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約在晚上九時)
茱莉亞接收到聖母的訊息

當在 2月17日從聖母接收到的訊息公開後,很多人都前來懺悔。但也有一些人對訊息提出異議。
回想及我主和聖母受傷的心靈時,我悲傷地哭了和感受到痛苦。當我用手帕抹去我的眼淚,
它仍是濕著血的。

       然後,我感覺頭部非常熱就好像火燒似的,我以為我的頭會爆裂。我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極度的痛苦。

       
這感覺就像一座火山的噴發。在那個時候,我已經躺在一張大椅子上,用耶穌所給一些神奇的藥擦在我的頭上。黑色物質及氣泡從我的頭湧出。默想我主及聖母所受的是多麼的痛苦,必定已感到這樣的痛苦,我願代替我主和聖母接受痛苦,並感到我的腹部和身體被嚴重扭曲了起來,所以我由助手扶持我到浴室去,我的身體開始流出血來。

       

有血的排洩物及有血的尿

       這些痛苦是如此的很難忍受,它們無法與以前的痛苦比較。為了修補耶穌與聖母聖心所受的創傷及為罪人的皈依,我把它們欣悅地獻上了,我更清楚理解,即使只為拯救一個靈魂都是十分困難。然後,魔鬼跳出來並毫不留情地襲擊我,這樣我便可以不能獻上痛苦。結果,我整個的身體變得留有大量的傷痕。

       
一位助手替我拍被魔鬼攻擊的照片所拍到的照片顯示了我身體出現受傷及傷痕累累,我的腰和脊椎被扭曲。有些照片甚至看起來好像對我的背部和腰部的肉都有汗水淌流著。

       

 

左:是茱莉亞的背部   右:是茱莉亞的身體被打傷,渾身青紫,她的腰及脊椎被扭曲

       當我被魔鬼攻擊時我感受到痛苦不僅在精神上,而且身體也是一樣。此外,為彌補同性戀和其他性罪惡,我的肛門繼續突出。為賠補墮胎肆意犯下的罪,我的腹部持續腫脹,壓著我的五臟六腑。結果是,我連吃些少的食物也很難消化。        

即使在死亡前呼出的最後一口氣,茱莉亞獻上為墮胎贖罪的痛苦

       當我在極度痛苦中默想時,我想到任何人進入天國將是多麼的困難,除非他或她變得越來越像一個單純的孩子。聖母傷心地看著我並流著淚說話。

聖母 :
        “我非常心愛的女兒!這對你來說很難,不是嗎?這對我來說亦是很難。但是,我們能做些什麼?他們怎麼能明白,為拯救多一個靈魂亦是十分困難!正如人,如果他們受法律的束縛,不能賺得天國,堅持在他們不重要的知識、理論和推理,即使有深厚神學的知識,他們將永遠無法賺得天國。

        我心愛被特別召叫的孩子們,因為你們是如此的被深愛!現在天父義怒的杯爵已滿,並且懲罰是迫在眉睫。這就是為什麼天主給予我的女兒特別恩惠,她總是謙卑自下,說她不堪當,懇請除了她的恥辱,所有的已完全獻上了給天主,故此她將可以走到這世界,傳播愛的訊息。

        我肯定的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以人的計算或衡量
思考,你們便不遵循天主的旨意。相反,透過與我所選擇的小靈魂團結,興高彩烈享受愛與和平,以一個簡單孩子般的方式,僅以謙卑和服從跟隨我主與我。”