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我們的天主教信仰及韓國羅州
茱莉亞所接受的訊息及奇蹟性徵兆
而發出的聲明


由羅州見證者撰寫

 

1. 我們完全接納和堅定不移地相信

(一) 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把衪自己或宗徒們所啟示的最純美及完整的真理交託給衪的教會,這
        些真理是人類救贖不可缺的。

(二) 有關真理乃記載在聖言及傳承,並經過教義,宗座訓導,大公會議文獻,聖人們的榜樣及
       著作,牧者講道等等方式作闡釋,澄清及傳達給我們,以便每一個時代及地方的人能認識
       天主和衪的真理,從而得救。

2. 我們相信

(一) 我主已邀請了人類每一份子加入衪的教會,並召叫了衪的教會裡所有成員去參與衪的拯救
        世人工作,使衪的真理能廣傳天下萬民及由衪苦難所賺得的救贖聖寵能廣大地分給世人。

(二) 衪在教會裡為牧者設立了聖統制度以便他們向信眾教導真理及分施聖事恩寵,使他們在真
        理方面不會迷失方向,也不會疏忽遵守誡命,卻能更忠實地堅守教會有關信仰和道德的
        訓導及在主的恩寵內成長。

3. 我們相信:

(一) 聖神時常啟導著教會因而全體信眾,包括神職人員及平信徒,在信仰上不能錯誤 (天主教教
        理# 92),及

(二) 當教宗或世界主教團與教宗共同鄭重地宣佈一項有關信仰或道德的教義,為天主所啟示的
        當信之道,聖神便賜予不能錯誤之神恩,使這些訓導亳無失誤。(天主教教理# 891) 。

4. 我們相信:

 「教宗和主教在執行普通訓導權中提出一種訓導,引人在信仰及道德上對啟示有更好的了解,這時即使沒有作出不能錯的論斷,也沒有以『決定性的口氣』表達意見,天主仍然扶掖與伯多祿繼承人共同施教的宗徒們的繼承者,更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扶掖羅馬的主教,整個教會的牧者。」 (天主教教理# 892) 。

5. 因此,我們相信:

(一) 「基督信徒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應以信徒的服從追隨代表基督的牧人,有關他們以信仰導
        師身份所宣佈的,並以教會領導人身份,所規定的一切」(聖教法典 #212條 1項) 及同時,

(二)  這服從是不可強迫,教會教導說:「人對天主所作的信仰回應該是自願的」(天主教教理
        # 160),以及「無論任何人為的權力,都不能強迫任何人,在宗教信仰上,違反其良心行事
      ,也不能阻撓任何人,在合理的範圍內,或私自、或公開、或單獨、或集體依照其良心行
       事」 (梵二大公會議信仰自由宣言# 2),當教會內一些教友因愚昧或驕傲及虛榮心,接受了
       有關於信仰及道德的錯繆觀念,並甚而廣傳此等觀念,牧者們將需要給他們正確指導,以
       便他們悔改及重歸真理,及如果他們固執己見的話,便需警誡他們或甚至採取更強的方案
       。然而,如果信友仍然忠於教會訓導及推廣正確的天主教虔敬祈禱,牧者便沒有理由阻止
       他們這樣做了。

6.   人是依照天主的俏像而造成的,所以具有智力及自由的意志。因此,我們相信教會的成員–
       不單只是信友也包括牧者–必須竭盡所能去正當地運用他們的理智及自由意志,以使他們
       能忠於主的真理。如果我們因任何理由妥協真理及接受錯繆的話,我們便對吾主不忠及未
       能承行衪的旨意。我們需提醒自己,加入天主教會目的是學習主的真理,為它作至終地維
       護它以達至永生。

      「所有信徒都須了解和傳遞啟示的真理。他們接受了聖神的傳油,而聖神教導他們一切並
        把他們『引入一切真理』」(天主教教理# 91) 。

       「第八誠禁止在對別人的關係上歪曲真裡。這項道德規定來自神子民的聖召,要作天主的
        見證,而天主是真理,天主要真理。違反真理的罪,就是以言語,以行為表示拒絕致力於
         道德的正直:是對天主根本的不忠,因此破壞盟約的基礎。」(天主教教理# 2464) 。

