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罗州的基本问题

问题#1 : 茱莉亚受痛苦的原因和意戭O什么?  

问题#2 : 在罗州所发生的圣体神奇地降临有什么意?  

问题#3 : 我主的圣血在罗州圣母山上有神奇地降临是什么意?  

问题 #4 : 往罗州的朝圣者是不是对圣母过份虔诚? 

问题 #5 :  有人认为,如果我们在一般的信仰上努力实践,我们不需要接受像罗州地方的                     神奇征兆和讯息。这是否真确?  

问题#6 : 在韩国许多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对罗州作L烈反对及迫害,原因何在?  


问题#1 : 茱莉亚受痛苦的原因和意戭O什么?  

答覆:我主受痛苦和死在十字架以赔补所有人的罪孽,衪的赔补是超越充份的所需。没人能代替我主的角色作为人类的救主。耶稣基督是我们唯一的救主,衪能充分地满足神圣公憒]我们的罪所受的冒犯和赔补的要求。同时,我主意愿衪的追随者参加衪的人类救赎工作,以自己的牺牲、痛苦和其他爱德工作,因而助衪为许多的罪人な施更多的恩宠,以完成人类救赎的工作,能结出更多的果实。以衪的慈悲和怜悯,天主看见我们的祈祷和补赎,尽管我们不堪当,衪施予满溢的恩宠给许多作忏悔的人。

解释:在我们的年代,弥漫茪@种L烈的倾向,人认为一切应为他们自己的目标、欲望和喜好而不是为天主的旨意和寻求衪的光U。因此,他们对『罪』的概念淡化及模糊了。当我们自己站在自我价值判断的中心时,我们对冒犯天主的"罪"的概念会变得比较不太敏感,也不热切地避开它,和只顾满足自我的要求。在我们犯罪反对天主时,不会看见邪恶,我们也许认为邪恶是任何阻止我们满足一己愿望的事拍。然而,真正的事实是,罪是对天主的冒犯,衪是所有真理、公憛B善良和爱的泉源,罪是在人类生命中最极大和不幸的邪恶。失去健康、生意失败,和失去财富和U誉当然是不幸,但若犯罪以冒犯我们的造物主,损害了和平、善意和与我们近人的尊重,并且变得は法达到永琤糽R,是は可置疑地可能降临到我们之最大的邪恶。

动物不会犯罪,因为它们没有自由意愿,但是人类被给予自由意愿,能自愿选择事奉天主或选择不事奉衪。整体基督的信仰是集中于我们怎岩i以洁净原罪和自己的本罪,及活在天主圣意之下,以得圣化。在整个教会历史上,偏圣人的生活都是集中于同帚漫v旨。我们的主并且在教会里设立了七件圣事,为洁净我们的罪,并给予我们所需要的恩宠。这亦是神父的责任,去严肃地警醒世人躲避罪恶,提醒他们忏悔自己的罪和勤做补赎,并且鼓励他们努力修德立功,特别是爱德,从而,在天主的恩宠助佑之下圣化自己。

为了从他们极大不幸的痛苦罪恶中拯救世人,天主圣子体现降生和受苦死亡,因而赔补所有人类的罪和与天主修好。借茷H德接受这事实,忏悔我们的罪及受洗,我们能成为教会,基督奥妙身体的成员开始救赎的旅程。

另一方面,根据新教徒改革派想法,救赎可借简单公开地宣称相信耶稣基督是救主便可以得到他们认为即使贞洁的生活和躲避罪恶以鼓励作为信仰的果实,并不会对我们人类的救赎作进一步的贡Y。许多新教徒很热心祈祷,作很多的善功,并经常地守斋,但他们不相信这些善功会影响我们是否能得到救赎。他们的理念所欠缺的真理是,只要我们居住在世上,我们需要积极回应我主的恩宠,以得到救赎,因而,制定出个人的救赎,意思是"我们的圣化",是终身的任务。没有了解这真理,这将是难以欣赏这个『我们参与主的痛苦』的概念。实际上,甚至现今许多天主教徒似乎仍不了解『我们参与我主救赎的痛苦』的意憛A并从而成为我主的小助手。他们认同新教徒的思想,这是新教徒思想的な泛传播的恶果。再者,在我们的年代对天主教教憟諳怐熔z解是ㄝz了。

