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5

2006

2007

2008

2010

2011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17年6月23日

2017年9月26日

2017年9月29日

2017年10月22日

2017年11月5日

 


 

茱莉娅在编辑关于五大灵修的书时

领受到耶稣的讯息

( 由 6月 – 9月 

 

2017年 6月23日耶稣圣心瞻礼

自从2017年1月25日起,我致力于新版《五大灵修》的编辑工作。当魔鬼知到我在做什么时,牠在这项工作中制造不知多少的混乱,以至我们未能在6月份限期前发布更新的版本。

我们计划最迟在10月尾之前发布它,但是,有人自愿参与该项目后,事情就朝着意想不到的混乱发展,就好像我们处于一种类似于谚语“厨师太多,厨房破坏了肉汤”的境地。然后我想,‘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到10月份都不可能出更新版了。’

我决定自己做最后的编辑,尽管这对我来说很辛苦,因为太多的人在手稿上工作可能会导致误解。从此,满乾坤的魔鬼(满乾坤:意为众多)开始以难以形容的方式来攻击我,想要杀了我。由于我没有向牠们投降,撒旦试图与我谈判。

撒旦:你来这里是为了调养好身体,不休息,还大惊小怪的出书,一点好处都没有,还冒着生命危险?

现在,只要休息一下,你就会痊愈。只有这样,你才能更理智地工作,你的助手也会感到更自在。你为什么要努力工作到死?

如果你停止撰写罗州的五大灵修的书,我会把圣母像还给你,我知道你极之怀念和焦虑渴望取回它。我也可以让你疾病康复,让你垂死的母亲恢复健康,而且……”

撒旦还没说完,我就向牠洒了罗州的圣水,并祈祷赶走魔鬼,以阻止他再说下去:我奉納匝肋人耶穌基督之名命令你,撒旦,現在就離開我,走到耶穌的腳下。”這讓撒旦臉色一變,逃跑了。牠開始細聲地跟其他的魔鬼說話,好像在耳語,但我能聽到牠的聲音。

撒旦:喂,你们,连主教和共济会连手,都被拉到我们这边来了,可是这贱女人就是古怪,真是古怪!像五大灵修之类的东西,如果这本书出版了,我们费尽心思收集到地狱里的许多灵魂都会被它释放。我们必须彻底清除她。

(几个月前)当她的血钾水平上升到12.5时,我们应该悄悄地杀死她。令人遗憾和愤怒的是我们没有这样做。现在,她也有心脏衰竭。不仅如此,她的免疫力、血氧饱和度,甚至自主神经系统,都已经完全降到了谷底。更进一步……现在,我们可以轻松地杀死她。 如果这个可怜的女人死了,我们的工作就会成功。给她致命一击吧!

一大群恶魔向我扑来,把我扔了出去。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扑向我,想勒死我。虽然我快要窒息了,但我在心里呼喊着:“主啊!因为我的生命是祢的,所以我把它单独献给祢。”就在我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们的主出现了,衪将衪的光芒照耀在我身上。撒旦带着所有其他的恶魔逃跑了,说:“我要让你编辑的书彻底失败。你将会看到的!”

当我主将祂大能的气息吹进我里面时,我就从死亡的边缘被救回来了。

当我恢复意识时,我发现我全身布满了血和瘀伤。我不得不多次领受病人傅油的圣事,期待死于恶魔袭击的后遗症。我为那些将透过五大灵修之书而获得恩宠的灵魂,奉献了我极度的痛苦。

就这样勉强活下来,我开始一一校对课文,连续三个月夜夜不眠。与此同时,恶魔的攻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猛烈。

尽管我已经校对好了的文本,但在我再查看它们时却神秘地添加了一些奇怪的单词和句子,从而扭曲了该页上的所有句子。例如,一些已完成的复习章节发现随后被消失了。 所以,我在与恶魔的战斗中,不得不作出巨大的牺牲。这场战斗超乎想象。

受着头顶上的剧痛,源源不断地渗出金黄色的香油,在圣母第一次流泪31周年前,努力熬夜把它及时完成出版,好像我有足够的睡眠。


2017年 9月26日领受到耶稣的信息

9月23日,我完成了对这书文本的最后修色,并将手稿送到了一家印刷厂。自那之后,撒旦和其他的魔鬼就如他们之前所说的那样不断地攻击我,“我要让你的编辑彻底失败。你是会看见的。”因此,即使刊物正在印刷中,我也不得不献上把我推向死亡门坎的可怕痛苦。

2017年9月26日凌晨1时,我身受重伤,我的一位助手修女,请那位神父从远方以“百夫长的信德” 给我精神上傅油,因为她认为我会在神父到来前死去。就在神父从远方赶快地替我傅油及降福,金黄色的香油从我的头上喷涌而出,香气扑鼻。

2017年 9月26日的黎明,我祈祷说:“主啊! 为祢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五大灵之书的出版,我完全托付于祢。”然后我听到了耶稣细声的声音。

耶穌:“我心爱的小灵魂!现在要你要求印刷商停止印这本书并要再次校对它,这对你来说很难,不是吗?”

