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5

2006

2007

2008

2010

2011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11年 3月 10日 我所有親愛的孩子們!由於天主義怒的杯爵現在已滿溢,
                                  從天主而來的嚴厲警告將在短期內降臨
.


2011年 4月 22日  光州教區已與共濟會的力量結合起來,以決絕、倔強視死如歸
                                  及公然不服從的態度,意圖把我推進雙重死亡去


       在聖時祈禱會時,我的丈夫給我一個訊息,建議在聖時祈禱會後我去加爾瓦略山的十字架苦像,因為在那裡聖母降下了大量的奶。我強烈地感受到我主和聖母在召叫著我,便立刻與兩位神父和我的丈夫及幾位義工一同到聖母山去。

        當我們到達加爾瓦略山環顧四周時,看到了很多聖母的奶,落在環繞保護耶穌十字架苦像的膠圍牆內。當我們正在拍攝聖母的奶時,芬芳的香油也降下來,透明的膠牆內很多地方亦沾濕了。看到這種情況,神父,義工及我一再驚訝和歡呼,“呀!我看到這裡也有。”,“噢!那裡也有。”

  

 

       

聖母的奶及芬芳的香油降下在加爾瓦略山上十字架苦像範圍

       當我看十字架上耶穌的苦像時,我看到衪右眼凝聚了一些眼淚,也淌流下來了。折布邊也有些厚厚的體液凝成了..在那一刻,耶穌開始焦急但很溫柔地說話。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你慷慨地獻上了極端死亡般的痛苦,為那些即使是最邪惡的罪人贖罪!及我所有心愛的神職人員,修道者和跟隨我及我母親和遭受迫害的孩子們!

在這面臨著巨大墮落的威脅和破壞的危險之時刻,天父的義怒已經高升天上,現在是降下懲罰之前的時刻。這就是為什麼我的小靈魂受著雙重死亡的痛苦正在變得越來越嚴重。

我及我的母親瑪利亞,一直到現在為止,不斷在羅州呈現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從未有過的奇蹟,透過被我召叫的小靈魂為一個偉大的任務,承受著賠補的痛苦,伴隨著她充滿愛和犧牲的懇求,以使罪人能悔改並過重再生的新生活。

然而,即使大多數被傅油祝聖的牧者仍未警醒,並帶領成群無數的羊走往地獄之路。我再不能這樣袖手旁觀。另一方面,我怎麼能拒絕我母親的請求,她甚至可以轉移天父的義怒?

物質文明的文化已推至一個極大的程度,但在心靈上,人類已經成為渾身上下都滿佈傷痕。儘管現實中他們都面臨著生活在貧瘠荒地的危險,他們仍過著悠閒的生活,歌舞昇平,不知災難是無法避免。

不過,由於他們不應該如在索多瑪和哈摩辣年代或在諾亞和洪水時期被消滅,至少你應該知道不會忘記,是我和我媽媽選你們為好的穀物,你們在時常保持清醒,以祈禱的生活裝備自己,從而防止他們以無比的驕傲及與被懲治舖天蓋地的魔鬼來建做第二座巴比爾塔,讓你們可以延續最後晚餐和復活的逾越奧跡。

我會經常看著你們的一舉一動,即使你們在緊急束手無策中,會從突發的危機中保護及拯救你,使你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因為你們為我及我母親工作,獻上犧牲和補贖。”

當耶穌結束說話時,聖母以慈祥但悲傷的聲音開始說話。

聖母:
“我的心愛女兒!妳只為希望罪人悔改而承受痛苦,妳特別地被召叫(去讓更多的人)逃離將來臨的災難,被殘酷地鄙視和侮辱,承受了被刺穿心可怕的痛苦,你的腿和胳膊亦被扭曲,然而卻非常欣悅地獻上它們。因此,不是有不少的靈魂曾聚集在羅州及祈禱之後,仿效妳的榜樣?這就是為什麼天父延遲釋放衪的義怒。

我的小靈魂,妳(如一位受害者)在每一刻都獻上了令妳如雙倍死亡的殉難痛苦!正因為如此,我很感謝妳,也覺得替妳難過,但有多少孩子願意為罪人的皈依而殉道?所以,我還能做什麼?

當神聖的天主教會承認我的聖子耶穌和我,一直在羅州所發前所未有的奇蹟時,我的聖子耶穌和我的愛火將旺盛地燃起,即使在焦土的地上亦會發新的芽,取代義怒之杯的天主降福杯爵將賦予給妳。因為妳正為那一天承受著這極端痛苦,我需要妳能更欣悅地獻上它們。

我所愛的所有世上孩子們!這世界正泛濫著極大的墮落和不斷增加的罪孽,它正在面臨毀滅的危險。由於這個原因,現在是最迫切需要被召叫的你們,透過我的小靈魂,聚集你們的犧牲及愛的祈禱,因為這是進入戰鬥的時刻。“悔改”。如果(人們)不畏懼天主的義怒,不接受我的聖子耶穌及我一直給他們的愛的訊息,及不理會災難警告的話,由於天主的義怒將會降臨一個可怕的災難。因此,每一天以至每一刻以祈禱的生活裝備自己,使災難不會降臨於你。

