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耶稣及
圣母的话



Y  上




罗州圣母提及“   ”的意


当我们听到“奉Y ”这个词,我们也许首先想到在参与弥撒时所作的奉Y。实际上,它意味荍馦`的意憛C当圣母给茱莉亚讯息时用了这个词,她的意思是把我们的生活完全地Y上。她要我们透过她把我们的整个生命Y给上主,包括我们所有的思想,说话及行为和我们所有的其他经验,甚至包括最琐碎的事情。

圣母所说的“ 奉Y ”不是指一些我们只需要间中地去做,而是我们应该不断地去做,透过圣母亲切地交托自我和在我们生活中的一切给上主。例如,不论任何困难和痛苦会降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可以把它们奉Y作为小小的牺牲并结合我主和圣母的痛苦,目的为我们的家庭和近人,为罪人的皈依,及为在炼狱可怜的灵魂,而不因它们而抱怨或失望。这将会给我主和圣母很大的安慰,还将成为我们贵的功劳,并将为我们带来奖励。

事实就是我们在生活中所体验的痛苦是は法借茤磭閰愤慨而可以消除或轻。如果我们以冤苦和悲伤作回应,这只将会发展成为仇恨和愤怒,并导致我们和别人之间更多的创伤。在这情G下,我们的痛苦不会带来任何好处,而只是浪费了。

相反,如果我们亲切地因荍琤D及为其他人的目的,为罪人皈依,及为其他有价值的意向而Y上同帚熊h苦,我主及圣母将会被安慰。由于这亲切的奉Y,我们的奖励将在天堂上积累。如果我们只抱怨我们的疾病和其他的痛苦,它们只会被浪费。但是,如果我们亲切地Y上它们,我主及圣母将使用它们,不仅为我们而且为拯救更多的灵魂,这将会更光U天主。

所以,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经验到的许多困难和痛苦不要抱怨,要亲切地Y上它们作为我们小小的牺牲和爱的鱆哄C这不仅能给我主及圣母更多的喜悦,而且将会给我们在来世一个胜利的桂冠。让我们一起成为小灵魂,透过圣母欣悦地把我们每一刻的生活奉Y给我主。

( 节录1991年9月17日圣母的讯息“你们的母亲的说话铭记于心,并把引致你内心淌茼慦熊h苦奉Y于主吧﹍那些与主一起悬在十字架上,把自己奉Y作为主的活祭的灵魂是真正的光U天主并与我是最接近的。”

( 节录1991年11月4日圣母的讯息)  “我所爱的孩子们!现在请你们把现实生活中即使最微少的东西也乐意地奉Y给我。我会把能力赐给你们,好让你们能把一切奉Y和愿意在喝十字架及殉道者之苦杯时,就算是最顽固的心灵也能在临终时看到曙光而痛悔己罪。”

(节录1994年1月21日圣母的讯息) “我所爱的女儿!感谢妳。妳是如些妥善地为罪人回头悔改的原故而把这些极严厉的痛苦奉Y给天父。不错魔鬼千方百计要令妳痛苦;可是,请妳不要忘记我是时常站在妳的身旁保护妳。”

( 节录1994年10月23日圣母的讯息) “当你们全都听从我而渡奉Y的生活,并为罪人的悔改把你们的牺牲与补赎奉Y时,我要领导你们走在那通往天国的道路上。”

( 节录1995年1月18日圣母的讯息) “记荅郎当妳饱历痛苦,妳才得达至光U。请把妳的苦难好好地为世上所有孩子的悔改而Y上吧﹍请跟随这母亲的意愿祗向往天上的事物,并把你们的痛苦完全和乐意地Y上。”

( 节录2002年1月3日圣母的讯息) “我心爱的女儿!妳的牺牲和补赎是为了赔补淫亵的罪,以及在晚间所犯违反洁德的罪;妳所作的还可以协助悔罪的恩宠流入犯这些罪人的心内。因此,理应更加欣然地Y上所赐给妳的痛楚。”

( 节录2002年1月5日圣母的讯息) "“妳沾染血的痛苦角会不结果实的。借荍A们Y上的牺牲和赔补,许多人的灵魂将会获得悔罪的恩宠。

( 节录2002年3月28日圣母的讯息) “我的圣子耶稣和我聆听茤p充满爱和诚意的祷声,我们因妳为罪人的转化奉Y牺牲和赔补而得到莫大的安慰。”

(节录2002年6月11日耶稣的讯息 )就在那时候,我对主说:“主!我不堪当,我软弱,不过,即使只是一会儿,我也想分受你的痛苦.”主说:“你愿意为这些罪人所做的事作赔补吗?”我回答说:“主,如果可以给主和圣母安慰,即使只是少许的安慰。

(节录2002年6月30日耶稣的讯息耶稣: “妳愿意为我和我的母亲,并为罪人的皈依受苦吗?”我立即回答说:“愿意,我很愿意。

(节录2002年8月15日圣母的讯息 ) 天主在严厉审判的那天,当祂分开莠子和麦子时,如果你们想要被视为好的麦穗,得享天国的福乐,那么,就不要浪费旅途中的每一刻,は论旅程是短或长的,而是,应更加奋力展示爱的力量,即使是使你们内部出血的痛楚,也欣然地Y上。”

(节录2002年8月15日耶稣的讯息 )  “ 我可爱的女儿!当妳受到各府@は根据的恶毒谣言及荒谬的说话攻击和迫害及当妳的身心布满伤口时,妳毫は怨言,把那些令妳感觉好像双重死亡的痛楚欣然地Y上,妳为了罪人的转化,把它们作为牺牲,赔补和爱的奉Y.因为我被妳的爱交织荂A妳对我的深信不疑所感动,以及妳对我的绝对依赖,我は法不赐恩宠给这个世界。”

(节录2006年3月4日圣母的讯息 )  “我要妳与我的心连成一起,妳知道妳在这世界所受的欺凌和侮辱不是妳的而全是我的,妳以牺牲及赔补的心大方地Y上流血的痛苦,以使那些在心灵上盲目和聋的孩子们,能真实地悔改及不致堕入硫磺的火中而得到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