第二天,我们打电话给印刷厂停止印刷,令我们欣慰的是,印刷过程只完成了50%。所以我要求印刷厂停止印刷另外的50%,并补充说我们会补偿已经印刷的那些,包括对印机商造成其他的不便。当我再次检查手稿时,我震惊地发现魔鬼把书的正文弄乱了。例如,“奉献”这个词变成了“conse-fuzzbuzz-cratifon”。还发现了许多其他的错误,这让我感到不安。





2017年 9月29日领受到耶稣的信息

关于五大灵修这书几乎失败了。但是,我们的主亲自深思熟虑地告诉我需要重新编辑这本书,以便我们可以更正其内容;我为衪的通知而欣喜若狂,因为衪给了我们一个正确的机会:“噢,我的爱人,我心爱的人! 祢怎么能再次向我这个罪人展示祢奇妙而深刻的爱!我只属于祢。随心所欲地使用我。愿祢独自领受光荣!”

耶穌:

我的小灵魂,将一切荣耀归于我!这对你来说太折磨人了,不是吗?透过你最近不眠不休的工作(不眠不休),恩宠会倍增。这就是为什么撒旦如此专注于杀死你的想法。不过,既然你把所有的磨难都慷慨地献上了,你终于战胜了牠。谢谢你。

在这个分裂最极端的时代,撒旦希望烈火降到这个世界上。 所以,撒旦在不顾一切的想要杀你,甚至超越了时空,但我救了你,你这个以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撒旦战斗到底 (百折不撓)

我许多的孩子们,被困在狡猾邪恶的撒旦所设的网罗中,正过着罪恶的生活走向地狱。然而,他们仍然没有意识到他们是活在罪恶中,因为撒旦正在诱导他们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并且具有真正的价值。任何不保持醒悟的灵魂根本无法辨别它。所以,赶紧把我透过你完成的五大灵修传给大家。

世界上所有我极爱的孩子们!

没有时间拖延或犹豫。即使是那些想统治人类的牧者也必须匆忙醒来,谦虚地接受我给你们的爱的信息,不断地在罗州实践创造前所未有的奇迹。这些牧者必须能够为委托给他们的羊群提供精神食粮,以便他们可以实践五大灵修。

那么,那群信靠牧者的羊群,就可以实践五大灵修,在末日可到达天国,拥有永生之树了。即使教会的领袖们不接受我的爱的讯息,并导致汹涌的浪潮可能席卷这个世界,那些跟随我和我的母亲用五大灵修武装自己的孩子们,最后将受到来自(在天国)所有的圣人热烈欢迎,并将与我的小灵魂在我和我母亲的身边,一起在我为他们准备的地方享受永恒的幸福。”


参考:

茱莉娅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给她带来了生死之间的巨大困难和痛苦。然而,她没有让一丝的痛苦呻吟从她的嘴里吐出。 近三个月来,茱莉娅在编辑五大灵修之书的过程中,承受着前所未有的难产之痛,她欣悦地将它们献给那些愿意阅读那书的人。

她的嘴和舌头剥落、皲裂和爆裂,她为那些论断、定罪、说别人坏话、造成分裂的人皈依而受这些痛苦。

尤其是为有些人的淫秽、堕胎、同性恋等罪孽报应的痛苦,让她流血不止,肛门突出得厉害,不能坐下。即使她有分泌物释放的冲动,也会导致她的私处和肛门流血并伴有剧烈的疼痛。

这些疼痛并没有停止让她尖叫起来。这是她一生中发出的最大声的哭声。在她痛苦地扭动着的时候,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流了下来。在这摧毁性的痛苦中,她像自我牺牲一样跟随献上了它们,并以爱祈祷说:“主啊,让那些阅读这本书的人改掉他们所有的坏习惯。”

当恶魔将她打倒在地上时,她仍然没有忘记祈祷将牠们赶走。她再次站起来继续工作,为了我主和圣母的光荣,为了罪人的皈依,她欣悦地奉献了她所有的痛苦。

恶魔继续的身体攻击和干扰伴随着其他许多的痛苦。连她右手腕上的两条韧带都撕裂了。因此,打字变得异常的困难。

尽管如此,她还是亲手写下了这本书的书名(韩文)—《透过小灵魂所领受的五大灵修》及其章节,即:

