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宣言中錯誤
的教義


梵蒂岡的回信 
(1998)


聖多馬斯亞圭納斯
在聖體奇蹟的看法


維護天主教徒
的信仰


聖體在教會的教義


聖體是整個的基督


2001年在義大利


勞民戴理力
主教的信


羅州見證者的宣言


親愛的所有愛羅州聖母的朋友們:

在這一年的終結時刻,我們懷著感恩的心在羅州聖母的愛內,連同茱莉亞媽媽,送給你們我們的問候。

這微小的靈魂在超過三十年之久已奉獻了極端死亡的痛苦和賠補的犧牲,為了人類的救贖來履行我主和聖母的意願。

     這微小的靈魂,她是甘為祭品的靈魂說:「如果我可以經歷給予我所有死亡的痛苦,肉體和心靈的受苦是極好的。甚至於捨棄我的生命,我也能夠奉獻。但當人們以悟解判斷反對羅州而犯上罪行,便使我最為痛苦,因為他們因我而犯罪。」

我們因此給你們發送此信函,因為你們是那些愛羅州聖母的人,應該正確地知道所有的事實並主動有力地傳播愛的訊息,懷著榮譽感成為聖母的助手。










2001~2005
光州總主教將一封原本是遞送給茱莉亞和茱莉奧的信函,在到達他們之前,公佈給
韓國所有的教區。

(在信函到達茱莉亞和茱莉奧之前) 總主教在信函中所標示的指定限期內,需要他問題
的一些答覆。但他提前在信函發送到茱莉奧和茱莉亞之前公佈了,甚至發送到海外
國家。有些堂區神父在主日彌撒中公開地閱讀給集會的信徒。

正如總主教在信中吩咐茱莉奧和茱莉亞,他們辦年度的告解聖事及固定每月奉獻金額然後聯絡堂區聖堂的職員。但Song神父要求他們一個可替代的先決條件作為接受他重反堂區的條件。

他出示的先決條件就是如果茱莉奧和茱莉亞在主日彌撒中用擴音器向信徒宣佈,羅州的所有訊息和奇跡都是她所虛構的,如果她關閉小聖堂,他便會接受他們重反堂區。茱莉奧和茱莉亞不能遵守這些條件。

因此 Song神父不接受他們回到堂區聖堂。就是這原因他們不能去聖堂。

因此在這情況下總主教稱茱莉亞拒絕去聖堂以度一個正常的信仰生活並不公平。

在信中提及「與教會修和並度一個正常信仰生活」是指「在信徒前虛假地見證主和聖母幾年來的工作是她所虛構出來的。」

如果茱莉亞遵守這一切,她便要放棄主和聖母給予她的重要使命,這樣做就是否認所有我主和聖母的崇高工作的真正事實,只為了被准許反回教會。她不能違反良心而行。

Luke Hong-Chul Song神父,(由2001至2005的羅州牧者) 嚴重地迫害羅州,甚至稱他會用一架推土機拆除小聖堂,要把羅州聖母像給予他,禁止茱莉奧和茱莉亞到堂區聖堂參與彌撒。Song神父作了這樣的宣稱,還要把聖母像給他,是否合理呢?

再者Song神父拒絕為茱莉奧的母親祭獻殯葬彌撒並請求堂區教友們不要參與喪禮及恐嚇他母親的堂區牧者:「如果你容許縱然是為她作一個祈禱服務,我會認為它是教會內的醜聞並作出相關行動。」沒有一個神父准許為他的母親祭獻彌撒或作一個祈禱服務。

眾所周知,就算亡者並非實踐信仰的教友,仍然應該為了靈魂的救恩而奉獻彌撒。但Song神父並沒有履行這職責。

他繼續派遣一些人到堂區來監視茱莉婭有沒有去別的堂區聖堂。

自那時開始,茱莉奧和茱莉亞不能度一個正常的天主教信仰生活,包括所有到訪羅州的本地和外地的朝聖者也一樣。

光州教區對主和聖母的天上徵兆從不感興趣,取而代之,它過份講究于積聚羅州的物質財富。它甚至請茱莉奧和茱莉亞把他們的金錢完全捐獻給總教區,雖然情況看來聖母的工作要繼續下去為按照我主和聖母的意願。

(那時當總主教探訪茱莉奧,在與茱莉亞的對話中,他突然憤怒地離去,沒有等待茱莉奧按指示即將把他的銀行存摺交給總主教。他稍後宣佈茱莉亞和茱莉奧沒有公開羅州的財富或把它奉獻給聖堂及他們不願意度一個正常的信仰生活。)

現在聖母之家是在被納入並被政府法律所保障的程式中,並且在財富的問題上作出澄清。

我們的天父教導我們要捍衛「真理」及見證它。如果一個羊群要在黑暗中遊蕩因為牧人對真理閉上眼睛與他們自己的安全妥協,那麼誰會為此而負責呢?

按照光州總教區的宣稱聲明,「面餅和酒的形式一定要繼續保持不變甚至在祝聖之後。」(在教會教理裡「一定」的字句並不存在)

似乎它是打算否認聖體奇跡的可能性,例如 Lanciano, Siena, Orvieto,等等的奇跡。加
插一個不存在教理字句的意思是一個嚴重事情,因而減損和更改教理原本的意義。

為什麼司鐸們不嘗試抗議,雖然他們知道真理,在聽命的假裝下,雖然他們目睹錯誤,為什麼還要閉上眼睛?因為面子及其他人的注意?或是因為他們害怕預料到即將發生的迫害,當他們為了捍衛真理而暴露錯誤呢?

直至現在為止有很多奇跡和徵兆繼續發生,甚至在這錯誤的聲明發出後十六年。說出真理並非不聽命。我們覺得要驅逐說出真理的信徒是十分不幸的。因此讓我們,那些愛羅州聖母的人,見證真理,不要被那些事情所盲目。

跟隨充滿錯誤的聲明及公開地捍衛它是違背天主,祂是真理的泉源,同時也是違背耶穌,祂說:「我為此而生,我也為此而來到世界上,為給真理作證:凡屬於真理的,必聽從我的聲音。(若望福音18:37)」

讓我們傳播真理,肯定要讓人知道真理及暴露錯誤並非違命。

「很多人極大地誤會了聽命這情況,相信它包括任何命令應隨機而做,縱使它是相反天主和聖教會的誡命…在所有涉及天主誡命的,正如長上沒有權力給予任何相反的命令,因此下屬亦沒有責任去服從 - 的確,如果他們這樣做就會犯罪。」(St. Francis de Sales, The Spiritual Conferences, trans. by Canon Mackey, O.S.B., p. 179)

因為罪惡在這世界正在增加,黑暗廣泛地掃蕩下來,茱莉亞媽媽的受苦可怕地變得劇烈,似乎我主和聖母需要我們更多的合作,以祈禱,犧牲和我們的微小痛苦來奉獻。

讓我們只邁向真理的光芒前進。亞孟!

願天主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