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荍们的天主教信仰及韩国罗州
茱莉亚所接受的讯息及奇迹性征兆
而发出的声明


由罗州见证者撰写

 

1.我们完全接纳和坚定不移地相信

(一)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把衪自己或宗徒们所D示的最纯美及完整的真理交托给衪的教会,这
      些真理是人类救赎不可缺的。

(二)有关真理乃记载在圣言及传承,并经过教憛A宗座训导,大公会议文Y,圣人们的榜岸
      著作,牧者讲道等等方式作阐释,澄清及传达给我们,以便每一个时代及地方的人能认识
      天主和衪的真理,从而得救。

2.我们相信

(一)我主已邀请了人类每一份子加入衪的教会,并召叫了衪的教会里所有成员去参与衪的拯救
       世人工作,使衪的真理能な传天下万民及由衪苦难所赚得的救赎圣宠能な大地分给世人。

(二)衪在教会里为牧者设立了圣统制度以便他们向信众教导真理及分施圣事恩宠,使他们在真
       理方面不会迷失方向,也不会疏忽遵守诫命,玼鄑顝实地坚守教会有关信仰和道德的
       训导及在主的恩宠内成长。

3. 我们相信:

(一)圣神时常D导荓会因而全体信众,包括神职人员及平信徒,在信仰上不能错误(天主教教
       理 # 92),及

(二)当教宗或世界主教团与教宗共同郑重地宣布一项有关信仰或道德的教憛A为天主所D示的
       当信之道,圣神便赐予不能错误之神恩,使这些训导亳は失误。(天主教教理# 891) 。

4.我们相信:

 「教宗和主教在执行普通训导权中提出一种训导,引人在信仰及道德上对D示有更好的
    了解 ,这时即使没有作出不能错的论断,也没有以『貝w性的口气』表达意见,天主仍然
    扶掖与伯多禄继承人共同施教的宗徒们的继承者,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扶掖罗马的主教
   ,整个教会的牧者。」 (天主教教理# 892) 。

5. 因此,我们相信:

(一) 「基督信徒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应以信徒的服从追随代表基督的牧人,有关他们以信仰导
        师身份所宣布的,并以教会领导人身份,所规定的一切」(圣教法典# 212条1项)及同时,

(二)  这服从是不可L迫,教会教导说:「人对天主所作的信仰回应该是自愿的」(天主教教理
        # 160),以及「は论任何人为的权力,都不能L迫任何人,在宗教信仰上,违反其良心行事
      ,也不能阻挠任何人,在合理的范围内,或私自、或公开、或单独、或集体依照其良心行
       事」 (梵二大公会议信仰自由宣言# 2),当教会内一些教友因愚昧或骄傲及虚U心,接受了
       有关于信仰及道德的错缪观念,并甚而な传此等观念,牧者们将需要给他们正确指导,以
       便他们悔改及重归真理,及如果他们固执己见的话,便需警诫他们或什至采取更L的方案
       。然而,如果信友仍然忠于教会训导及推な正确的天主教虔敬祈祷,牧者便没有理由阻止
       他们这庚竣F。

6.   人是依照天主的俏像而造成的,所以具有智力及自由的意志。因此,我们相信教会的成员–
       不单只是信友也包括牧者–必须竭尽所能去正当地运用他们的理智及自由意志,以使他们
       能忠于主的真理。如果我们因任何理由妥协真理及接受错缪的话,我们便对吾主不忠及未
       能承行衪的旨意。我们需提醒自己,加入天主教会目的是学习主的真理,为它作至终地维
       护它以达至永生。

      「所有信徒都须了解和传递D示的真理。他们接受了圣神的传油,而圣神教导他们一切并
        把他们『引入一切真理』」(天主教教理# 91) 。

       「第八诚禁止在对别人的关系上歪曲真里。这项道德规定来自神子民的圣召,要作天主的
        见证,而天主是真理,天主要真理。违反真理的罪,就是以言语,以行为表示拒绝致力于
         道德的正直:是对天主根本的不忠,因此破坏盟约的基础。」(天主教教理# 2464) 。

