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宣言中错误
的教


梵蒂◥漲^信 (1998)


圣马斯亚圭纳斯在圣体奇迹的看法



罗州见证者的宣言


亲爱的所有爱罗州圣母的朋友们:

在这一年的终结时刻,我们怀虓P恩的心在罗州圣母的爱内,连同茱莉亚妈妈,送给你们我们的问候。

这微小的灵魂在超过三十年之久已奉Y了极端死亡的痛苦和赔补的牺牲,为了人类的救赎来履行我主和圣母的意愿。

     这微小的灵魂,她是甘为祭品的灵魂说:「如果我可以经历给予我所有死亡的痛苦,肉体和心灵的受苦是极好的。甚至于舍弃我的生命,我也能{奉Y。但当人们以悟解判断反对罗州而犯上罪行,便使我最为痛苦,因为他们因我而犯罪。」

我们因此给你们发送此信函,因为你们是那些爱罗州圣母的人,应该正确地知道所有的事实并主动有力地传播爱的讯息,怀郤U誉感成为圣母的助手。










2001~2005
光州总主教将一封原本是递送给茱莉亚和茱莉奥的信函,在到达他们之前,公布给
韩国所有的教区。

(在信函到达茱莉亚和茱莉奥之前)总主教在信函中所标示的指定限期内,需要他问题
的一些答覆。但他提前在信函发送到茱莉奥和茱莉亚之前公布了,甚至发送到海外
国家。有些堂区神父在主日弥撒中公开地阅读给集会的信徒。

正如总主教在信中吩咐茱莉奥和茱莉亚,他们办年度的告解圣事及固定每月奉Y金额然后联络堂区圣堂的职员。但Song神父要求他们一个可替代的先条件作为接受他重反堂区的条件。

他出示的先条件就是如果茱莉奥和茱莉亚在主日弥撒中用扩音器向信徒宣布,罗州的所有讯息和奇迹都是她所虚构的,如果她关闭小圣堂,他便会接受他们重反堂区。茱莉奥和茱莉亚不能遵守这些条件。

因此 Song神父不接受他们回到堂区圣堂。就是这原因他们不能去圣堂。

因此在这情G下总主教称茱莉亚拒绝去圣堂以度一个正常的信仰生活并不公平。

在信中提及「与教会修和并度一个正常信仰生活」是指「在信徒前虚假地见证主和圣母几年来的工作是她所虚构出来的。」

如果茱莉亚遵守这一切,她便要放弃主和圣母给予她的重要使命,这庚絕N是否认所有我主和圣母的崇高工作的真正事实,只为了被准许反回教会。她不能违反良心而行。

Luke Hong-Chul Song神父,(由2001至2005的罗州牧者)严重地迫害罗州,甚称他会用一架推土机拆除小圣堂,要把罗州圣母像给予他,禁止茱莉奥和茱莉亚到堂区圣堂参与弥撒。Song神父作了这帚澈称,还要把圣母像给他,是否合理呢?

再者Song神父拒绝为茱莉奥的母亲祭Y殡葬弥撒并请求堂区教友们不要参与丧髐峸鴷L母亲的堂区牧者:「如果你容许纵然是为她作一个祈祷服务,我会认为它是教会内的丑闻并作出相关行动。」没有一个神父准许为他的母亲祭Y弥撒或作一个祈祷服务。

众所周知,就算亡者并非实践信仰的教友,仍然应该为了灵魂的救恩而奉Y弥撒。但Song神父并没有履行这职责。

他继续派遣一些人到堂区来监视茱莉娅有没有去别的堂区圣堂。

自那时开始,茱莉奥和茱莉亚不能度一个正常的天主教信仰生活,包括所有到访罗州的本地和外地的朝圣者也一屆C

光州教区对主和圣母的天上征兆从不感兴趣,取而代之,它过份讲究于积聚罗州的物质财富。它甚至请茱莉奥和茱莉亚把他们的金钱完全捐Y给总教区,虽然情G看来圣母的工作要继续下去为按照我主和圣母的意愿。

(那时当总主教探访茱莉奥,在与茱莉亚的对话中,他突然愤怒地离去,没有等待茱莉奥按指示即将把他的银行存折交给总主教。他稍后宣布茱莉亚和茱莉奥没有公开罗州的财富或把它奉Y给圣堂及他们不愿意度一个正常的信仰生活。)

现在圣母之家是在被纳入并被政府法律所保障的程式中,并且在财富的问题上作出澄清。

我们的天父教导我们要捍卫「真理」及见证它。如果一个羊群要在黑暗中游荡因为牧人对真理闭上眼睛与他们自己的安全妥协,那么谁会为此而负责呢?

按照光州总教区的宣称声明,「面饼和酒的形式一定要继续保持不变甚至在祝圣之后。」(在教会教理里「一定」的字句并不存在)

似乎它是打算否认圣体奇迹的可能性,例如 Lanciano, Siena, Orvieto,等等的奇迹。
插一个不存在教理字句的意思是一个严重事情,因而损和更改教理原本的意憛C

为什么司铎们不尝试抗议,虽然他们知道真理,在听命的假装下,虽然他们目睹错误,为什么还要闭上眼睛?因为面子及其他人的注意?或是因为他们害怕预料到即将发生的迫害,当他们为了捍卫真理而暴露错误呢?

直至现在为止有很多奇迹和征兆继续发生,甚至在这错误的声明发出后十六年。说出真理并非不听命。我们觉得要驱逐说出真理的信徒是十分不幸的。因此让我们,那些爱罗州圣母的人,见证真理,不要被那些事情所盲目。

跟随充满错误的声明及公开地捍卫它是违背天主,祂是真理的泉源,同时也是违背耶稣,祂说:「我为此而生,我也为此而来到世界上,为给真理作证:凡属于真理的,必听从我的声音。(若望福音18:37)」

让我们传播真理,肯定要让人知道真理及暴露错误并非违命。

「很多人极大地误会了听命这情G,相信它包括任何命令应随机而做,纵使它是相反天主和圣教会的诫命…在所有涉及天主诫命的,正如长上没有权力给予任何相反的命令,因此下属亦没有责任去服从-的确,如果他们这庚絕N会犯罪。」(St. Francis de Sales, The Spiritual Conferences, trans. by Canon Mackey, OSB, p. 179)

因为罪恶在这世界正在增加,黑暗な泛地扫荡下来,茱莉亚妈妈的受苦可怕地变得剧烈,似乎我主和圣母需要我们更多的合作,以祈祷,牺牲和我们的微小痛苦来奉Y。

让我们只迈向真理的光芒前进。亚孟!

愿天主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