目前這世界在懲罰下降前是那麼充滿了罪惡。即使如此,儘管我的呼籲及警告充滿著愛,甚至我的神父們和被召叫的孩子,也與繆誤及不公義妥協,違背和藐視天主。因為我的聖子耶穌及我不能睜著眼來看著這情況,我們的心像一座活躍的火山旺盛地燃起來。

我告訴過你們無數次,甚至顯示許多前所未有的徵兆及重複著同樣的話,用什麼方法以應付世界各地不斷發生的災難。然而,光州教區沒有理會這些警告,批准(羅州的事實)遙遙無期,甚至沒有考慮去調查,但只以狡猾的話惡意傳播製造虛假不實的謠言,因此,一直扮演著猶達斯和加音的角色。試問天主怎能不憤怒呢?如果他們繼續閉口不言,連石頭也會呼喊。因此,為拯救世界他們必須趕緊接受我聖子耶穌和這位母親–協同救贖者–所說的話,從而重新糾正錯誤以拯救世界。

在這個天主義怒杯爵已經滿溢的極其重要時刻,被召叫的你們必須作最後的努力勇敢地傳播愛的訊息,為拯救世界你們要展示殉道的精神,使神職人員及整個世界的孩子們,可以接受這位非常焦慮母親的意願。

接受和實踐藉著我心愛的女兒即是接受我聖子耶穌和我所給的愛的訊息,是可以成為得到心靈和身體痊癒及到天國的捷徑,可是跟隨我的神職人員及孩子們是非常少。撒殫極其渴望,意圖引領所有的靈魂滅亡,這就是為什麼極端混亂巨大的災難不斷發生。但是,如果羅州被承認,所有的神職人員及世上的孩子們接受和實踐透過我的小靈魂愛的訊息,天主義怒的杯爵將會停止,新的一天將會展開,而我主的王國將會來臨。

我所有親愛的孩子們!由於天主義怒的杯爵現在已滿溢,從天主而來的嚴厲警告將在短期內降臨,許多人因恐懼而顫抖。銘記著在你的心中,已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猶疑及拖延。在這個時候,重大的災害會從天空,地面及在海上到來,我希望你們以“亞孟”來回應,甚至完全交托你們自由的意願及工作給我,隱藏和完全溶入耶穌和我聯合的聖心中。

你們跟隨我的聖子耶穌和我應該不用擔心,但要更加積極地工作和以英勇忠誠顯示愛的力量。如果你們已被召叫成為我真正的兒子和女兒,只要不轉向,無論發生任何自然災害,你們會在我的聖子耶穌和我的披肩下受到守衛和保護,並在末日,將被天使護送進入天國,是我主充滿喜悅、愛與和平的王國,而且將享受永恆的幸福。”

(譯者注:茱莉婭收到了上述消息後的一天,大地震在日本發生了,它應驗了聖母的預言說天主而來嚴厲的警告將在短期內降臨。)



2011年 4月22日聖周五     領受來自天父及耶穌愛的訊息

       自昨晚起持續受著痛苦,我感覺好像有鮮血從我的頭滴下來。我用手指觸摸我的頭,但沒有沾上任何血液。雖然我說我會在下午 2:30分到達聖母山,但最後在下午 3時後我才抵達。當我下了車,痛苦開始加劇。隨著我在別人的支持下走了一會,莿冠造成的痛苦開始了,血也開始從額前流出。在保存我主聖血之前的地方,被鞭打的強烈痛苦也開始了。

當我攀登苦路分擔著耶穌的苦難,有更多的血從莿冠造成的傷口流下來,是故我看不見眼前任何事物。很多人說我不能再攀登苦路。不過,為教宗獻上痛苦,聖伯多祿的繼承人之盤石建立了教會,和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神職人員,讓他們充分履行我主給他們的職責,並欣然為聚集在那裡的朝聖者奉獻,為悔改的罪人,我帶上了刺冠和拿著一個十字架。

當我在第三處倒下時,刺冠的刺深入劃破我的頭皮,但是,由於鞭打的疼痛這麼厲害,我甚至不能感覺到刺冠的痛苦。在第十二處,我身體所有的能量都耗盡了,我直覺地感到我要死了,便祈禱說:“天父,請接收我的靈魂。藉著我的死亡,願羅州將盡快被承認,讓整個世界的孩子們能得救。我特別獻上我自己,為教宗及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神職人員的聖化。”然後,我失去了知覺。在那一刻,我看到了燦爛照射的光和模糊地聽到一些彷彿從一個軍樂隊而來的音樂。在那一刻,我意識到,我是站在天父之前。

天主聖父:
“孩子!你怎麼能夠忍受這痛苦甚至放棄你的生命,而不拒絕這樣嚴重痛苦的杯?”