7.    基于上述教导,我们诚切地尊崇及敬爱教会里的牧者:教宗、主教及司铎们,并愿意服从
       他们的教训和指导,犹如小孩服从及跟随他们的父母。与此同时,我们察觉到在某些情G
       下,当牧者作一些与真理不尽相乎的教导,或采取一些行动不公平地侵犯我们作为教会成
       员的权益及自由的话,我们可以向牧者表达意见,向他申诉以纠正问题及向教会内其他人
       仕传达有关内容。「基督信徒有权将自己的需要,尤其精神上的需要以及期望,向教会牧
       人表达。信徒根据自己的学识、能力及声望,有权利而且有务将其有关教会利益的见解
       表达给教会的牧人,并在顾全信仰和善良风俗的完整,对牧人的尊敬,以及大众的利益和
       个人地位的前提下,有权将之告知其他信徒。」(圣教法典#212条(2) & (3) )。

8.   我们相信所有为人类救赎所需要的真理已在我主及衪的宗徒时代公开D示了,但为保持衪
       的子民忠于已D示的真理,天主间中派遣伟大圣人及甚至圣母去警告、光照、鼓励及L化
      衪的子民,尤其在弥漫茩I叛、异端或道德堕落的时期,教会作以下训导:「圣神把教会
      导向全部真理,团结在共融和服务的精神内;用圣统阶级和各种奇能神恩建设并督导教会」
      等级制度变化了和有吸引力的鱆哄A并且这帖挥她,以便她能履行她的使命。(教会}
      章第# 4章) 。因此,(甲)在一般圣事及其他圣统制之牧民活动所领受的圣宠,与(乙)天主在
      特别需要情G下施给衪子民的神恩性圣宠,包括特别D示(「特别D示」一词曾在特利腾大
      公会议作教憍坅聽隉A见DS委员会# 1566)。当人们良好地回应天主的特殊援助时,他们便
      能体验到长足的发展,包括重振他们的信德,激励他们的福传热忱,增进教会对抗世上道
      德沦亡所作努力的效能。

      一个好的例子是在十六世纪时圣母在瓜达劳比的特殊援助,令到很多墨西哥人皈依天主教
      信仰及放弃了他们以人作祭品的恶习。诚然不是所有有关显现、讯息及神迹都是真确的,
      因此我们不应轻信,惟应该以信德及理智小心鉴别,并接受教会就有关事件所作的判断。
      再者,我们应记荋N特别D示的报告,教会的责任是去考察它们是否真确,而不是以教会
      权力高于真理的态度,任意地接受或排斥它们。(参考天主教教理# 86)

9.  至于有关罗州的事件,在一九九四年底光州教区已成了罗州调查委员会,后者于一九九
     八年一月一日发出了一份负面的「罗州声明」。我们相信,几时有重要报告有关超自然事
     情出现时,本地教区有责任去根据教区正确训导,科学测试及众多作证进行一项客观及深
     入的调查,而信友则有务去接受教会的正式判断。就光州教区之罗州声明内容而言,
     很多在韩国内外的神职人员及平信徒提出了严肃问题。一般的期望是光州教区会就声明
     以真诚及令人信服的解释作辩护,或承认所在的问题而作需要的更正。如果所提出的问题
     不是重要的或是は理的挑剔,忽视它们也不为过,相反的,已提出的问题皆被认为十分严
     重,以致整份声明之有效性已处于危险境界,并质疑一位主教之训导权力的诚信是否已受
     损害。不论情?的严重程度,光州教区并没有就其声明的问题作回应,他们惟一的立场是
     要求信友は条件地接受那份声明,仅因为那是由总主教所发出的,光州教区不断拒绝就
     罗州进行一次正式调查,并就声明的教憍错误的问题作调查,且固执地要求信友は条件
     听命,凡此皆严重地违犯以下原则:

     (一)  主教的教导权不是は限的,它是由吾主所交托,目的是在真理中维护信友。

     (二) 「人对天主所作的信仰回应该是自愿的」 (天主教教理# 160)及「は论个人或团体,都
             不能L迫任何人,在宗教信仰上,违反其良心行事,也不能阻挠任何人,在合理的范
             围内,或私自、或公开、或单独、或集体依照其良心行事。」 (梵二信仰自由宣言# 2)
             光州教区L调教会团体内的团结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并以此为反对罗州之理据,然
              而,他们违反上述原则,因而使教会内的真正团结不可能实现。