1. 把我们的生活变成祈祷,2. 自我的牺牲,3. 奉献,4.阿孟, 
5. 这是我的错。

即使在24小时有氧气补充的情况下,她的氧饱和度也低至87%;在潮湿的夏天,她一边编辑这本书,一边需要用腹部呼吸。腹式呼吸给她的头部和心脏增加了更多的压力,剧痛到了失去知觉的边缘。这表明茱莉娅愿意为天主的光荣而献出自己的生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印刷好的书本安全运抵达罗州时,她的肛门及私处的疼痛和流血都停止了。(*虽然她的子宫在几十年前已经被切除,流血如此严重,浸透了她的内裤。)看到茱莉娅这个小灵魂献上无尽最大的爱和牺牲,我们的主曾答应拯救接受五大灵修,并将它们付诸实践的孩子,不管他们的过去是如何。





2017年10月22日领受到圣母的爱的讯息

纪念圣若望保禄二世的瞻礼

一次又一次参加祈祷会后,我的痛苦愈来愈烈。我全心全意地参加了在韩国大田市举行的罗州祈祷会,同时完全献上了死亡的痛苦,并向主祈祷:“我在前往会场的路途上,无论生死,都是属于祢的!祢的圣意就完成了!”晚上7时左右,苏方济神父、张神父和亚历斯神父一起共祭。

由于剧痛,我在休息室透过电视直播观看了弥撒。令我惊讶的是,尽管声音是苏神父的,我看到的是圣若望保禄二世的身影而不是苏神父。但圣若望保禄二世的服饰却是身穿教皇的礼冠和白色的祭衣,右侧是教皇的牧杖。

在那么一瞬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但那个人影还是清晰可见。我想知道,“它是不是只有我的眼睛才能看到?”于是,我问与我一起在场的凯瑟琳和斐利伯,他们是否也能看到教宗的身影。他们确认他们也能见到他。“哦,这怎么可能?”我们三个人都很惊讶,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他。突然间,我听到圣母对我耳语的声音。

   圣母:

我心爱的小灵魂,我可爱的宝贝!你献上了极度的疼痛,感觉就像撕裂和挖掘你的血肉。痛苦把你推向死亡的边缘,因为即使是一个额外灵魂的忏悔,但你仍然用灿烂的笑容向每个人散发着喜悦,隐藏着你的痛苦。你的心中充满了 (杀身成仁) 的意念!谢谢你。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我儿子和我的安慰之花。

我心爱的女儿!

我可爱的儿子,圣若望保禄二世,我可以*把他放入我的眼睛里而不会感到任何痛苦(*这是韩国父母有时对孩子使用最疼爱的成语)正在我身边为罗州说情。他在位期间努力承认罗州,并完全遵循我儿子和我的旨意,他显现并出现在罗州,以拯救即使是最邪恶的罪人。他被那些 (人面兽心) 之类的人阻拦而无法完成。

因此,今天他与其他圣人来到这个地方,宣称“让我们用五大灵修武装自己”,在弥撒期间与大家同在,与我亲自挑选的苏方济神父合而为一。

现在,被任命为教会牧者的神职人员必须意识到世界各地发生的灾难和事件都是征兆。这意味着大灾难的时刻临近了,神职人员应该保持醒悟。

有许多牧者本应带领羊群走向正确的道路,但他们却认为这些灾难是偶然发生的。他们是无忧无虑,而且是同谋。他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坚信时代是和平及安全的。他们也转过脸不看真相,只是看着和假装不知道恶毒的谣言(关于罗州的谣言),残酷而残忍地刺伤我的圣子耶稣和我的心。

噢!我很伤心!因为我的无数无辜的孩子都变成了瞎子聋子,被歪曲事实造谣的谣言所蒙蔽魚目燕石,掩饰自己的过失,甚至责骂他人(責人則明)。于是,我的心如被撕成万片,无比的痛楚。

(我的孩子们!)在这个时代,就连我的圣子耶稣透过伯多禄在盘石上建立的教会也被谎言感染,世界已经走到了毁灭的边缘。因此,这位天上女先知的妈妈,亲自准备和培育了小灵魂(茱莉娅),与我的儿子耶稣一起,为拯救人类和这个世界。所以,应变得像她一样被她养育。

她总是在加尔瓦略山上,与我的圣子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在她死亡的痛苦中尖叫。然而,即使是双重死亡的痛苦,她也以喜乐的心欣悦地献上,说是痛苦为罪人带来了治愈和悔改的希望,这些罪人正在为自己带来黑暗、火和血的惩罚。因为世人的罪恶泛滥成灾得罪了天主,所以天父不能不随时向世人降下惩罚。

我最亲爱的孩子们!