茱莉婭:
“這是卑微的罪人僅做了我應該做的。”

天主聖父:
“(我的)寶貝!我願意降下懲罰到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但我不能以我高高舉起的公義之手來打擊它,因為有一個像你非常慷慨地甚至放下一己生命的小靈魂。”

茱莉婭:
“天父!我所做的與我應該做的是有很大的差距。我切望神職人員作為我主的牧者,能履行自己的職責和以正確的方式領導牧放迷失方向及徘徊的羊,因此,整個世界都悔改。”

天主聖父:
“好罷,在這種情況下,回到世界去並呼喊。如果世界上沒有像你的靈魂,對我完全忠誠及徹底地侍奉我的話,這充滿漆黑般黑暗的世界將化為灰燼。因此,我會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要延遲,走出去並呼喊。”

然後,我看見天父向我呼出一口氣及伸出衪的手向世界給予降福。

在那一刻我甦醒過來,看到天空上的黑幕消除了,燦爛的光似陽光般照射那些在祈禱的和整個的聖母山。我在內心呼喊說:“噢,我的主及我的愛卿!即使只流一滴聖血,已足以拯救整個世界。因為我完全屬於的,隨的意願使用我。以的意願使用我卑微的痛苦,使它們不被浪費。”在那一刻,我聽到耶穌仁慈和藹的聲音:

耶穌:
“我心愛的小靈魂,你欣悅地奉獻自己給我和服從我!當然,我以最大的努力忍受我的痛苦以拯救人類,我會這樣做。你沒有免除自己參與了我的痛苦。這個已成為前所未有的敗壞世界,它甚至違犯天主聖父嚴格的尊威,因此無法逃避這場猛烈硫磺火焰的災難,但是,由於有些靈魂像妳一樣以最真誠的虔敬獻上祈禱,這些祈禱的聲音飛昇上天,天主聖父因而延遲了降下義怒之杯爵。

我多麼心愛的小靈魂!我心愛的嬰孩選擇了分擔我受苦的道路,並作為一個真正天主的子民(天國的)接受殘酷的待遇!妳一直以最真誠的虔敬自認是一個罪人未能履行妳的職責及接近(我們),你已經成為甜蜜的雨露輕輕地滋潤天父受傷的心、我和我母親的心。我們的心已經變成了活火山及受著如此嚴重的痛苦,致使我們似乎失去了心神及已肝腸寸斷。我和母親會一起永遠守衛和保護你。因此,不要失去勇氣,或陷入混亂,或在任何情況下變得焦躁不安,但要完全信任依賴我和我的母親。屆時,我們將保護你,照顧你的一舉一動,使沒有任何人能侵犯你。

我親愛的司鐸和孩子們,你們趕來這個地方,以亞孟回應我和我的母親!猶如在兩千年以前,大司祭指責我犯了各種的罪以達到殺我為目的,就像一個湖,水只能流入其中,而永不能流出。同樣,光州總教區已與共濟會的力量結合起來,以決絕、倔強視死如歸及公然不服從的態度,意圖把我推進雙重死亡去。因此,認識我的你們,至少不應像一條船,因四方八面來的風而搖擺不定,但要透過深層次的理解和啟發,丟棄所有的不安和疑慮。因此,協助被我揀選的小靈魂,以勇氣處理困難的情況,及以最熱切的虔敬來完成我的母親瑪利亞的凱旋,而這日子已是指日可待。

即使是曾由我親自傅油和任命的牧者,現已貶低自己像惡魔的獵犬,他們將會被打敗。因此,他們的腐化一天比一天嚴重,叛教及不忠的時刻已臨近了,甚至我建立的教會已經到了懸崖的邊緣。

由於他們的心靈並不醒悟,他們與分裂的魔鬼為伍,修飾的謊言說成似乎是真理,並發表不合理的言論,以狡辯的言詞向人誘導,解說為合理和正確的。

然而,很快,將顯露出他們的固執實際上是魯莽,而且也必然地會顯示出,他們自我強加的矛盾以持續的力量,也只是已經眾所周知的一種膚淺技倆。

儘管這樣,如果他們最後拒絕接受我和我母親,我也會在最終那一天說我不認識他們。因此,為他們祈禱吧。雖然他們給自己帶來這樣的毀滅,你們不聽其言並聚集在這裡,及同心祈禱獻上犧牲和補贖。這樣做,你們已經成為愛心的裁縫,縫合已被撕成四分五裂的聖心,其可憐情況實在令人慘不忍睹。

我極心愛的牧者和所有孩子們!你們是可愛的孩子,尋找並來到我和我母親準備的聖地,不久你們將會看到你們的主、天主。在那一天,我將讓新酒在每一座山上流下來,讓奶和蜂蜜在每一座山溢出,我將與你們同在,直到永恆。”

當耶穌說話完畢時,我睜開眼睛,黑暗的天空變得光明,烏雲散去,陽光照射燦爛的光輝。







( 譯者注:在 2011年 4月22日聖母山上的苦路第十二處,當茱莉婭倒下及失去知覺時,
她實際上肯定已經死了。鍾神父及瑪利亞修女在場幫助茱莉婭,證實茱莉婭已經沒有
呼吸及沒有任何的脈搏,茱莉婭周圍的人大聲地在哭。天父恢復了她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