那么,光州教区所发出的声明为罗州有什么难题? (1)在光州的声明表示「天主教教会教导即使饼和酒经过司铎祝圣后,本货变化成基督圣体和圣血,仍存留在饼和酒的类别。」(韩文正本表示「必定存留在饼和酒的类别」),基于此,它指出在罗州所发生的圣体变成可见的血肉现象为不当,且因此,它也责难所有教会历史上所记载的圣体奇迹,而其中不少已被教会认可的。然而,教会在这方面的训导是司铎们的祝圣把饼和酒的实质变成吾主的身体和血,饼和酒的类别未有改变。即是说,这要理阐述司铎们祝圣的效果,而未有意谓指出即使在祝圣后圣体的实质一定继续不变,光州声明歪曲了教理以责难在罗州所发生的圣体奇迹。如果任何人认为面饼和酒的类别由神父所祝圣的力量改变,这将是清楚地违反教会的要理,但这说法从未在有关罗州圣体奇迹里提出或暗示。光州声明根本拒绝圣体的奇迹,否认由天主作别干预以发生奇迹的可能性。第一梵蒂═j公会议谴责了任何企图拒绝奇迹的可能性或否认奇迹是某些已显示的真理之神圣来源的理据。(DS #3009 & # 3034)

(2)  圣体形态改变成为看见的肉和血这些奇迹,是从天主而来的征兆,外在地显露圣事中的内
      在真实性,那是通常稳藏在面饼和酒之内,其意向乃加L我们对我主真正存在圣体内的
      信仰。否认这些奇迹,并歪曲教会要理的行动,并非维护珙O反对圣体的训导。实际上
     ,Soon-Sung Ri神父,光州教区的罗州调查委员会秘书长及教撖学家,曾在光州就罗州所
      作声明的公告发出两个月以后,在韩国主教会议的杂志『牧人关心』 (1998年3月出版)刊载
      了一份文章,目的为声明的内容护航。

      在这篇文章里,Ri神父说:「光州尹恭熙总主教的声明否认在罗州的圣体奇迹的真实原因,
      乃是寻求与我们分离的兄弟盛大的团结。」 Ri神父认为,因为新教徒反对天主教教憛A
      有关我主的身体、血、灵魂及天主性真正的存在圣体内,而圣体奇迹肯定了天主教的教憛A
      故不可被承认为免伤害新教徒。这实是摒弃真理为寻找虚假的团结,并代表茩I叛真理的
      我主。

      第二届梵蒂═j公会议严厉地警告,反对以天主教教憪@妥协,借以追求团结已分离的兄
      弟:「最不容于大公主摨諯囿滿A莫过于伪装的妥协主憛A那将使纯正的公教道理受损,
      使其真正而确切的意思晦暗。」(大公主慦k令#11, 1964年11月21日)。Ri神父在他的文章
      里进一步说,在过去的世纪里对圣体是有不同的看法,及甚至在我们的时期之内,一些神
      学家设法提出使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会可接受的圣体的教憛C他的评论暗示,天主教在圣体
      方面没有确定的教憛A或即使有,它可以根据神学家的新方式作修订。

      然而这个看法,为要忠实地保留天主教信仰的信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天主教要理是教会
      不能错地订定,这教训权柄是吾主自己建立教会时赋予教会的。回避表达清楚的立场也许
      是俗世中一种机灵的技巧,但不是我们期望对那些我主真理忠诚的人的正确态度。圣若望
      福音的第六章里,记载了我主解释圣体的道理和许多犹太人不再跟随耶稣。

      看见他们离开,我主没有叫他们返回而许诺修改衪的教导,衪狾验的衪的门徒以肯定他
      们的信德。如果我们也以软弱的信仰和冷漠的态度对待我主真正的临在圣体内,现在是正
      确的时候,以真诚地虔敬在圣体内的吾主及完成衪降生的母亲,以改正我们的错误。

(3)  光州声明并且说:「天主教教会的教慦磳雈u有透过合法被任命的神父所作所奉Y,圣体
      圣事才开始存在。」及根据这一点,谴责在罗州发生的神奇圣体降临,并实际上,谴责
      在教会历史过程中圣人们直接地从我主或从天使接受了的许多神奇的圣体。这是另一项严
      重歪曲了教会对圣体的教憛A因为在1215年第四届拉脱朗大公会议曾宣布:「除了合法地
      根据耶稣基督传络宗徒们及他们的继承人的教会之钥匙而被任命的神父,确实地没人可以
      完成这圣事」 (DS # 802)