我希望至少说你认识我的你,不为人的思想操心,不为未来担忧,而是以你不可替代的独特角色完成赋予你的使命。

如果小灵魂(茱莉娅)以五大灵修武装自己的数量成倍增加,1.小灵魂的痛苦将得到缓解,2.“铺天盖地的魔鬼,”那些时刻警惕着杀死小灵魂,以毁灭世界机会的人,将被击败,并会撤退。这个世界将被净化,天父将降下降福的杯而不是义怒的杯。”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天是纪念圣若望保禄二世的瞻礼。




2017年11月5日茱莉娅领受到耶稣爱的信息

自从下定决心要编辑《五大灵修》这书后,我就被极端的痛苦所包围,总是筋疲力尽,眼睛都睁不开。当我读完这本书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无法形容的艰辛。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有几次差点死了。疼痛加剧到无法忍受的程度,使我的身体无法工作。于是,我去作了体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的钾水平是12.5(正常水平:3.5-5),这是在死人身上才看到的。我的氧饱和度下降到82%(正常范围:95-100%)。控制我身体所有器官的自主神经系统也出现了功能障碍。我处于最差劣的健康状态。

此外,我出现了心脏衰竭、哮喘和其他的病症。我的肛门变得过分突出,私处的皮肤被剥落、撕裂、流血(为了弥补别人犯下的淫秽和同性恋之罪),我的身体甚至有点难以移动。

而且,我的体温下降到了22.3℃度摄氏,这在医学上是无法解释的。与此同时,撒旦和其他的魔鬼继续用难以形容的方式来攻击我。

在准备11月的首个星期六祈祷会时,剧烈的疼痛仍在继续。我将撕裂的私处和流血的肛门带来可怕的疼痛献上,以弥补他人犯下的淫秽、堕胎和同性恋的罪行。但我的心中充满喜悦,相信来到罗州的朝圣者会悔改并从我的痛苦中得到医治。我是多么的高兴!

在11月4日的首个星期六祈祷会期间,我被太多的痛苦覆盖了,以至我在接待室接受了为病人的傅油。当我准备走出房间与朝圣者交谈时,我感到心脏病发作导致胸痛难以忍受。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但我把它变成了一个祈祷意向,“主啊,(透过我的痛苦)请治愈今天患有严重心脏病的朝圣者!”我服用了硝酸甘油,将其溶解在舌下以缓解胸痛,然后走到台上,祈祷告说:“主啊!无论我是生是死,我都将自己完全献给祢!”

由于极度痛楚,我处于半昏迷状态,感觉要昏倒了。然而,当我舌下的药物融化后,我就开始尽我所有的能力向朝圣者说话。说完后,头疼得更厉害,好像随时都要爆炸似的。所以,我第二次接受了傅油。然而,我的身体因为疼痛而感觉似正在瓦解,所以神父再次给我傅油。

约在凌晨3时左右,我从内心深处呼求我主:“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一切!现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我心甘情愿地将编纂《五大灵修》以来所遭受的无数痛苦献上。因此,请赐予今天聚集在这里祢的孩子们悔改的恩典。这个月是炼灵月。祢能把那些与朝圣者有关的人的灵魂送到天堂–尤其是那些在炼狱里,朝圣者正为他们祈祷的人吗?如果是这样,若不是,我将为他们所有人作出赔补。”

就在这时,身穿白袍的耶稣,带着慈祥的目光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惊讶地想站起来,但跌倒了; 耶稣用慈爱的眼睛看着我说:

耶穌:“我的小灵魂,爱你的近人胜过爱自己!被自己所受的痛苦逼到了死亡的边缘,你不感到害怕或苦恼吗 (命在朝夕)?”