7.    基於上述教導,我們誠切地尊崇及敬愛教會裡的牧者:教宗、主教及司鐸們,並願意服從
       他們的教訓和指導,猶如小孩服從及跟隨他們的父母。與此同時,我們察覺到在某些情況
       下,當牧者作一些與真理不盡相乎的教導,或採取一些行動不公平地侵犯我們作為教會成
       員的權益及自由的話,我們可以向牧者表達意見,向他申訴以糾正問題及向教會內其他人
       仕傳達有關內容。「基督信徒有權將自己的需要,尤其精神上的需要以及期望,向教會牧
       人表達。信徒根據自己的學識、能力及聲望,有權利而且有義務將其有關教會利益的見解
       表達給教會的牧人,並在顧全信仰和善良風俗的完整,對牧人的尊敬,以及大眾的利益和
       個人地位的前提下,有權將之告知其他信徒。」(聖教法典 #212條 (2) & (3))。

8.   我們相信所有為人類救贖所需要的真理已在我主及衪的宗徒時代公開啟示了,但為保持衪
       的子民忠於已啟示的真理,天主間中派遣偉大聖人及甚至聖母去警告、光照、 鼓勵及強化
      衪的子民,尤其在瀰漫著背叛、異端或道德墮落的時期,教會作以下訓導:「聖神把教會
      導向全部真理,團結在共融和服務的精神內;用聖統階級和各種奇能神恩建設並督導教會」
      等級制度變化了和有吸引力的禮物,並且這樣指揮她,以便她能履行她的使命。 (教會憲
      章第 # 4章) 。因此,(甲)在一般聖事及其他聖統制之牧民活動所領受的聖寵,與(乙)天主在
      特別需要情況下施給衪子民的神恩性聖寵,包括特別啟示(「特別啟示」一詞曾在特利騰大
      公會議作教義性宣示,見DS 委員會# 1566)。當人們良好地回應天主的特殊援助時,他們便
      能體驗到長足的發展,包括重振他們的信德,激勵他們的福傳熱忱,增進教會對抗世上道
      德淪亡所作努力的效能。

      一個好的例子是在十六世紀時聖母在瓜達勞比的特殊援助,令到很多墨西哥人皈依天主教
      信仰及放棄了他們以人作祭品的惡習。誠然不是所有有關顯現、訊息及神蹟都是真確的,
      因此我們不應輕信,惟應該以信德及理智小心鑑別,並接受教會就有關事件所作的判斷。
      再者,我們應記著就特別啟示的報告,教會的責任是去考察它們是否真確,而不是以教會
      權力高於真理的態度,任意地接受或排斥它們。 (參考天主教教理# 86)

9.  至於有關羅州的事件,在一九九四年底光州教區已成了羅州調查委員會,後者於一九九
     八年一月一日發出了一份負面的「羅州聲明」。我們相信,幾時有重要報告有關超自然事
     情出現時,本地教區有責任去根據教區正確訓導,科學測試及眾多作證進行一項客觀及深
     入的調查,而信友則有義務去接受教會的正式判斷。就光州教區之羅州聲明內容而言,
     很多在韓國內外的神職人員及平信徒提出了嚴肅問題。一般的期望是光州教區會就聲明
     以真誠及令人信服的解釋作辯護,或承認所在的問題而作需要的更正。如果所提出的問題
     不是重要的或是無理的挑剔,忽視它們也不為過,相反的,已提出的問題皆被認為十分嚴
     重,以致整份聲明之有效性已處於危險境界,並質疑一位主教之訓導權力的誠信是否已受
     損害。不論情?的嚴重程度,光州教區並沒有就其聲明的問題作回應,他們惟一的立場是
     要求信友無條件地接受那份聲明,僅因為那是由總主教所發出的,光州教區不斷拒絕就
     羅州進行一次正式調查,並就聲明的教義性錯誤的問題作調查,且固執地要求信友無條件
     聽命,凡此皆嚴重地違犯以下原則:

     (一) 主教的教導權不是無限的,它是由吾主所交託,目的是在真理中維護信友。

     (二) 「人對天主所作的信仰回應該是自願的」 (天主教教理# 160) 及「無論個人或團體,都
             不能強迫任何人,在宗教信仰上,違反其良心行事,也不能阻撓任何人,在合理的範
             圍內,或私自、或公開、或單獨、或集體依照其良心行事。」 (梵二信仰自由宣言 # 2)
             光州教區強調教會團體內的團結是他們的首要目標,並以此為反對羅州之理据,然
              而,他們違反上述原則,因而使教會內的真正團結不可能實現。

那麼,光州教區所發出的聲明為羅州有什麼難題?

