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为何
流泪?


在罗州的奇迹


基本的问题


圣母的战争


谁是茱莉亚


茱莉亚的见证


茱莉亚受的苦似
是受害者的灵魂

 


茱莉亚个人的见证

天主奇妙的爱从死亡中救了我
还赐给了我新的生命

"当我回望我过去的生活,我的脑海变得充满了奇妙天主的圣意"



          茱莉亚的母亲(左上),茱莉亚(右下)
        和亲戚于1957年作为一个小学三年级生

1. 战争夺走了早期的幸福

    我在罗州出生于1947年3月3日,是家庭中的第一位孩子。直至我四岁时,我的生活一直都是幸福的,我是在家中的宠儿。

    然而,当朝鲜战争爆发,快乐的日子便结束了。我的父亲和祖父在战争中被杀,在不久后我的妹妹亦死了。我和我母亲是仅存的生还者,我们必须在极度贫困及其他的困难而挣扎。在1972年,我嫁给了朱利奥,他是家中排行八位中的长子。我亦成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的母亲。

    尽管我非常希望更多学习,但因为贫穷不得不停止我在初中的课程。相反,我不得不努力工作,支持我小叔的学业。

 2.健康上的危机

    我怀了第三胎已四个月,当我背荍琲熔臚G个孩子在背上做家务时,有些血流出。我去看妇科医生,医生表示,婴儿在我的子宫里已死了,需要做手术。我不相信婴儿已经死了。然后,医生问我的丈夫,他是想要我生或是死。我被绑在手术台上做手术。这是我痛苦的开始。

    七天后我需要做第二次手术。在第二次手术后一天,我几乎死了,被转到一所更大的医院。三天后我苏醒过来,但仍处于危险状态。我尝试了许多的方法来改善我的健康,但毫は韺U。妇科医生说如果我再度怀孕可能会有韺U,经过很多困难后我再怀孕了。怀孕到第九个月要分娩了,但婴儿は法顺产。医生建议用剖腹手术,但我的奶奶坚持要自然分娩。为了要服从她,在未来两个月我继续承受可怕的痛苦。我的母亲不想我在这种情G下再挨下去,从草药医生带来了一些药品。我服用药后顺产这怀了十一个月的婴儿。我因失血过多并昏迷。

    两个星期后,我的奶奶来了,并叫我外出去买一些米。当我拿茼怞^家,我发现自己再次出血。严重的疼痛一直持续到晚上,我的脚变得红肿。当时只有我独自一人,我哭得很伤心。

    有一天,当窊狴|个月大的时候,我在小溪边洗衣服,突然发觉婴儿掉进小溪。我跳入水中把窊狻唹X来。不久,我的肚严重疼痛及发烧。医生说我阑尾炎并送我到光州更大的医院。检查后发现,我患上骨盆炎及阑尾炎,妊娠移位及发烧。我似乎已经接近死亡。我觉得似乎是去卫生间,其实相反,被送进手术室开始手术了。

    手术后的一个星期,我吃了什么全都吐了出来。我想走到浴室都感困难。护士抱怨说我是夸大,还踢我的腿。我回家后,疼痛变得更差。

    手术后约一个月,有血和脓从伤口流出来,我的大女儿罗莎,大声尖叫哭起来:“妈妈!妳的肠啊!妈咪!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互相拥抱并哭起来。我们发现,这是医生在手术过程中遗下的纱布。

    我每天到乡间不同的诊所,血和脓不断流出足有三个月。我再次回到曾做手术那间大医院。医生说由于严重的炎症,我需要再次做手术,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没有钱。我继续到乡间的诊所,痛苦是持续茠滿C

    状G不断恶化及痛苦到达は法再忍受,我又再住院了,但为时已晚,医生说:“我们会尽力,回家多吃些美味的食物。”他发现我的身体有扩散的癌症。当他想告诉给我的丈夫,我吃了一惊并阻止了他。我宁愿死也不想我的丈夫知道我有癌症。