关于我们怎幸鈺o到救赎,我主说:

「不是凡向我说:『主啊!,主啊!』的人,就能进入天国;而是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
   才能进入天国」 (玛窦7:21)及
 

「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天天背茼菑v的十字架跟随我」 (路加9:23) 。

圣保禄宗徒曾说:

「你们要怀荇惧颤栗,努力成就你们得救的事」 (斐。2:12) 和

 

「如今我在为你们受苦,反觉高兴,因为这岱琤i在我的肉身上,为基督的身体──教会,
    补充基督的苦难所欠缺的」 (哥。1: 24)

我主说只有公开宣称信仰是不足以获得救赎,并且我们应该跟随天父的圣意而生活,及我们应该跟随我主,每天负起我们自己的十字架。为此,一些人也许抗议说:「你意味我主的痛苦和死亡是不足{作我们的救赎?我们不可以只接受衪苦难的事实和为此感谢衪吗?」然而,这里的问题不是关于我主的痛苦为赔补所有人的罪孽是否足{。在 1343年,教宗格莱门六世说,即使我主最微小的一滴血已超过足{洗涤人类所有的罪孽。这是因为我主完全是人,及作为天主圣子衪是完全神圣的,及因此,衪最小的痛苦已有は限的价值以补偿人类的罪孽。尽管我主的痛苦有这は限的功劳,然而,我们人类仍然有我们的自由意愿,并从而能自愿选择从我主接受恩宠或选择顽抗和拒绝它们。这是真确的,不仅在任何特别时刻,而是一直在我们生活在世上。由于我们有这个自由意愿,我们需要适当地运用它和相应地处理我们每刻每天的思想、言语和行为,以便我们总能保持在我主的真理、正憍M爱内。相反地​​,若误用我们的自由意愿,以我们的思想法、言语和行为去违反我主的圣意,我们会离开衪救赎的道路。事实上,由于许多人误用他们的自由意愿,叛乱反对天主和衪的诫命已蔓延全世界。并且,即使一个人成为教会的成员,这不是自动地意谓他会继续忠于我主的圣意及协助衪救赎人类的工作。即使一个人有信德,没有自由意愿的合作,工作是不会随后而来的。

我们的主委托给教会传报救赎的恩宠,治愈病弱的灵魂及圣化他们的工作。作为教会的成员,我们全都由我主得到这个使命,衪建立并作为教会之首。当然,衪没有告诉我们只以我们自己的力量去做。主说:「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作」(若望15:5)。只要留在主内与衪团结,接受衪的恩宠及倚赖圣神的力量,我们便能结好果实。当圣保禄宗徒认为在他的肉身上,为基督的教会补充基督苦难所欠缺的,他的意思是,借参与我主的痛苦,他为教会成员的圣化作贡Y- 换句话说,他是韺U荓会的肢体(即成员)倚赖从教会之首,即基督,而来的恩宠,去达致教会之首已完成的。因为这同岸u作已被委托给教会每位的成员,我们需要在日常生活中Y上牺牲、赔补和祈祷,以此为教会的成长和圣化及整体人类的福传作贡Y。借这庚窗A我们大家能成为救主的小助手,即是,细小的协同赎世者。我们能成为基督协同赎世者不是因为衪的功劳不足,但因为,以衪的善良和慷慨,衪愿意我们自由地和热爱地参与衪的工作,为完成衪的计划作出虽小但是真实的贡Y,从而增加衪的U耀。新教徒的思想是,人类的唯一救赎是倚赖我们的主所受的痛苦和流出衪的狾憍珣o的功劳,当然这是不能由任何人所能替代的,但这思想没有预留我们的合作空间。马丁路得对于人的自由意愿是悲观的,因为他相信人类本性是不可弥补地腐败。关于这个主题,教会的教导如下:

