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历史的先例去看光州总主教
有关罗州之声明所引发的
问题

俗世法庭经常引用先例以保持法律的释憍M引用的一致完则。同岩例可以D发我们去辨别
在教会内已报导的特殊D示(或称“私人D示”)。或许在教会引用先例尤其重要,因超越时
间及地方性传统差别的异事所显示的一致原则,更是天主教训导的一项必要特性。

 

光州总教区于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发出之罗州声明,很多信友包括神职界已察觉并剖析其
中一些显明及严重的信理谬论,本文之目的乃简略地以一些相似罗州的先例去评论这份聱明。

 


 

 1)  该声明表示:根据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六日的讯息内容,天父似乎由于茱莉亚而延迟了世界
末日的时间,这是既定时刻亦只有天父知道,因此显然与正统的天主教信理有抵触。
 

就茱莉亚所接受的这份讯息内容来看,所谓的时间是有关降下惩罚,并不是世界末日的时间,教会的历史也有不少例子显示出胁迫的惩罚,因世人所奉Y的赔补而被延迟或免除。

例如:
 

a.   天父对圣佳琳说:因妳的缘故,我正在延迟把惩罚降在世上(圣佳琳的交谈)
 

b.   耶稣对圣傅天娜说:只是因妳的缘故我把很多恩宠降在世上,也又是因茤p我免除应
到的惩罚。(圣傅天娜的日记)

c.   旧约,天主对阿巴郎说:如果你在索多瑪和哈摩辣找出十个憭H,衪不会毁灭那两
座城。
 

      研究过上述先例,我们看不到茱莉亚所接受的讯息与教会的训导有任何砥触。
 


 

 2)该声明又表示:就所述圣体从天而降的现象被称为奇迹,这是与天主教信理互相矛盾, 因为只有合法任命的司铎所作的祝圣才可以成圣体,即使该司铎个人有大罪也不影响, 惟所有圣事是根据教会意向,在基督及圣神临在下所举行。 

 

 以下是一些例子显示圣体在特殊情G下被领受,而大部分没有需要司铎的祝圣。

 

a.  圣克满,Ancyra的主教(公元四世纪),在狱中等候殉道时从吾主领受圣体。
 

b.   圣文德(终于1274年)从一位天使领受圣体。
 

c.  圣佳琳(终于1380年)从吾主及天使领受圣体。
 

d.   圣女高隆巴(终于1501年)领受一位天使给她的神师所送之圣体的一小片。
 

e.  圣巴斯加(终于1592年)从一位天使领受了圣体很多次。
 

f.   圣女玛利亚玛达肋纳(所属Pazzi,终于1607年)也曾从吾主领受圣体。
 

g. 圣罗兰士(所属Brindisi,终于1619年)及他的嘉布迁会会士弟兄从吾主领受圣体。
 

h.   在花地玛,圣弥额总领天使把圣爵及圣体带给三位儿童(1917年)。
 

i.    圣体曾奇迹地在德肋撒纽曼修女(Sister Theresa Newmann,终于1962年)的舌头显现过
は数次。

 

该声明又表示有关圣弥额总领天使由一位带罪之司铎提取圣体的讯息是与教会训导有牴触,然而,根据该讯息所记载,圣体是在祝圣后才被提取,也因此,这有效的祝圣没有被否定,宗座特派大使若望布兰迪斯总主教(Archbishop Giovanni Bulaitis) 见证了这奇迹,并作证谓当这两份半个圣体放在一起时,其中一份的一小角不见了,显示出当那位司铎准备领该圣体时,这圣体被提取去了,我们也可以从教会历史看到以下先例。

a.     我们从可敬的玛利亚加大(Mary of Agreda )所作的书『天主之城』,阅知作者在神视里
见到在最后晚餐时,一位天使从身负重罪的犹达斯依斯加略口里拿走了圣体。
 

b.    在圣十字若望(St. John of the Cross)的一生中,当有人身负大罪并在临终前领圣体的
时侯,天使便把圣体由罪人口中取去,送到圣人的房间。

 


 

3)     该声明又表示:就所述茱莉亚领圣体后,圣体便在她的口里变成一团血肉的现象,也是
  与天主教信理有牴触,因为信理教导即使饼和酒经过司铎祝圣后,本质变化成为基督圣体
  和圣血,仍存留在饼和酒的形体。

 

上述记载的最后部份,在韩文正本乃L调『必定存留』,即『必定存留在饼和酒的形体』,教会的要理只教导司铎的祝圣把饼和酒的实质变成吾主的血和肉,而未有同时的类别转变,这项教导清楚地阐明司铎祝圣的效果,而并不适用于特殊个案中,饼酒因天主干预后所产生的奇迹性转变,光州声明歪曲了教会对至圣圣体的训导,完全封闭了任何圣体奇迹的可能性,实属严重的胡作妄为,它使很多教会已认可的圣体奇迹,– 在 Lanciano, Bolsena-Orvieto, Siena, Ferrara, Santarem,阿姆斯特丹及其他的地方–,与教会的训导互相矛盾,莫非光州的总主教已有权去改变教会的训导及凌架教会以往的貝w?

 

我们深信因荍^主给予教宗联同大公会议所颁布有关信仰及道德的教训是不能错的神恩,衪的训导必能在衪的保证下,在教会内保持蚨纯は垢,然而,这保证并不会伸延到那些不与教会训导共融的个别主教、司铎及信友,事实上,教会过去在地区及个人层面会多次出现理论的谬误及仪的错乱,带给信友严重的伤害,我们应首先为那些误入歧途的人祈祷,并应勤力学习及默想教会要理,圣人的表屆A与忠于教会确实教导圣传的牧者和信友保持共融,以装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