    在医院听完似死刑的判芋A我回家后并没有放弃。我不想妈妈气馁,自她在27岁时开始,我们相依为命。我挣扎荂A但连坐或站立都不能。我部分的身体开始觉得硬化。我的母亲和丈夫轮流替我按摩,但我的身体变得更冷。血压只是50/40。我不能吃或喝。因为在我的血管问题,我什至不能作静脉注射。

    尽管如此,我还活荂C虽然我想去天主教教堂,几位属于长老会的妇女数次带我去他们的教堂及带我回家。有一天两位长老会的妇女到访问我,安慰我。当他们离开时,他们在房外彼此说,“多么可怜的女人,生命是可贵的!但她透过死亡会韺U她的家庭。”“这就对了!为什么我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准备了山埃,写了七封信给我的母亲、丈夫、四个孩子及可能是我丈夫未来的妻子。

3. 曙光终于出现

    正当我在想念我的父亲和即将开展的计划时,我的丈夫突然较平常的时间早放工回家来了,并说:“亲爱的!让我们今天去到访天主教堂。”所以,我们去了在罗州的天主教堂。

    我向神父说:“神父!如果天主真的存在,祂是太残酷了,为什么要我喝这苦杯(= 死亡)?我做了什么应受这帚漫O?”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尽管这么多的困难,我以为我已经过得很好的日子。我曾韺U过许多乞丐,我没有对抗那些曾伤害我的人。

    然后,神父说:“夫人,透過妳的身体,妳接受到恩宠。即使我也没有接受到这帚漁宠,相信我所说的。”当我听到神父说这句话时,我相信并回应说:“亚孟”。那一刻,我冷冻如石的身体开始热起来,汗流到我的全身。圣神是在我内工作。我们貝w成为天主教徒,在教堂的鱈~部买了几件鱈~。我把一尊圣母像和玫瑰放在我的衣柜,燃点蜡烛。我开始祈祷。

    第三天,我听到耶稣的声音:接近圣经,圣经是我生活的话语。我立即打开圣经和正看到路加福音 8:40-48节。是讲述一位女人患有血漏病十二年。她相信如果她能触摸到我主耶稣的外衣,她便会痊愈。当她摸祂时并立即痊愈了,耶稣对她说,“女人,妳的信德救了妳,平安地回去。”此外,还有雅依洛女儿的故事。我主告诉雅依洛,“不要怕,只要有信心,你的女儿将复生。”因为雅依洛相信了耶稣,他的女儿复活了。我相信这些话也是对我的,并以坚定的信念,以“亚孟!”回应了,在那一刻,我的癌症及其他的疾病都完全治愈了。

    我觉得似像跑步甚至想飞。我开始去天主教教堂,还开了一家美容院。我亦参加了神恩复兴运动及圣母军,我的生活充满了喜悦和爱。

4. 在我的忏悔之后,我主给我打开天堂之门

    在1980年12月的一个祟]祈祷会,领导者说:“今晚有人会获得到特别的恩宠。”我相信,这将会在我身上实现的。约零晨三时,领导的人问:“你们想要什么?”随即,我热切地祈祷说:“主啊,我想在神形上成长,我希望我的心灵上有增长。”我主回应给我显示了非常惊讶的画面。我十分惊讶,我觉得我的身体好像变得瘫痪。

    我主给我所看的是重演我一生所发生的一切。我在一位叔叔的家乡工作时被打了は数次,我是在一家工厂工作整天到晚上而没有收到工资,我被几位合伙做生意的妇女殴打,因为她们不想我取回我投资生意的钱,我多次的被虐待,因为我的父亲已离世,以及许多其他我不愿记起但已发生的事情。我开始痛苦地哭了,认识到,在人的角度来说,这本来是我は法生存至今,但是我主保持了我。

    我也为那些给予我痛苦的人祈祷:求主怜悯那些众多的人。他们因为我而做了。他们是锻炼我的工具。因此,因为我他们也是受害者。我忍不住大哭起来,因为我意识到,他们因为我受到伤害。“主啊!原谅这个罪人。原谅这个罪人。”我一直在请求宽恕。