「天主是自己计划的最高主宰。不过,在实施计划时,衪也利用受造物的合作。这并不表示衪的は能,而是显示出全能天主的伟大与慈善。因为天主不但赐予受造物存在,也赐予他们这种尊严,可以自主行动,彼此互为原因,从而合力完成衪的计划。」(天主教教理# 306)

在过去二千年教会的历史过程中,不计其数的基督信徒为保卫基督信徒的信仰而殉道。同岫b韩国,由 1784年,当李承薰这位儒家学者访问中国,以伯多禄的圣名领了洗,至十九世纪末的时期,大约二万位天主教徒殉道了。其中至今已有一百零三位被册封了圣品。这些殉道是最大的牺牲,他们透过参与基督的苦难,为我主及衪的讯息作了最L的证词,大概是因这许多的牺牲,天主正在透过在罗州特殊的讯息和史は前例之L度和深度的神奇征兆,施与给韩国特别的圣宠。此外,或许由于茱莉亚的不断祈祷和接受极端的痛苦,尽管许多人包括有些神职人员坚持地拒绝,天主仍继续赐与皈依的恩宠。

 


问题 #2 : 在罗州所发生的圣体神奇的降临有什么意憛H

答覆:为了对在世界上的孩子们施与更多的恩宠,我主及圣母一再要求在罗州的小堂内设置一个圣体柜,但因未获地方主教批准而不能成事。我主为此是切望的,所以衪一再重复以圣体的型态直接地降临在罗州的小堂里。

在教会的历史上,我们能知悉许多圣人会直接从我主或透过天使而领受圣体,特别是他们由于患病不能到圣堂或其他不可避免的困难。在罗州也是一屆A因为茱莉亚在过去的几年不能去圣堂,至今我主会在几个场合以圣体的型态直接给她领受。

光州的主教和其他在韩国的自由派的神父们坚持说,圣体除了透过神父的成圣是は法存在的。然而,当我们仔细地读教会的教理,我们便能清楚地明了,教会规定由合法委任的司铎去举行成圣体(反对
华埵h教派及其他的异端所主张的一般司铎圣职),教会教导并不是说圣体只能透过司铎的成圣才可
存在。

 


问题 #3 :  我主的圣血在罗州圣母山上神奇地降临是什么意憛H

答覆:首先让我们回顾教会教导我们有关我主的逾越奥迹:

「衪的逾越奥迹是千真万确的事件,在我们的历史中发生了,至今仍是那怖蚕O伦比的:其他所有的历史事件,一经发生,随即消逝,淹没在过去的岁月里。但是,基督的逾越奥迹不会停留在过去的历史中,因为衪已借茼菑v的死亡摧毁了死亡,于是,基督本身的一切–衪为全人类所做和所受的苦– 部分享了天主的永琚A超越万世,临现人间。十字架与复活的事件长存不朽,并吸引众人归向生命。」 (天主教教理# 1085)

自从1980年当茱莉亚由我主在她末期的结肠癌,从死亡的危险救回一命后,她接受了天主教的信仰(那是在圣母透过她的圣像首次流泪之前五年),我主在罗州多次重复地透过讯息及征兆并与圣母紧密的协助,清楚阐明我主的苦难及复活的逾越奥迹是一从今至永远的事实。因此,我们需要时常意识到,我的主凄惨地淌血和圣母流茼泪的持续实存,是由于我们许多的罪孽、冷漠和骄傲,并且要知道在罗州我主的狾憍M血泪之神奇征兆,目的不是夸大为增加教化作用,或什么能被看见的现象以指出真实的征兆,珙O征兆指出时刻与我们同在的真正事实。特别是,在神圣牺牲的弥撒中,即使我主的痛苦及复活外在地不可以看见,在圣体里,我主是真实地把衪自己Y上作为牺牲,为补偿我们的罪孽。我们也是特别透过圣体与我主的苦难和复活团结起来。弥撒是等同我主二千年前在哥堶艨薵牺牲和复活,并作为这逾越奥迹之真实和永久的延续。如此,每当我们参与弥撒时,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是真实地是与被牺牲在十字架上的我主及圣母,她把自己极大的痛苦与圣子的痛苦结合起来Y给天父为协助救赎,并与所有圣人们及天使参与这奥迹的庆祝。在弥撒以外,我主是在教会内所有的圣事里临在及工作,为宽恕我们的罪孽和赐给我们需要的恩宠。

在罗州我主圣血的神奇性降临和其他所有的奇迹及讯息乃是天主自己的证词,用意是加深我们能更欣赏天主救赎的工程,亦是真实的常与我们在一起及活生生的事实,使我们更热心地参与它。

 


问题 #4 :  往罗州的朝圣者是否对圣母过份虔诚?