      以对抗华埵h教派的不接受圣统制及宣称所有信众拥有相同权力的异端。它的目的没有排
      除我主自己在没有衪在地上司铎作中介的情G下,神奇地以圣体形式来到我们的可能性。
      教导是清楚地有异于光州声明的主张:圣体只有透过神父的祝圣始能存在。圣体是我主自
      己,而不是没有生命的物件。因为衪是天主的儿子,衪是充分地能{如在过去会以可敬的
      形式显现,或在其他时期以圣体的形式显现。

(4)  光州声明并且谴责了圣弥额总领天使由一位带罪的神父提取圣体及把圣体送到罗州小堂
       的奇迹,而宗座特派大使若望布赖狄斯总主教在1994年11月24日到韩国访问(他见证了
       这奇迹),他引述认为的教会训导说有效的仪不取角_祝圣神父的圣洁。即使这教会的教
       慦达是正确的,但其应用是不正确,因为那圣体是在被祝圣以后才被带来到罗州,而这
       有效祝圣是从未被否定。若望布赖狄斯总主教提及,在两份半个圣体中,一份被茱莉亚接
       收到在手里的圣体是缺掉了一小角,过显示那位神父已把细小一片的圣体放在圣爵中并将
       准备领该圣体。

(5)  依赖这些被不正确地提出和应用的教会教憪@为它的借口,光州教区未有指令把罗州
      的奇迹证据作任何科学性的测试。他们亦不考虑在銕国立大学(法医学部门),在光州的
      医院,及海外的实验室所进行测试的结果。教会在作出貝w关于宣福及册封之前,把奇迹
      作详尽的科学性测试是必要的,正如圣母玛利亚的显现个案一屆C许多在韩国的神父及平
      信徒说:「在罗州的奇迹一定是制造出来的!」并散播这は根据和不负责任的指责。很多
      其他人则说:「我不理会这些奇迹是否真实。奇迹是不重要的!」

      这是一项危险及错误的声明,因为真正的奇迹是天主自己的证明,以证实衪教导的神圣来
      源使我们能坚L地相信和更加牢固地忠于它们。在圣经里,我们读过,吾主曾严厉责骂那
      些听过衪的教训和看过衪的奇迹,但仍然有不相信的人(路加10:13-16)。如果我们由于世俗
      的智慧和科学知识,藐视来自天主的超自然教导及征兆,而变得过分自信,我们实是藐视
      发给我们这些教导和征兆的天主。真正奇迹性征兆是降生成人并居在我们中间的天主圣子
      (与天主圣父及天主圣神)的特别表示,以彰显衪的全能及爱。显示它们是衪神圣和爱的接
      触及脉搏,提醒荍们衪的存在,及这宇宙的真主不是我们,而是生活的天主这事实。


(6)  下列的与光州声明は关,但是在光州教区和罗州堂区的牧民工作落实该声明过程中
       产生了问题。

(1)  茱莉亚的婆婆在 2002年5月11日逝世。她是在光州东林洞堂区的一名虔诚的教徒。因为她
      是茱莉亚的婆婆,罗州本堂及她所属光州教区内的堂区都不准为她举行丧弥撒。罗州的
      本堂神父 Hong- Chul Song 说出更令人吃惊的话,他说禁止亡者莫尼嘉 Chung 举行弥撒的
      命令是来自光州的蔡主教。

(2)  近年来,韩国人和外国来的朝圣者都不准进入罗州的本堂。在韩国有些堂区及在美国一些
      韩国人的堂区也发生同帚漕ヾC

(3)  在 2001年6月,罗州的本堂神父曾说,他会欢迎茱莉亚和她的丈夫朱利奥返回他的堂区,
      条件是他们在一主日弥撒中在教友面前宣称,所有的讯息和奇迹都是制造出来的,及他们
      不再会传播它们。这说来,Song神父使茱莉亚和朱利奥不能在堂区内过茪@般的信仰生
      活。他的作为在天主教教会里真是难以想像,因为他实际上是要求茱莉亚和朱利奥摒弃他
     们的良心,并否认吾主及圣母的讯息和工作。即使崔主教获悉此事,但他对此事没有作任
     何表示。


