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

在1995年10月31日,教宗在他的私人小堂裡的彌撒中,見證了茱莉亞領受到的聖體變成可見的血肉。聖座看見後十分驚奇,還觸摸她的臉頰,並降福她及她在韓國的家人。

教宗本篤十六世

教宗本篤十六世透過樞機主教伊凡迪亞斯,收到了於2006年10月16日在羅州神奇出血的聖體。在教宗凝視聖體之後,教宗向秘書發出指示,要好好保存。 2010年4月20日,教宗通知了樞機主教伊凡迪亞斯,他說:“我對羅州是嘉許的。”

樞機主教伊万迪亞斯

當萬民福音部部長樞機主教伊万迪亞斯在駐韓國教廷大使時,他十分接受羅州聖母,並非常熱愛聖母。當他被任命為阿爾巴尼亞國的教廷大使時,他非常信任茱莉亞,他請她為阿爾巴尼亞祈禱。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私人秘書蒙席董雲仙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私人秘書蒙席董雲仙在1995年9月到訪了羅州的聖母之家。他告訴茱莉亞,教宗非常尊重聖母和茱莉亞。他到訪羅州的聖母之家是遵循教宗誠摯的指示。

教宗的官方秘書蒙席若望亞蓋尼

在1997年7月13日,當教宗的官方秘書蒙席若望亞蓋尼,到訪了羅州的聖母之家並與茱莉亞一起祈禱,聖體從高處降臨。在2001年5月19日,他曾出席在意大利國際廣播節目“奇蹟”中, 證實他曾目睹了在羅州聖體降臨的奇蹟。

來自菲律賓的辛迪樞機主教

在1992年2月,當茱莉亞訪問菲律賓馬尼拉時, 辛迪樞機不僅允許茱莉亞,而且還允許羅州聖母的志願者在菲律賓各地傳播羅州聖母的信息,他並且極力支持羅州聖母。

教廷大使若望布賴狄斯

在1994年11月24日。在教廷大使到訪羅州的聖母之家期間有大型聖體降臨後,茱莉婭握著教廷大使和史畢斯神父的手,與他們一起去到聖母前,並在她面前跪下。然後,有一個小聖體降臨在茱莉婭的舌頭上。(照片的右邊是教廷大使)

來自馬來西亞的蘇道明主教

1995年8月24日在羅州的聖母山,及1996年9月17日在馬來西亞詩巫教區的主教座堂,蘇道明主教見證了透過茱莉亞所出現的聖體奇蹟。

來自菲律賓的安多尼加百祖主教

2001年11月,菲律賓的安多尼加百祖主教到訪了在羅州的聖母之家和聖母山。他曾經透過羅州聖母體驗了很多美好恩寵難忘的時刻,他作證時說:“我終於明白,聖母是諸寵中保並戴領世上所有的孩子們到我們的主。

來自秘魯方濟會的蒙席米格爾加比哥斯韋達地

1999年10月19日,他曾到訪了羅州的聖母之家和聖母山。他還參加了聖母流淚的十三週年紀念祈禱會,並發表了鼓舞人心的講道。

梵蒂岡的神學家蒙席瑪竇比利馬連農

1990年9月26日,來自梵蒂岡的神學家蒙席瑪竇比利馬連農到訪了羅州的聖之家,是為調查聖母像所流的眼淚和茱莉亞接收到的愛的信息。他親眼目睹了聖母像的淚水,並說:“因為所有來自聖母的信息和羅州無數的徵兆,聖母像流出來的眼淚和血淚,及信息是真實的,羅州是所有聖母信息的融合。”他還補充說,“茱莉亞是完整的聖女小德蘭聖嬰耶穌。”

來自菲律賓的阿帕奇主教

當菲律賓阿帕奇主教在他的彌撒中舉揚聖爵時,
茱莉亞看見基督的聖血像落雪般降臨在他的身上。她用手帕替主教抹去額上的汗珠,聖血便抹在帕上了。在彌撒期間他的祭衣上接受到許多的聖血,主教虛心接受它是由我主和聖母而來為作福傳的意願和特別的徵兆。他承認他對羅州的朝聖有特別的感受,並得到了很多的恩寵,他說:“如果我的心可以像小孩一樣簡單純潔,這可能為我是一個改革非常特殊的標記和事件。”

來自加拿大的勞文戴里力主教

勞民戴里力主教1995年9月22日在聖母山上舉行彌撒時,茱莉亞領受了聖體後,變成了血和肉,目睹了聖體的奇蹟。

來自印尼的愛華特新生主教

來自印尼的愛華特新生主教說:“我很高興來到羅州。”而且,他謙虛地說:“茱莉亞成為了我真正的妹妹。 請為我祈禱。 我只是一個罪人。”在彌撒期間,他聞到了從聖體發出強烈芬芳的玫瑰味,深深的感動了,眼中流下淚,並體驗了羅州聖母的愛。

達內爾夏信致主教

在1990年1月20日,達內爾夏信致主教,儘管他因糖尿病導致視力不佳,首先目睹了聖母像流下淚水和她的移動。他淚流滿面地祈禱,並作證說:“我確實看到並堅信。”然後,他對光州教區的主教說:“我在羅州痊癒了,而我以前的糖尿病水平是 500,現已經下降到 100。”

來自印度的斯德望力查主教

當印度的斯德望力查主教來到羅州時,他有意辭任主教。自2013年5月16日透過羅州朝聖後,獲得了恩寵,他一直擔任教區的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