答覆:如果我们的救赎能由公开简单地宣认(而达到)我们相信耶稣基督作为我们救主而得到是真实的话,那么除了耶稣之外,任何人的角色为我们的救赎只是妨碍而不会是韺U。并且,如果我们能在救赎旅途上,安稳地摒弃有关教会角色的信念,及诸圣相通功的教憛A这乃是我们在宗徒信经中公开宣认的,并且只需要集中我们与天主直接沟通的话,我们一定会感到从童贞圣母玛利亚或其他圣人的任何韺U会是不但不需要,而且为得到救赎将会是一种障碍。

但是,人类不仅是个体而且是各式各团体的成员,例如家庭、学校、工作场所、地方社区、国家、教会等等。只从个人方面去考虑,而忽略他们的社会性特性是不自然和不切实际。在旧约,我们可以看到天主以个体,及作为衪的子民去对待以色列人。当天父赐下衪唯一的圣子作为世界的救主,衪没有用云彩送衪来,而是让衪像其他的婴孩,成为一名妇女所生的儿子。在衪诞生以后,耶稣作为圣家的成员长大,作为纳匝肋人,作为犹太人和作为人类的成员。衪并且死在十字架上,不仅作为个人,而且已代表整个人类。衪建立了衪的教会,作她的首,衪的追随者是衪的成员,透过这个教会,衪救赎的工作能在所有的时间内到达世上所有的角落,直到世界的终结。这个教会是衪的家及衪的王国,借茤狾雩随衪的人之协助,衪意愿养育和完善她。

生于圣母玛利亚的婴孩耶稣,像其他的婴孩一岫P帛赖母爱及照料。在衪年青至成人的岁月里,儿子与母亲之间的联系是更加亲密及增L。在十七世纪的圣若望.欧德描述了我主和衪的母亲两心之间神妙地联系一起的特殊密切关系。并且在福音里,我们瞥见我主和衪的母亲之间的共同性- 例如:我们读到加纳婚宴的奇迹,圣母与我主背负十字架及被钉死所受的痛苦,及圣母与耶稣的宗徒们一起在耶路撒冷的晚餐厅祈祷并等候圣神的降临。许多教宗们曾详尽阐述这深刻的真理以光照我们的信念。教宗良十三世在他的通谕【Jucunda Sempter (1894年9月8日)】里说:圣母玛利亚与耶稣在人类痛苦的救赎工程是联系在一起。教宗圣庇护十世称圣母为『堕落世界的修复者』,在他的通谕【Ad diem illum (1904年 2月2日)】说她与她圣子救赎工程联合在一起。在同一通谕里,教宗圣庇护十世并称圣母为『所有耶稣以衪的圣死及圣血为我们获取的恩宠的分施者』。教宗庇护十二世在他的通谕【Mystici Corporis, 1943】说:『她把衪(基督)以及她的母亲权利和爱,犹如新亚娃为亚当所有的孩子,作了全燔祭;在哥堶艨薳^Y给永生之父』。教宗庇护十二世在他的通谕【Munificentissimus Deus (1950年11月1日)】颁布圣母升天的信理。『玛利亚,永硤茯艙贞天主之母,在她的尘世生命完结后,她的灵魂与肉身被提升进入天国的光U。』因此,圣母虽身在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光U及喜悦的天堂,她不会忘记我们仍走赔补及圣化的困难道路,当我们向她求援时狺断地替我们转求及施与援助,因为她是我们真正的母亲。所以,作为教会,也是天主的家庭及王国的成员,我们尊敬圣母作为我们的母亲和我们的王后,并依赖她は边的母爱和母后的慈悲及宽仁,因为她是最接近与天主联合一起的受造物,及充满天主的恩宠,特别是为她所有的孩子。我们可能得意洋洋的说,我们所做的也相当好,和并不真正需要一位母亲的韺U,或说我们已成长了,应该更加独立。但我们是真正成熟和可胜任关注自我的生活,特别是关于心灵上,道德方面和永吗?当我们走在困难和危险的路,以制定出我们的救赎时,我们与自己的母亲疏远,这是否真正明智及安全?我们的主曾说过,那些在心灵贪穷的人将进入天国,并且除非我们像孩子,否则は法进入天国。圣母从未ㄝz我们对天主的崇敬、爱和忠诚,但总是带领我们到衪处,并在衪的真理和爱内培养我们。教会有她的母亲是天主对我们的爱及善良之L而有力的标记,且是给我们一个令人相信之希望的标记。