(1)  在光州的聲明表示「天主教教會教導即使餅和酒經過司鐸祝聖後,本貨變化成基督聖體和
       聖血,仍存留在餅和酒的類別。」(韓文正本表示「必定存留在餅和酒的類別」),基於                此, 它指出在羅州所發生的聖體變成可見的血肉現象為不當,且因此,它也責難所有教會
       歷史上所記載的聖體奇蹟,而其中不少已被教會認可的。然而,教會在這方面的訓導是司
       鐸們的祝聖把餅和酒的實質變成吾主的身體和血,餅和酒的類別未有改變。即是說,這要
       理闡述司鐸們祝聖的效果,而未有意謂指出即使在祝聖後聖體的實質一定繼續不變,光州
       聲明歪曲了教理以責難在羅州所發生的聖體奇蹟。

       如果任何人認為麵餅和酒的類別由神父所祝聖的力量改變,這將是清楚地違反教會的要理
       ,但這說法從未在有關羅州聖體奇蹟裡提出或暗示。光州聲明根本拒絕聖體的奇蹟,否認
       由天主作特別干預以發生奇蹟的可能性。第一梵蒂岡大公會議譴責了任何企圖拒絕奇蹟的
       可能性或否認奇蹟是某些已顯示的真理之神聖來源的理據。 (DS #3009 & # 3034)

(2)  聖體形態改變成為看見的肉和血這些奇蹟,是從天主而來的徵兆,外在地顯露聖事中的內
      在真實性,那是通常穩藏在麵餅和酒之內,其意向乃加強我們對我主真正存在聖體內的
      信仰。否認這些奇蹟,並歪曲教會要理的行動,並非維護卻是反對聖體的訓導。實際上
     ,Soon-Sung Ri神父,光州教區的羅州調查委員會秘書長及教義神學家,曾在光州就羅州所
      作聲明的公告發出兩個月以後,在韓國主教會議的雜誌『牧人關心』(1998年3月出版)刊載
      了一份文章,目的為聲明的內容護航。

      在這篇文章裡,Ri神父說:「光州尹恭熙總主教的聲明否認在羅州的聖體奇蹟的真實原因,
      乃是尋求與我們分離的兄弟盛大的團結。」 Ri 神父認為,因為新教徒反對天主教教義,
      有關我主的身體、血、靈魂及天主性真正的存在聖體內,而聖體奇蹟肯定了天主教的教義,
      故不可被承認為免傷害新教徒。這實是摒棄真理為尋找虛假的團結,並代表著背叛真理的
      我主。

      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嚴厲地警告,反對以天主教教義作妥協,藉以追求團結已分離的兄
      弟:「最不容於大公主義精神的,莫過於偽裝的妥協主義,那將使純正的公教道理受損,
      使其真正而確切的意思晦暗。」(大公主義法令#11, 1964年 11月21日)。Ri 神父在他的文章
      裡進一步說,在過去的世紀裡對聖體是有不同的看法,及甚至在我們的時期之內,一些神
      學家設法提出使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會可接受的聖體的教義。他的評論暗示,天主教在聖體
      方面沒有確定的教義,或即使有,它可以根據神學家的新方式作修訂。

      然而這個看法,為要忠實地保留天主教信仰的信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天主教要理是教會
      不能錯地訂定,這教訓權柄是吾主自己建立教會時賦予教會的。迴避表達清楚的立場也許
      是俗世中一種機靈的技巧,但不是我們期望對那些我主真理忠誠的人的正確態度。聖若望
      福音的第六章裡,記載了我主解釋聖體的道理和許多猶太人不再跟隨耶穌。

      看見他們離開,我主沒有叫他們返回而許諾修改衪的教導,衪卻考驗的衪的門徒以肯定他
      們的信德。如果我們也以軟弱的信仰和冷漠的態度對待我主真正的臨在聖體內,現在是正
      確的時候,以真誠地虔敬在聖體內的吾主及完成衪降生的母親,以改正我們的錯誤。

(3)  光州聲明並且說:「天主教教會的教義表示只有透過合法被任命的神父所作所奉獻,聖體
      聖事才開始存在。」及根據這一點,譴責在羅州發生的神奇聖體降臨,並實際上,譴責
      在教會歷史過程中聖人們直接地從我主或從天使接受了的許多神奇的聖體。這是另一項嚴
      重歪曲了教會對聖體的教義,因為在1215年第四屆拉脫朗大公會議曾宣佈:「除了合法地
      根據耶穌基督傳絡宗徒們及他們的繼承人的教會之鑰匙而被任命的神父,確實地沒人可以
      完成這聖事」 (DS # 802)