上述问题是严重的僭取教友的权利,并且亵渎了委托给教会里神职人员的权力。下列是相关
 的教会法律:「基督信徒有权利由教会的牧人,颂受教会精神财富的韺U,尤其是天主的圣言和圣事" (圣教法典#213)」「妄用教会权力或职务者,以其作或不作为的轻重处罚之,并得褫夺职务;但法律或命令制定其他刑罚者不在此限。」 (圣教法典#1389) 另外,在光州教区的行动(及在韩国其他教区,视乎他们与光州教区合作的程度)要求信友は条件地接纳罗州声明,包括其教憍错误和其他严重问题,也是滥用职权。原因是我主已委托了衪的训导权给牧者,目的在为保卫信众在真理内( cf.天主教教# 890 & # 896),但这训导权没有用作保卫真理,而是用作推行谬误。这是在教会里一项严重的滥用职权和对我主不忠。 当前,韩国教会里的气氛似在窒息尤如一个被独裁和压迫的社会一般。在韩国许多信徒在他们的主教和司铎们的压力下,体验蚝憳蛌漣x难和痛苦,这些牧者要求他们完全服从光州就罗州所作的声明,拒绝罗州的讯息和奇迹,并把它们列为虚假的和歪曲教会的教憛A以证明这对罗州的消极貝w是正确的。受这压力影响的教友们可能从来未有违背过他们的主教或司铎,他们亦不会曾被指责在教会里干犯法律和纪律或损害教会团体的团结性。 然而,让我们记荂A在更早期的世纪我们的祖先忍受了更坏的迫害和困难,但他们借对我主和圣母的坚固信仰及信赖,成功地克服了这些困难。我们明确地不是试图对教会的训导权不服从。我们热爱教会,愿意对她的教导表示忠诚和服从她的牧者。然而,我们现正体验茪@种}突的痛苦,因为在韩国的本地教会领袖要求我们接受被歪曲的我主的真理,这是我们承诺所维护的,并否认我们曾见证衪的工作。尽管光州就罗州所作的声明错误百出,韩国教会的领袖们采取压迫手段要求信众接受这声如果我们向这错误运用的权力投降的话,我们将等如同意声明中所包括教憍坁错误、及附和那些说罗州的讯息和神奇征兆是制造的了。这庚答话,我们也许避免当前的批评及其他在我们四周人士的虐待,但我们将必须回答我的主,衪也许会问我们,为什么我们与错误妥协,并背弃我主和圣母的临在、讯息、奇迹及恩宠。如果我们说是我们的主教、神父和朋友所迫使的话,我主会接受这些借口吗?依照我主在罗州的一个讯息,现在是我主把好的五谷从空谷壳中分离的时候。天主对那些悔恨他们的罪孽及改变他们生活的人是は限仁慈,但对那些存留在罪恶中的是非常严厉。而且,我们不能为追求在本地教会里的团结而忽略普世教会里的团结。只有本地教会里的团结,而忽略与教宗、许多主教和神父及在世界上不计其数的平信徒之团结,那不是天主教教会真正的团结。团结若不站在真理上便好像在沙堆修建的房子将会倒塌。G且,天主教的教憒b普世教会和本地教会之间或在罗马和本地教会之间是不可以不同的。让我们为那些在错误中坚持的人祈祷,希望他们很快明白他们的错误,谦逊地跪在我主之前,并加入在普世教会里真正的团结,在他们的思想和内心里重建真理和仁爱。目前的不稳定和困难的情G将不会は限期地持续下去。让我们不要变得不耐烦,或对我主及圣母接近全面的胜利有任何怀疑,珥n不断热心地祈祷,以求这胜利可能很快将会在我们中实现,并时常默想我主的真理,从而成为我主及圣母忠诚的孩子。诚然罗州的讯息和征兆在正式的被承认以后将会更加容易地被接受,但更加可贵的是在目前的极具困难中,如果我们能去保卫我主及圣母并对衪们的讯息和工作证。尽管压力继续把我们推离真理及对我主的忠诚,让我们不要失去信心。与其在压力之前颤抖和忧虑,让我们一起作为我们的主和圣母的仆人和孩子,成为光和盐以拯救这个世界。  


                                                                                                                     罗州的见证人
     
                                                                                                                    二○○五年五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