我们当前的年代是以人性自我中心及唯物性的年代,在人类历史上相比在其他的年代,是对天主更不忠诚,也是对圣母的热爱及内心对她的虔敬,以及对教会历史上所有圣人的热爱都ㄟh的年代。当我们恢复热爱圣母时,我们也将会恢复对天主的忠诚。

 


问题 #5 :  有人认为,如果我们在一般的信仰上努力实践,我们便不需要接受像罗州地方
                     的讯息及神奇的征兆。这是否真确?

答覆:在1995年9月22日,从加拿大来的劳民戴理力主教,在罗州附近之圣母山上举行露天弥撒期间,目击了圣体在茱莉亚的舌头上转变成活生心形的血肉的奇迹后,我的主透过茱莉亚给予以下的讯息:『由于我母亲的爱及亲切的说话在过去的几个世纪被忽略了,甚至在教会内,罪孽已到达了饱和点。』我主的意思,因为有许多人忽略了圣母在1830年法国巴黎,透过圣加大利肋拉保莱的急切讯息,在1858年法国露德的圣伯纳德,在1917年葡萄牙花地玛的三位小孩子,及其他地方。现在的世界已陷入这帚犒D德败坏境G及对天主不忠诚,而这危机也传播到教会里。

所谓“私下的D示”,在特利腾大公会议更加正确地称为"特别的D示",永不意欲带来新的真理,(因此,如果任何被传报的讯息声称包含新教理或修改现有的教理,这将是清楚的证据表示它们不是真实的。) 特别的D示是天主特别给一个特殊年代的人的讯息及神奇的征兆,以警告他们已因忽略及不忠陷入了危机,并鼓励他们去纠正。特别的D示是与被教会正式订定的教憛A在本质的责任有所不同,后者为加L给信友们的信德,所有教会成员必须接受教为绝对不能错的神圣真理,但是特别的D示是激励人们以行动去更严紧地遵守已有的训导。

对于被定为真理的及特别D示,我们的务是同一性质,因为在彼此情G下,D示的发令者是天主自已(当然,假设有个特别D示是真实的)。我们不可拒绝接受其中一种D示,否则会对天主不敬,衪是这两种D示的来源。拒绝接受两者之一的D示,其后果可能是可怕的。在诺厄和大洪水的时代,大多数的人嘲笑从天主来的警告,以致灭亡。在尼尼微城人的情G,相反,他们听取了天主透过约纳的讯息,以行动实践及避免了天主的惩罚。再者,1531年在瓜达路比,圣母神奇的图像和讯息得到了有很好的回应,结果,大部分在墨西哥的人能摒弃崇拜偶像和接受天主教的信仰。

我们也许感到安全,因为我们遵守诫命,也是堂区的典范成员,故此认为没有从天主来的特别D示我们也能做得到。然而,如果我们真的爱天主并谦逊地面对衪的话,我们将会很难忽略衪借蚕o母给我们的说话和D示,它们充满紧急和忧虑。我们可以说,如果我和我的家人能被拯救了,我们不需要恕艅銗L人吗?我主及圣母忍受极端的痛苦是由于世界的罪孽,并很渴望能拯救即使是多一个人。作为教会的成员,我们有庄严的务去韺U人认识天主真理的知识,实践信仰,并能得救。在罗州,圣母曾重复地说,这个世界的命运乃取角_我们是否接受她的讯息和征兆,并实践它们。人类持续地长期抗拒天主的讯息,而衪的惩罚似乎在增L中。

 


问题 #6 :  在韩国许多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对罗州作L烈的反对和迫害,原因何在?