茱莉娅 : “因为希望即使是一个灵魂能悔改,我都会很乐竟忍受这些痛苦。当然,有时我也希望健康。当我痛苦的时候,不幸的是我不得不寻求别人帮助,但我常常感到很难得到帮助。奉祢的名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我无能为力了。

耶穌:“我明白。如果他们全心全意地与你合作完成你正在做的工作,他们也将获得与你相同的奖励,并在最后那天与我的母亲和我一起与你分享同样的快乐。正如我之前曾说过,帮助我的小灵魂就如帮助我和我的母亲一样。因此,在最后那天,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也可以与你一起在我的母亲和我身边享受永恒的福乐。

我可怜的女儿,我心爱的宝贝!看着像以色列人这样顽固的人,你是何等的辛苦啊!但是,他们最终会醒来,带着全然敞开的心加入你。反之,再不醒来,就是他们的损失。所以,不要再难过了。天父不是曾告诉过你,即使你只是仅有呼吸,也在拯救无数灵魂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吗? ”

茱莉娅 :我只是一个不配的罪人。但我心爱的耶稣,我的一切!这个不配的罪人又再次焦急地恳求祢。透过这些将我推向死亡边缘的痛苦,大量流血和虚弱的意识,我希望祢能让这些孩子们的家人和亲属的灵魂聚集在这里,以及他们为炼狱祈祷的其他灵魂,尽管他们在这个月来到这里,最终从炼狱升上天堂而受到的迫害。

耶穌: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大多数被特殊召唤的神职人员和儿童,他们的心门都关闭着,用自己的世俗知识堵住了入口;他们也被扭曲的爱的汹涌波涛席卷而去。 然而,他们说他们正在让我为人所知,沉迷于虚假的灵性并隐藏他们的虚伪和贪婪。一直在迫着你这个向我证明世间无比的忠心(万古忠节),以一种台下的工作(他们是这样的谮),挡住救恩,从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残暴而凄惨。

然而,即使是极其不公平的障碍(举措失当),你也甘愿为衪的救恩付出双重死亡的痛苦,以勇往迈进的精神勇往直前。 (勇往迈进)

所以,我怎麼能拒絕你的懇求呢?隨著你的痛苦與我的痛苦變得如此強烈,我今天將如你所願從煉獄中拯救10,003個靈魂。現在看!”

耶稣向我展示了无数的坟墓,我看到坟墓旁边竖立着黑色的木棍。然后他对我说:

耶穌:“向坟墓吹气”

茱莉娅:“什么? 我?”

耶穌:“是的,我告诉你做的每件事你都做得很好。现在,再次吹气。你以前做过,不是吗? 那个时候,你飞得很好,对吧?那是因为你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在你要走的路上,会有很多的坟墓,我对你说“把你的呼气吹到坟墓上。

当你按照别人的吩咐吹气时,坟墓就打开了。当你再次吹气时,骨头聚集在一起,骨头在巨大的声音中与另一根骨头相连。之后,当你向他们吹气时,他们身上长出了肉,最后,当你再次吹气时,气息进入了他们;他们复活了,我给了他们救恩,他们升上了天堂。你是否记得?”

茱莉娅:“当然,我记得很清楚,就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但是你为什么把这伟大的工作托付给我这个不配的罪人呢?”

耶穌:“我不是曾告诉过你,是我为你预备的吗?虽然我已经测试过你很多次。但是,你一直坚定不移,从未让我失望,哪怕是片刻。现在,吹出一口气,继续前进!”

我朝着无数的坟墓使劲地吹了一口气。紧接着,竖立在坟墓旁的黑色木棍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十字架。就在这时,耶稣举起双手,向坟墓祝福,说:

耶穌:“今天,我将透过小灵魂的恳求,完全赦免你们未完成的赔补。你们今天已经从炼狱中被释放了!”

茱莉娅:“我的主,耶稣,我知道他们已经被释放,但我没有亲眼看到他们的坟墓是否被打开,他们的灵魂是否被提升到天堂。”

耶穌:“透过你血腥的恳求,我赦免了他们未完成的忏悔,所以他们的灵魂得到了净化,光辉的十字架竖立起来,不是吗? 他们已经在天使的护送下升天了。即使如此,你真的还想亲眼看看吗?”

茱莉娅: “是的,我愿意。可以展示给我吗?”

耶穌:“噢,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我的宝贝!我要回放给你看吗?”

茱莉娅: “是的。我会喜欢的。”

我刚一回答,那无数的坟墓又打开了,无数的灵魂从他们的坟墓中浮现出来。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在天使的护送下,他们像白蝴蝶一样升上天堂。他们太多数不过来。

“噢,我的爱,我的一切!我算是什么罪人,祢这么爱我!即使在痛苦的煎熬中,我对祢的心也是如此的快乐,这辈子我还想要什么?即使痛苦重重压在我身上,我的心也会满怀幸福地向祢伸出援手。那是这个罪人所期望的憩息与平安。祢宝贵的恩宠如此及时地赐给我们,满足我们对所有愿望的确切需求。祢是我们所有人的永恒的爱。”

只有遇见了耶稣,我才能清醒过来,才能在聚会的时候接见朝圣者,与所有人分享天主的爱。

茱莉娅在抄写讯息时所遭受到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