    正当在我深深忏悔并恳求宽恕时,天堂的门突然打开了及有一道明亮的光照在我身上。我也听到了以下的话三次:天堂的门是开放的。我成为一个弱小的、卑微的人,焦急地祈祷:“主啊,再打开我的心,开阔它。”

    直到那时,我以为我已经过茈諳怐漸肮﹛A不会再犯任何的错误。那种骄傲感被深刻的意识到我是个最大的罪人取代了。我的身体再次变硬了。我回到家,由别人支持荂C当在躺下时,我祈祷:“主啊,不管我是生或死,我全交付给。”我把自己完全Y给我主。

5. 我主号召的使命

    三天后,我再次听到我主的声音:女儿!天主曾在祂的仆人心内工作。赶快起来!我会透过你让自己知道,谁是不堪当的。

    当我听到这句话,我是如此惊讶,我便马上站了起来。我知道我是健康的了。我感觉就像飞翔。主死亡后三天复活。祂亦在我病和忏悔的第三天复苏了我。“是的,主啊!我完全属的,请按的意愿使用我。”

    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我主让我所求的一切。甚至那些在我的心中只是简单的事情,在每个时刻,我主给我看,天主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主也让我看到别人心里的思想,了解别人疾病的性质。正因为如此,我感到难以忍受的痛苦。我主给我看,那些为我主工作的人,并认为他们已经接近祂的人,给祂造成更大的痛苦以更大的钉子钉祂。我更热心地为他们祈祷。

    当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时骑驴,许多人都把棕榈磼M自己的衣服放在驴的前面欢迎祂。如果驴以为人们是欢迎它而不是我主?如果驴因喜悦而上下跳跃,骑驴的耶稣会怎帘O?是的,尽管我们的工作是な传我主,我们也会不谦虚并以为我们是那些工作的人。然后,我们会令我主跌倒在地上。当我想到这帚漕々]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时,一股寒意顺荍琲滲幓捰茪U。当我参加了神恩复兴运动,很多人喜欢我,让我站在人的前面。但现在我希望我能在谦逊和隐蔽下工作。我祈求说:“我主啊,我看到的已足{,请不要再告诉我了。如果任何是可以有助于重钉我主罪人的皈依,我会乐意渡茖苦的生活。主啊!我这么不堪当,但是,如果可以,即使是最微小有助我主的工作,我很乐意Y上我的痛苦。”所以,我为罪人的皈依奉Y自己及我的痛苦。


1992年5月24日茱莉亚与丈夫朱利奥
在以色列加纳圣堂结婚

 

    从那时起,我受到は数次极端的痛苦。三年后,我正准备再次接受死亡。正当我要到光州参加守圣时祈祷会,我祈祷说:“主啊,我是的,如果我死了,我是的,如果我活,的意愿将会完成。”在祈祷会时,我是完全复完了。

    此后,我主让我受更多痛苦,在需要时便恢复我的健康。从1985年6月30日,我主在我们的家,借蚐╞亲的圣像给了我们她的眼泪和血泪,后来,透过同一的圣像给我们芬芳的香油。祂也给了我们很多我们需要的讯息。

    我主多次在罗州的小堂作圣体降临,展示了明显的变化,因为很多孩子不接受我主因为祂爱我们而来给我们作为我们的食粮。我是一个罪人,只盼望和祈祷,世人将按照圣母的讯息修改自己的生活,来登上圣母救恩的方舟,并得救赎。为自己我是想过稳闭的生活,照顾世上被遗弃的人。愿光U归于我主!

    我主是我的光及我的救主!爱是甜蜜和美丽的,但也是汗水和牺牲。为了使美丽的爱之花盛开,即使是严寒的冬季我也会爱它,仿效殉道者的模范连续Y上不断的痛苦。我想为作安慰者,犹如一粒小麦,落在地里死了而结出更多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