答覆:当我们研究韩国的天主教教会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信德从开始是非常L的,尽管受到严厉迫害。早期韩国天主教徒对圣母的敬鰿O非常投入的。由这铭记,在1846年教宗额我略十六世宣布は原罪圣母为韩国教会的主保。并且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在1945年8月15日圣母升天瞻髐从日本殖民地统治被解放。宗座一再称许韩国坚L的信德和丰盈的司铎及修道的圣召。

然后,在六十年代中期当第二届梵蒂═j公会议结束后问题开始产生。在韩国许多年轻的神父误解了大公会议的教导,并开始采取许多前进的措施,牺牲了传统天主教教憍M敬驉C特别是在德国接受训练的那些神父,他们受 Hans Kung,Karl Rahner等司铎的异端思想所感染,在韩国扮演茼菪悀々悒D教生活的领导角色。这些神父在 1998年 1月1日 Victorinus Youn 总主教发出的负面罗州声明恭竷D要角色。在韩国,神父们及平信徒在弥撒中及面对圣体时都不屈膝下跪。实际上,在韩国所有天主教教堂的跪凳在六十年代未期已被移去了。许多我主耶稣、圣母及圣人的圣像都被移去或以外观现代化的替换了。在韩国,以手领圣体已是规则而不是选择。结果,在韩国多数的天主教徒包括有些神职人员不相信我主真正的临在圣体内。许多神父公开宣称说,天主教教会是只天主所预备的许多救赎方式中的一种。借蚕O新教徒促进团结的前题,他们似乎甚至愿意就重要的天主教教憪@妥协。传统上L调慕道的训导及教会教慦单纯性已被取代了,继之而来的是真理及错谬相等地被尊重的新气象。经常地,信仰被简化为个人选择及个别的D发的事情。韩国的自由派神父公开地表示怀疑我主的天主性,衪的复活以及教会是基督神妙的身体,并且拒绝称圣母为“天主之母”。他们拒绝接受圣迹,认为此乃迷信或是一些异常力量的作用。他们似乎倾向进化论,并且主张去反对天主教教憍M传统,例如废除神父的独身制,成立女性司铎的制度,本地教会从罗马分离而独立等等许多的改革。这些神父在韩国教会里拥有权力,他们公开地违抗天主教的传统和教会训导权时,要求教友对他们绝对和盲目忠诚的服从。在韩国有许多神父仍然忠于教会的真确教憛A但大多数保持缄默,以免被指责为破坏团结及阻碍进展。

看来似乎罗州的讯息和征兆是从天上来合时宜的警告,使我们体会到危机的严重要性,鼓励我们去改正问题,并许诺去韺U我们。在二千年前,犹太人的宗教领袖们为他们严守梅瑟的法律及统治神圣的事务而骄傲,但可没有认识站立在他们的眼前之天主圣子。他们不能克服他们的愤怒及仇恨,并钉死了衪。

如果罗州事件没有被反对,狳到那些在世界上对天主教信仰抱轻浮态度,并热切作妥协以奉诚别人的人士欢迎的话,我们会感到非常不安。偕同被迫害的我主,我们耐心地经历当前的迫害,包括许多诬告和不公平的约束。由于我们肯定我们的主及圣母将会凯旋胜利,我们充满喜悦和希望。并且,不理迫害,我们不能停止或ㄩC我们的努力去传达真理和事实。如果我们由于被迫害而放弃或心灰意懒,在末日我们将难以面对我主及圣母。

Benedict Sang M. Lee
联系圣母的邮件美国,格拉斯咸,俄勒岗州 2005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