      以對抗華爾多教派的不接受聖統制及宣稱所有信眾擁有相同權力的異端。它的目的沒有排
      除我主自己在沒有衪在地上司鐸作中介的情況下,神奇地以聖體形式來到我們的可能性。這
      教導是清楚地有異於光州聲明的主張:聖體只有透過神父的祝聖始能存在。聖體是我主自
      己,而不是沒有生命的物件。 因為衪是天主的兒子,衪是充分地能夠如在過去會以可敬的
      形式顯現,或在其他時期以聖體的形式顯現。

(4)  光州聲明並且譴責了聖彌額爾總領天使由一位帶罪的神父提取聖體及把聖體送到羅州小堂
       的奇蹟,而宗座特派大使若望布賴狄斯總主教在 1994年 11月24日到韓國訪問(他見證了
       這奇蹟),他引述認為的教會訓導說有效的禮儀不取決於祝聖神父的聖潔。即使這教會的教
       義表達是正確的,但其應用是不正確,因為那聖體是在被祝聖以後才被帶來到羅州,而這
       有效祝聖是從未被否定。若望布賴狄斯總主教提及,在兩份半個聖體中,一份被茱莉亞接
       收到在手裡的聖體是缺掉了一小角,過顯示那位神父已把細小一片的聖體放在聖爵中並將
       準備領該聖體。

(5)  依賴著這些被不正確地提出和應用的教會教義作為它的藉口,光州教區未有指令把羅州
      的奇蹟證據作任何科學性的測試。他們亦不考慮在漢城國立大學  (法醫學部門),在光州的
      醫院,及海外的實驗室所進行測試的結果。教會在作出決定關於宣福及冊封之前,把奇蹟
      作詳盡的科學性測試是必要的,正如聖母瑪利亞的顯現個案一樣。許多在韓國的神父及平
      信徒說:「在羅州的奇蹟一定是製造出來的!」並散播這無根據和不負責任的指責。很多
      其他人則說:「我不理會這些奇蹟是否真實。奇蹟是不重要的!」

      這是一項危險及錯誤的聲明,因為真正的奇蹟是天主自己的證明,以證實衪教導的神聖來
      源使我們能堅強地相信和更加牢固地忠於它們。在聖經裡,我們讀過,吾主曾嚴厲責罵那
      些聽過衪的教訓和看過衪的奇蹟,但仍然有不相信的人 (路加10:13-16)。如果我們由於世俗
      的智慧和科學知識,藐視來自天主的超自然教導及徵兆,而變得過分自信,我們實是藐視
      發給我們這些教導和徵兆的天主。真正奇蹟性徵兆是降生成人並居在我們中間的天主聖子
      (與天主聖父及天主聖神) 的特別表示,以彰顯衪的全能及愛。顯示它們是衪神聖和愛的接
      觸及脈搏,提醒著我們衪的存在,及這宇宙的真主不是我們,而是生活的天主這事實。


(6)  下列的與光州聲明無關,但是在光州教區和羅州堂區的牧民工作落實該聲明過程中
      產生了問題。

(1)  茱莉亞的婆婆在 2002年 5月11日逝世。她是在光州東林洞堂區的一名虔誠的教徒。因為她
      是茱莉亞的婆婆,羅州本堂及她所屬光州教區內的堂區都不准為她舉行喪禮彌撒。羅州的
      本堂神父 Hong- Chul Song 說出更令人吃驚的話,他說禁止亡者莫尼嘉 Chung 舉行彌撒的
      命令是來自光州的蔡主教。

(2)  近年來,韓國人和外國來的朝聖者都不准進入羅州的本堂。在韓國有些堂區及在美國一些
       韓國人的堂區也發生同樣的事。

(3)  在 2001年 6月,羅州的本堂神父曾說,他會歡迎茱莉亞和她的丈夫朱利奧返回他的堂區,
      條件是他們在一主日彌撒中在教友面前宣稱,所有的訊息和奇蹟都是製造出來的,及他們
      不再會傳播它們。這樣說來,Song 神父使茱莉亞和朱利奧不能在堂區內過著一般的信仰生
      活。他的作為在天主教教會裡真是難以想像,因為他實際上是要求茱莉亞和朱利奧摒棄他
     們的良心,並否認吾主及聖母的訊息和工作。即使崔主教獲悉此事,但他對此事沒有作任
     何表示。


 上述問題是嚴重的僭取教友的權利,並且褻瀆了委託給教會裡神職人員的權力。下列是相關
 的教會法律:

