過來,並且回應這個難以估計偉大的愛情,為了拯救這個世界,我和我的母親不斷地顯示徵兆,透過這些徵兆揭露了這偉大的愛情;及接受 (我和我母親) 大聲喊出來並導致我們的喉嚨出血的愛的訊息;並且藉著把你們的生活化為祈禱,把即使是最瑣碎的事物欣然地一一獻上,一樣也不要浪費,一件也不要輕視。

  這樣一來,如果你們好像謙卑的小靈魂一般,藉著我的母親奔向我,無論發生任何自然災禍,我和我的母親將會護佑及保衛你們,你們必能逃離公義火焰的大災難,親眼目睹新的黎明,不過,如果你們濫用自由意願,堅持你們自相矛盾的信念,繼續偏離我最偉大的愛情和真理,在最後審判的那天,你們將要被判斷為殘餘的乾草,被拋入猛烈燃燒起來的硫磺烈焰堨h,到那時候才後悔,又有什麼用處呢?

  你們既已看到並且感受到我最偉大的聖血,這些為了你們的緣故,從我敞開的聖心,毫無保留地傾倒下來的聖血;因此,你們應該懷著感激我及愛我的心,以絕對的信德和信任,完全依賴 (我 ),向所有的人宣揚這偉大的愛情,如果他們肯謙虛地接受並且悔改,他們將要得到我無限的愛情和慈悲,他們將在最後的時刻,獲賜永恆的福樂。』

然後,耶穌以充滿慈愛的眼神環視所有為主和羅州聖母工作的神職人員,修道者及平信徒,並且繼續說話。

耶穌:
      『以“亞孟”回應我母親的召叫,我的眾司牧啊!我母親是深愛著你們的,不是曾經說過,你們非常可愛,即使把你們放在眼堣]不會使她痛苦的嗎?我剛才給你們看到,從我聖心的傷口傾注出來的聖血,是給世上所有孩子們的一個徵兆,標誌著我無限的慈悲,熱切的愛情和深厚的友誼,同時也顯示我的臨在,有誰膽敢揣測或想像源自天主的聖愛,如此從我的聖心燃起的愛火呢?

  我的聖心已變成一座活火山,猛烈地燃燒起來,這是因為世上許多孩子們,只在痛苦的時候才緊緊抱住我和我的母親,猶如抓緊救生圈,一旦得到所求的恩寵便立即回復以往可恥的生活。

  因此,我要求你們,被召叫成為我的司牧的人,要加把幹勁,展示愛的力量;同時,偕同被我揀選的,卻又不斷說自己不配和沒有資格的小靈魂一起,給全世界知道,在我燃燒著的聖心內難以衡量的愛。這樣,協助所有的人認識到我燃燒起來的聖心,我毫無保留地交付了全部血和水的聖心,是世上所有罪人的避難所;並且給他們知道,這是救恩的徹底實踐。

  如果你們使人們認識我聖心內燃燒著的那不可言喻的愛火,因而使到世上所有的孩子們接受我和我母親的愛的訊息;又使他們深徹默想我被撕裂的聖心的傷口;同時使他們把生活化為祈禱;如此一來,它將是一件令我和我母親非常喜悅的禮物,它也是一把愛的鉗子,能拔出不斷刺入 (我的聖心) 的匕首,這些匕首是由於被特別召叫的司牧及孩子們的不忠而形成的。

  被召叫的,我心愛的司牧及孩子們!當你們於宣揚我和我母親期間,無論遇到任何困苦,不要害怕;因為,那些依賴及日漸靠近我聖心內燃起的無限愛和慈悲的人靈,將要參與我的愛因而得救,懷著對我完全的信賴,盡快使人認識 (我們),我將扶持你們成為處於逆境中而仍是忠誠正直的人,並意識到人是尊貴的,因為你們已被救贖,是卓越的了。

  你們應該明白這個重要的事實,你們是被召叫,向全世界宣佈,現在就是分開好的麥穗和殘餘乾草的關鍵時刻,好使世上的孩子們一個也不被遺棄,使所有的人悔改,因而得救,並歸光榮於天主。要溫馴地順從我和我母親的聖意,不要再有任何保留,應採取主動工作,去拯救這個正朝向毀滅的可憐世界,由於你們如卑微的人,又好像小孩子一般,藉著我的母親,日漸靠近我及宣揚我們,在最後的那天,你們將要在我的國度堙A在我的御座前,獲賜永恆的福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