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03年 9月8日,到訪的科學家在首爾國民大學遇見了 Li Jung Bin 教授。李教授亦是在韓國最高當局法醫學領域的一位醫學教授。他不是天主教徒,在過去幾年曾測試了從羅州送來染血的樣本。李教授在開始時是不太願意,但當他繼續研究及作另外的測試,看見再次證實同樣的結果,他變得認真地感到興趣。

       李教授和他的組員逐一測試了從羅州聖母山送來超過十個染血的小石樣本。他說每個樣本都被測試了至少五次,總數測試超過五十次。他發佈了一份聲明作證,在所有這些小石的血跡,除了兩個是屬男性的血,對它們每次的測試都證明了是相同的 DNA結構和血液是屬 AB型。這 AB的血型被發現為我們的主在大約一千三百年前,在利斯亞魯發生一次的聖體奇蹟,並且在 70年代初期才完成科學鑑證的一樣。

       在兩個染血小石樣本被發現是屬女性的血,亦是相同 DNA結構和血型,血型是屬B型 (更加精確的基因是 BO) 。這大概是在歷史上可能是第一次,在基因上被確定了聖母的血型。

       除了超過十個染血的小石之外,李教授還測試了從羅州送來的一片染血的紗布。在 1995年 7月2日,在羅州的小堂裡發生了一次聖體奇蹟。馬來西亞的方濟各蘇神父以他的手指沾了在茱莉亞舌上的血並抹了它在那片紗布上。李教授說,研究結果,從這個樣本與那些染血小石樣本是屬相同的男性。這即是說,在羅州八年前於聖體奇蹟期間所收集的血液與在 2001年11月、2002年1月和 2002年 8月在聖母山上所收集到的血是屬同一位男性的血液。


在 2006年10月24日因應要求作 DNA 鑑證
報告結果在 2006年11月完成

在 2006年10月24日,有 8 個血液樣本送交到首爾一所稱
"人類通道" 的 DNA
鑑證中心, 鑑證它們是否屬於
同一位的人及是屬男性或女性

 

 

 樣本 #6 :  較早期在 2006年 10月19日,在聖母山上有
                    聖血降臨的小石亦被保存著

  

樣本 #7 :  2006年10月19日在加爾瓦略山苦像收集到的

 



 

在完成鑑證樣本 # 6及樣本 # 7後,臨床病理學系部門
的主管闡明,兩個血液樣本同樣是屬 AB RH (+)血型

 

 

 


樣本 #1 :  耶穌在 2001年 2月28日的聖灰瞻禮送給茱莉亞
                   染血帶粉的布碎

樣本 #2 :  是在 2002年 8月15日來自馬來西亞的蘇道明主教
                  目擊染有多血的小石頭

樣本 #3 :  在 2005年 5月6日從聖體滲出的聖血

樣本 #4 :  一塊在 2006年 9月17日在聖母山上被聖血降臨了的石頭

樣本 #5 :  在 2006年10月15日聖血曾降臨在茱莉亞的床,
                   降臨過程亦被攝錄機拍攝了

樣本 #6 :  2006年 10月19日在聖母山上以針筒收集到的聖血,
                  血液維持液體狀態 

樣本 #7 :  在 2006年 10月19日從十字架苦像流到茱莉亞的手
                   及手臂的聖血,血液仍是液體狀態

樣本 #8 :  在 2002年 8月15日來自馬來西亞的蘇道明主教,
                   在聖母山上目擊了聖血的降臨,用棉花染了聖血,
                   聖血在 140 天後依然是仍未凝固。

 


 



臨床病理學系部門的主管準備為聖血作 DNA 鑑證



      在 2006年 10月24日,先在首爾的 Wooridul 醫院鑑證了樣本 #6及樣本 #7,鑑證發現是屬
      AB Rh(+)型。在同日,所有 8 個血液樣本送交到首爾一所叫“人類通道”的DNA 鑑證中心。

在 2006年 11月1日的口頭宣佈及最後在 2006年 11月15日的書面報告關於兩次 DNA 鑑證的結果,證實所有的血液鑑證是均屬於同一位男性的人。進行鑑證的主管還說,盡管在世界各地再進行鑑證,結果會是相同的。

"在結果看到, 樣本#1~ 樣本#8 是屬男性, 及考慮到屬同一個人.

DNA的圖譜亦稱是DNA指紋及包含著非常準確和獨特個人的資料。一般任何兩人可能有確實相同 DNA 的圖譜,可能身分API(可能性) 平均是少於十億分之一 。'' 

(節錄自2006年11月15日人類通道的DNA 鑑證中心的報告)

這結果表示,(1) 染血帶粉的布碎,(2) 從聖體滲出的聖血及(3) 在羅州降臨的血液全屬同一位
男性 AB Rh(+) 的血型。

  

     

 

 


在羅州 1995年 6月30日紀念聖母像首次流淚的10週年紀念的徹夜祈禱聚會時,在聖母小堂裡
聖母像前的十字架苦像降臨了七個聖體。

在 1995年 7月2日,在光州主教的指示下七個聖體被人領受了。

茱莉亞是第七位領受聖體的。當茱莉亞領受聖體的那刻,在她口內的聖體意想不到地變成可
看見的血肉。


來自馬來西亞的蘇神父以他的手指沾在茱莉亞舌上的聖血向朝聖者們顯示了他的確認。然後,蘇神父抹了他手指上的血在一幅白色手帕上。

在 2006年 11月8日,在這手帕上所作的 DNA血液鑑證與在 2006年 10月12日至14日之間及24日,在羅州所降臨的血液與 8個其它樣本的 DNA鑑證結果完全一樣,證實在 1995年 7月2日及在2007年 10月所降臨的血屬於同一位男性的血液。
 
 
 
 
    


 

    
 

   1988年6月5日的訊息

    耶穌 :

     我仍在十字架上淌血去救贖全人類。我的血不會白流的。我輸血給你們,用我的血去洗淨你們的罪污。我的血是特效靈藥,會開啟有病靈魂的眼目,及喚醒沉睡中的靈魂。 我對那些只是習慣性,無感情地去領聖體的人,感到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