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约在晚上九时)
茱莉亚接收到圣母的讯息

当在2月17日从圣母接收到的讯息公开后,很多人都前来忏悔。但也有一些人对讯息提出异议。
回想及我主和圣母受伤的心灵时,我悲伤地哭了和感受到痛苦。当我用手帕抹去我的眼泪,
它仍是湿茼慦滿C

       然后,我感觉头部非常热就好像火烧似的,我以为我的头会爆裂。我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怫憳蛌熊h苦。这感觉就像一座火山的喷发。在那个时候,我已经躺在一张大椅子上,用耶稣所给一些神奇的药擦在我的头上。黑色物质及气泡从我的头涌出。默想我主及圣母所受的是多么的痛苦,必定已感到这帚熊h苦,我愿代替我主和圣母接受痛苦,并感到我的腹部和身体被严重扭曲了起来,所以我由助手扶持我到浴室去,我的身体开始流出血来。

       


       

有血的排泄物及有血的尿

       这些痛苦是如此的很难忍受,它们は法与以前的痛苦比较。为了修补耶稣与圣母圣心所受的创伤及为罪人的皈依,我把它们欣悦地Y上了,我更清楚理解,即使只为拯救一个灵魂都是十分困难。然后,魔鬼跳出来并毫不留情地袭击我,这岱瓻K可以不能Y上痛苦。结果,我整个的身体变得留有大量的伤痕。一位助手替我拍被魔鬼攻击的照片所拍到的照片显示了我身体出现受伤及伤痕累累,我的腰和脊椎被扭曲。有些照片甚至看起来好像对我的背部和腰部的肉都有汗水淌流荂C

       


       

 

左:是茱莉亚的背部 右:是茱莉亚的身体被打伤,浑身青紫,她的腰及脊椎被扭曲

       当我被魔鬼攻击时我感受到痛苦不仅在精神上,而且身体也是一屆C此外,为弥补同性恋和其他性罪恶,我的肛门继续突出。为赔补堕胎肆意犯下的罪,我的腹部持续肿胀,压荍琲漱脏六腑。结果是,我连吃些少的食物也很难消化。        

即使在死亡前呼出的最后一口气,茱莉亚Y上为堕胎赎罪的痛苦

       当我在极度痛苦中默想时,我想到任何人进入天国将是多么的困难,除非他或她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单纯的孩子。圣母伤心地看荍琣}流泪说话。

圣母:
        “我非常心爱的女儿!这对你来说很难,不是吗?这对我来说亦是很难。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他们怎么能明白,为拯救多一个灵魂亦是十分困难!正如人,如果他们受法律的束缚,不能赚得天国,坚持在他们不重要的知识、理论和推理,即使有深厚神学的知识,他们将永远は法赚得天国。

        我心爱被特别召叫的孩子们,因为你们是如此的被深爱!现在天父憳膋漯M爵已满,并且惩罚是迫在眉睫。这就是为什么天主给予我的女儿特别恩惠,她总是谦卑自下,说她不堪当,恳请除了她的耻辱,所有的已完全Y上了给天主,故此她将可以走到这世界,传播爱的讯息。

        我肯定的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以人的计算或衡量
思考,你们便不遵循天主的旨意。相反,透过与我所选择的小灵魂团结,兴高彩烈享受爱与和平,以一个简单孩子般的方式,仅以谦卑和服从跟随我主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