     「基督信徒有權利由教會的牧人,頌受教會精神財富的幫助,尤其是天主的聖言和聖事"
      ( 聖教法典 # 213 ) 」

     「妄用教會權力或職務者,以其作或不作為的輕重處罰之,並得褫奪職務;但法律或命令
       制定其他刑罰者不在此限。」 ( 聖教法典 # 1389 )

       另外,在光州教區的行動 (及在韓國其他教區,視乎他們與光州教區合作的程度) 要求信友
       無條件地接納羅州聲明,包括其教義性錯誤和其他嚴重問題,也是濫用職權。原因是我主
       已委託了衪的訓導權給牧者,目的在為保衛信眾在真理內 ( cf. 天主教教義 # 890 &  # 896),
       但這訓導權沒有用作保衛真理,而是用作推行謬誤。這是在教會裡一項嚴重的濫用職權和
       對我主不忠。

       當前,韓國教會裡的氣氛似在窒息尤如一個被獨裁和壓迫的社會一般。在韓國許多信徒在
       他們的主教和司鐸們的壓力下,體驗著極度的困難和痛苦,這些牧者要求他們完全服從光
       州就羅州所作的聲明,拒絕羅州的訊息和奇蹟,並把它們列為虛假的和歪曲教會的教義,
       以證明這對羅州的消極決定是正確的。受這壓力影響的教友們可能從來未有違背過他們的
       主教或司鐸,他們亦不會曾被指責在教會裡干犯法律和紀律或損害教會團體的團結性。

       然而,讓我們記著,在更早期的世紀我們的祖先忍受了更壞的迫害和困難,但他們藉著對
       我主和聖母的堅固信仰及信賴,成功地克服了這些困難。我們明確地不是試圖對教會的訓
       導權不服從。我們熱愛教會,願意對她的教導表示忠誠和服從她的牧者。然而,我們現正
       體驗著一種衝突的痛苦,因為在韓國的本地教會領袖要求我們接受被歪曲的我主的真理,
       這是我們承諾所維護的,並否認我們曾見証衪的工作。

       儘管光州就羅州所作的聲明錯誤百出,韓國教會的領袖們採取壓迫手段要求信眾接受這聲
       明,如果我們向這錯誤運用的權力投降的話,我們將等如同意聲明中所包括教義性的錯誤
      、及附和那些說羅州的訊息和神奇徵兆是製造的了。這樣做的話,我們也許避免當前的批
       評及其他在我們四周人士的虐待,但我們將必須回答我的主,衪也許會問我們,為什麼我
       們與錯誤妥協,並背棄我主和聖母的臨在、訊息、奇蹟及恩寵。

       如果我們說是我們的主教、神父和朋友所迫使的話,我主會接受這些藉口嗎?依照我主在
       羅州的一個訊息,現在是我主把好的五穀從空穀殼中分離的時候。天主對那些悔恨他們的
       罪孽及改變他們生活的人是無限仁慈,但對那些存留在罪惡中的是非常嚴厲。而且,我們
       不能為追求在本地教會裡的團結而忽略普世教會裡的團結。只有本地教會裡的團結,而忽
       略與教宗、許多主教和神父及在世界上不計其數的平信徒之團結,那不是天主教教會真正
       的團結。

       團結若不站在真理上便好像在沙堆修建的房子將會倒塌。況且,天主教的教義在普世教會
       和本地教會之間或在羅馬和本地教會之間是不可以不同的。讓我們為那些在錯誤中堅持的
       人祈禱,希望他們很快明白他們的錯誤,謙遜地跪在我主之前,並加入在普世教會裡真正
       的團結,在他們的思想和內心裡重建真理和仁愛。

       目前的不穩定和困難的情況將不會無限期地持續下去。讓我們不要變得不耐煩,或對我主
       及聖母接近全面的勝利有任何懷疑,卻要不斷熱心地祈禱,以求這勝利可能很快將會在我
       們中實現,並時常默想我主的真理,從而成為我主及聖母忠誠的孩子。誠然羅州的訊息和
       徵兆在正式的被承認以後將會更加容易地被接受,但更加可貴的是在目前的極具困難中,
       如果我們能去保衛我主及聖母並對衪們的訊息和工作證。儘管壓力繼續把我們推離真理及
       對我主的忠誠,讓我們不要失去信心。與其在壓力之前顫抖和憂慮,讓我們一起作為我們
       的主和聖母的僕人和孩子,成為光和鹽以拯救這個世界。



      羅州的見證人

      二○○五年五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